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JOJOx剑三】jjc不是用来秀的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主cp花【hua】承【tang】,其他随意,混部

※各种游戏名词不解释了,可私信评论或自行百度

设定是95年代初期,霸刀还没出

※飞放自我爽,终于把前后两个墙头合并了开心


11.

“叮咚”

插件提示响起。花京院读条捡着棋子,瞥了一眼提示框,脸色一下就黑了。

“引用标明出处 在时限内被成功重伤,悬赏解除,请成功完成悬赏的侠士,到信使处领取奖金。”

竟然有人悬赏承太郎?

“怎么回事?”花京院偏头问坐在旁边的承太郎。

“没事。”承太郎声音平淡。顿了顿,接着解释一句,“碰到玻璃心了。”

“哦。”花京院应了一声,凑过去看承太郎的屏幕,承太郎下意识地挡了一下,没挡住,满屏红名被堵在复活点的样子尽数被花京院看了去。

“别出去,等我。”花京院声音异常冷静,刷了个清新就开始神行,十几秒后降落到承太郎身边,随手点了一个人就开了仇杀。

“这不是那个**奶花吗?我说怎么有人这么傻*逼一个人来加仇杀真是***”当前冒出一串白字,这id看着眼熟,花京院回忆了一下,嘴这么脏,好像就是自己下午战场时候遇到的那个苍云。

这么一来就破案了,难怪一向专注切磋的承太郎会被人堵复活点悬赏。

“承太郎你一会别起,我喊人。”花京院嘱咐一句,一套乱洒把苍云带走,跳了两下,自己也被对方的技能淹没,躺在地上,也不管对方白字喷人,切出游戏打开yy跳到帮会大厅开麦,“基佬喵,基佬喵,起来打人了。”

“怎么了基佬花,这么急,你被人爆菊花了吗,要我们帮你报仇啊?”yy里传来一个分外轻佻猥琐的男声。

“注意点,我对象在呢。”花京院轻咳了一声。

“哎哟哟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弟妹好啊,基……出什么事了?”对面连忙端了个腔调,气势汹汹,“是不是有人欺负弟妹!弟妹你放心!基……是我们帮会基石,他的媳妇儿就是我们的媳妇儿,有人敢欺负你就是跟我们过不去……”

花京院毫不犹豫地打断他,“打住,谁是你们媳妇儿,快叫人,龙门客栈这边,恶人的。”

“行行行,别急嘛,又不是……”对面说了半句,想到什么,讪讪打住了话头。接着就听yy提示一阵狂响,一个个声音从yy里冒了出来,七嘴八舌的开始询问事态。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基佬花被人埋了?”

“什么基佬花媳妇儿被埋了?”

“是基佬花和他媳妇儿被埋了吗?”

“基佬花的媳妇儿在吗在吗在吗在吗,小姐姐开麦吗开麦吗开麦吗?”

承太郎一脸措手不及,他是被花京院拉进帮会的,当时花京院在帮会频道介绍了一下说这是我对象,你们以后关照点,寥寥几个在线的人扣了1,就算是混了脸熟。一直以来承太郎专注切磋和jjc,帮会在线人数不多,从未有过交集,导致他一度以为这是一个半尸体的亲友养老帮。

然而此刻这个帮会突然活了过来。

一溜的上线提示刷着屏,一个又一个人进了组,清一色的明教。

花京院转了个团队,跟承太郎说,“可以准备起了。”

话音未落,一道雪亮的刀光在红名中绽开,小地图上蓝点渐渐汇聚,将红名团团围住。

无数明教自虚空中现身,双刀划过凌厉的弧度,还沉浸喷人快乐中的苍云一众猝不及防,被砍瓜切菜般收割了一半人头。

yy里传来痛心疾首的男声,“我的个乖乖,你们慢点慢点!悬赏都没挂呢!万一这帮狗*的一会玻璃心跑了咋办!”

花京院顺手给承太郎挂了个毫针,反身玉石收割一个人头。承太郎进入状态极快,也没跟花京院墨迹帮会这帮人什么来头,起来就开了爆发窜进战团,此时正在红名堆里跟一个黄鸡贴脸刚。

yy里男声连连鬼叫,“奶呢奶呢奶呢?雪花你徒弟呢?我徒弟呢?怎么还没来?基佬花你切的奶呢?”

“切个屁。”花京院毫不犹豫地爆了一口粗,南风保住自己最后一丝血。

“来啦来啦,过图有点卡。”伴随着一声天籁,一个五毒进了组。千蝶的笛声响起,团队血线骤然拉升,一众明教如同夏日饮冰,精神大震,肆无忌惮地朝着苍云等人扑了上去。

这场小规模的战斗持续了一个小时,最后不得不被迫停止。

因为所有人都杀气过高,被送到了监狱。

“他们下了。”花京院看了一眼仇人列表。他是第二个进来的,承太郎因为最先开打,杀气最高,帮会人到了以后只打了半个小时就被送了进去,花京院因为直接加的仇杀,没多久也跟着进了监狱。

至于那帮明教,他们都是直接开了屠杀过来的。

“弟妹你放心,这帮*人敢欺负你我们肯定帮你找回场子,你先跟基佬花清杀气,我们一会再去。”yy里男声伴随着嘈杂的技能背景音耍嘴皮。

“交给他们就行了。”花京院带着承太郎去刷狱守的墙上卡好,安慰道。

“你们关系挺好?”承太郎问。

“啊,这个,算是吧。”花京院“哒哒”地按着鼠标侧键,却因为监狱不能用轻功毫无反应,“那个基佬喵、啊并不是基佬,只是开玩笑这么叫,是我以前打jjc招募到的,然后一起刷刷zld什么的。他原来是个毒瘤帮会的,毒瘤帮会就是那种全明教打阵营内战的帮会,因为明教隐身可以玩的很猥琐,主城杀人劫镖小号之类的。但是他们那个帮主比较搞事,他就不想继续干了,自己建了帮会,拉了一帮亲友,我就这么被他拉到帮里了。”

花京院顿了顿,看承太郎听得云里雾里,一双青眼睛满是疑惑,笑了一声,“总之帮会领地是我出钱找工作室刷的,三级之前帮会杀猪是我双开的,所以他们还是很给我面子,这帮人欺负你,他们自然会帮我。”

承太郎点了点头,虽然这次是买的花京院的面子,归根结底自己也欠着人情,或许下次要为帮会做点什么增加贡献了。

正想着,花京院放大的脸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面前,红发少年挤到他两腿间,身体的阴影笼在他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承太郎眨了眨眼睛,对上恋人的眼睛,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真是够了。”承太郎无奈地出了口气,拉下花京院的衣领仰头吻上他的唇。

-tbc-

下章完结

评论(2)
热度(8)
2018-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