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JOJOx剑三】jjc不是用来秀的(完结)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主cp花【hua】承【tang】,其他随意,混部

※各种游戏名词不解释了,可私信评论或自行百度

设定是95年代初期,霸刀还没出

※飞放自我爽,终于把前后两个墙头合并了开心


12.

华山之巅。

烈烈寒风鼓动他的衣衫,他握着剑,剑是冷的。他看着对手,他的心是冷的。

“请赐教。”他亮剑,剑尖割裂飘落的雪花,飒飒风来,吹乱他的刘海。

“请。”对面的人一头白发,蓝白分明的道袍被风吹得鼓动欲飞。

两人同时动了。

双剑相交,火花四溅,剑势一触即分,两人脚下未停,汹涌剑气肆无忌惮地向对方倾泻,在空中爆出金戈相交之声。脚步声踏成一曲急促的鼓点,两人飞快出招,翻飞的衣袖划出无数残影。剑气碰撞,交战处竟形成了一片无雪无尘的白地。

“不用管他们真的没关系么?”东方仗助逮住对面的天策眩晕,读条云飞。

“他自己说不要奶。让他们去打,一挑一输了就是菜。”花京院冷酷地读提针,把承太郎的血线拉上一截。

露伴看着跟对面剑纯在台子上玩solo的波鲁那雷夫,摇了摇头,“不是很懂他们剑纯。”

由于花京院练了奶花,替身使者的55再次组了起来,这次是三个人中轮换两人奶,有效避免了奶妈和dps互坑的惨剧。解决了最重要奶水问题,大家都在松了一口气中开始放飞自我。

比如波鲁那雷夫在看到对面老白发夜话白鹭的剑纯之后就激动得热血上脸,直对花京院嚷嚷:“不要奶我!我要去跟那个剑纯单挑!奶我就是对我的侮辱!”

“Fine。”花京院声音毫无感情,满脸都写着玛德智障。

于是局面就变成了两个剑纯在台子上互相耍心机,你爆我气场我骗你剑飞,绕着柱子跑马拉松。剩下八个敌我双方在台子下打得鸡飞狗跳,十分默契地当做这两个人不存在。

“真的不要奶吗?波鲁那雷夫先生已经下半血了。”仗助还是非常宅心仁厚,还没锤死天策,就开始替波鲁那雷夫担心。

“甭管他。”花京院开了星楼解突,瞬发两长针稳住自己血线,就看天策打了个大雷对着自己就是一个破重围,对面鲸鱼打了个响指,花京院大惊,“我要……”

“自己折叶。”承太郎沉稳的声音传来,铁链摩擦的声音响起,随着生死之交的buff闪过,花京院被承太郎的子母爪拉到了身前,当下也不废话,手速飞快地给自己套上折叶,下一秒折叶就被追命打掉,几人被吓得一身冷汗。

“你站远点。”承太郎动作未停,键盘打得噼里啪啦,一个蹑云冲过去跟对面鲸鱼贴脸。

虽然花京院装分有了起色,但手法还差一点。为此承太郎洗了子母爪为他解控,也试着当一个真正的远程规避伤害,不过真的遇到这样命悬一线的激战,依旧会忍不住上去跟人贴身。

对此花京院十分体谅,给承太郎挂了毫针握针,就开始按部就班地读条攒行气血。仗助一看承太郎贴过去立马就转了火,他早就发现承太郎一旦跟别人近身,对方总会愣上一愣。露伴也抓紧机会对着敌方奶妈下了个江逐月天。

可怜的鲸鱼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已经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击杀对面一人,替身使者们正要松一口气,就听yy里波鲁那雷夫短促地叫了一声,团队里波鲁那雷夫已经灰了下去。

花京院,露伴:“……”

“看来他确实很厉害,难怪有夜话白鹭。”波鲁那雷夫懊恼,随即换了敬佩的口吻,“果然我的剑法还有很多不足,需要勤加修炼。”

“我看你是走火入魔了。”露伴吐槽。

事实证明三把剑的剑纯确实比一把剑的剑纯厉害,他的剑更冷,他的心也更冷。

所以承太郎他们被冻死了。

对此露伴严肃批评了波鲁那雷夫同志脱离组织私自行动的个人英雄主义行为,波鲁那雷夫同志承认自己的错误,认错态度良好,但念其并非初犯,组织上对他保留态度。

下一把仗助和花京院奶,天山碎冰谷。

对面花间少林莫问,双奶毒。

“打谁打谁打谁?”波鲁那雷夫表现自己的认错态度。

“打花间!”花京院全身上下都洋溢着对同门的热情。

“你一个奶喊那么大声做什么。”承太郎笑了一个气音,“交给我们。”

其实我觉得自从花京院先生修了奶,承太郎先生拿的剧本就换了。仗助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反正都是狗粮,没什么差别。

栏杆放下,几人纷纷上马主动向对面冲去。对面似乎颇为忌惮,竟然没有上台。

“我先过去,你们别跟过来啊。”露伴纵马在台上徘徊了几个来回,下马一个孤影闪进对面人群,连砍数招,反身一个吃影子回到台上,“赢了赢了,走走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花京院险些笑喷,就看露伴连吃了几个影子带蹑云跑回自家起点,脱战上马,台子上的众人也纷纷上马跟上。

“跑酷跑酷!”仗助大笑,露伴去偷了一波伤害,这一场对面打不到他们就是他们赢了。

“花京院快来!”波鲁那雷夫喊落在最后的花京院。

“来了来了。”花京院骑着光秃秃的绿螭骢慢吞吞地跟上来。

“走走走,他们过来了,绕着跑绕着跑。”

五人快乐地骑着马开始在天山碎冰谷撒欢。

“小心点,他们上台子了。”承太郎提醒。

“花京院先生!”仗助喊了一声。

花京院的马最慢,落在了最后,对面和尚站在台子上一个捉云手,生生把花京院从马上扯了下来。

“打打打!”波鲁那雷夫连忙喊,刚刚调转马头就看身边闪过一个黑影。承太郎一马当先冲了过去,下马扶摇起跳行云流水,直接上了台子,一个逐星推开和尚,同时仗助的鹤归已经到了,紧接着一个峰插把花间扫落台下。

气场音域层层落下,五个人如下山猛虎般扑过去,花间随着响指暴毙。场面极度一面倒。

当和尚被露伴一个弦音“嘣儿”地弹死,承太郎压了压帽子,郑重其事地总结,“他们失败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应该去拉花京院。”

众人:好好好你说的都对。

今天的大唐也是风情浪静。

-end-

附个人物表

花京院典明——17岁——恶人万花

空条承太郎——17岁——恶人唐门

东方仗助——16岁——恶人藏剑

岸边露伴——20岁——浩气长歌

波鲁那雷夫——20岁——浩气剑纯

评论(2)
热度(8)
2018-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