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路楚】故人 前

※到达日本之前发生的事

※自带滤镜,纯属娱乐不要当真


不得不说EVA就算是个分机程序也非常靠谱,在关机威胁下EVA芬格尔不情不愿地交出了去日本的路线。三人从俄罗斯取道绕了一个大圈,终于联系了当地的蛇头,预备偷渡去日本。

俄罗斯地广人稀,民风剽悍,他们挑着偏远的小路走,一时竟然没被追兵发现。只是联系蛇头的时候遇到了点麻烦,卡塞尔和加图索的悬赏令已经发遍全球,详细附上了路明非和诺诺的高清大头照。

虽然路明非自认自己现在这样子跟精英学生会主席搭不上边,但凡事难保万一。诺诺就更不能去了,小魔女即使变装落魄,气场依旧是三百米外都能看出的辨识度。

两人争执不下,诺诺被他啰嗦得烦了,大手一挥,把接洽工作统统丢给了楚子航。

路明非一听一百个不同意。若是以前的师兄,他做什么路明非绝对都放一万个心,但师兄现在这样别说没有血统,心智上也不如刚认识时的果决强硬,别说跟蛇头接洽,就是让他离开视线路明非都不放心。

倒是楚子航听了诺诺的话毫不犹豫地点头,模样分外乖巧,“我听姐姐的。”

姐姐个头啊师兄你比师姐还大几个月呢。路明非浑身难受,虽然他没接触过十五岁的楚子航,但当年在仕兰中学也是有所耳闻,那可是高岭之花冰山王子,这软萌小奶狗的人设是闹哪样啊!

似乎是路明非脸上的不情愿太过明显,楚子航偏过头来看他,漆黑的眸子温温润润,眨了一下,又垂下来,声音轻轻的,似乎鼓足了勇气,“没事的,哥哥不用担心。”

路明非的脸更扭曲了,天天被小魔鬼路鸣泽“哥哥哥哥”地叫也就罢了,四年来也习惯了,怎么现在师兄也这么叫,难道自己天生就有兄长相?明明他只想默默跑个龙套……

好吧其实他还想跟师兄在一起。

但是现在的师兄总让他生出一种恋童的罪恶感。

路明非别过脸挥挥手,算是准了他的行动。

或许是钱准备得够,或许是楚子航虽然在两人面前软萌可欺,到外面还是能撑住场面,偷渡的接洽进行得很顺利,第二天三人就混进了轮船的杂物间,暂时松了一口气。

杂物间没有舷窗,照明全靠头顶的白炽灯,晚上熄灯之后一片漆黑,只有门缝中漏出一点走廊的光。

路明非翻了个身,衣服摩擦着身旁的纸箱“沙沙”地轻响。他有点睡不着,虽然在这茫茫大海上他再怎么焦虑也没用,但是想到接下来要去的地方他还是有点坐立不安。

其实在日本的时候他挺开心的,象龟虽然坑了他们但是开始对他们不错,堂堂大家长跟着他们陪吃陪逛陪玩。去高天原滚了一圈好歹有惊无险,三个人都全须全尾地出来了,还整天出入顶【niu】级【lang】场【dian】所。有漂亮的妹子喜欢自己,跟叔叔婶婶也和解了……

如果结局不是那样就好了。

路明非觉得自己有点多愁善感了,看来失眠就是容易想太多。他又翻了个身。

旁边传来两声很轻的敲箱子的声音。那是楚子航的方向。

路明非一下挺直了背,望向旁边的黑暗,轻轻地唤了一声“师兄?”

不等那边回答,又接着道,“是不是我吵到你了?还是要出去上厕所?”

这个小杂物间只够三个人躺下,诺诺把纸箱堆成“凹”字形,她和楚子航睡在上面,路明非就睡在中间凹下去的地方,楚子航在最里面,诺诺在最外,楚子航要出来得注意不要踩到路明非。

“不是。”顿了很久,楚子航说。

路明非不知道怎么接,于是老老实实地躺好,假装自己睡着了。

两个人互相沉默了一会。路明非听见上面有翻身的声音,楚子航扒着纸箱的边缘探头来看他,门缝里透出的一点点光让他能看清楚子航小半边脸,但是楚子航大概是看不到在下面的他。

他准备说点什么,比如让他早点休息什么的,突然头上轻轻地压上了什么东西。

楚子航垂下手,小心地,用指尖点到他的额发,似乎还有点畏惧,但是很快放松下来,手掌覆上路明非的额头。

温热的体温透进皮肤,路明非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抓住了那只手,楚子航颤了一下,没挣开。

路明非抓着楚子航的手,惊喜得呼吸都不敢重,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师兄?”,慢慢抓着那只手贴到脸庞,那柔韧的触感让他呼吸急促。

楚子航僵硬着没动。

刚燃起的热情像被浇了一盆凉水,路明非忽然想起师兄已经不记得他了,他不是那个会惯着他任他占便宜的男人了。自己这样子大概跟猥亵小男生的怪蜀黍差不多。

于是他讪讪地放了手,楚子航飞快地把手收了回去。

路明非感觉更难过了,想了想,无声地叹了口气。翻了个身,闭上眼睛。他已经牛逼了,用不着师兄每次都把他护在身后,这次该他保护师兄了。

“哥哥。”楚子航轻轻叫了他一声。

“嗯。”

纸箱轻轻地摩擦,楚子航垂下手臂,没有探头,“哥哥拉着我感觉好一点的话就拉吧。”

路明非感觉一口气全堵在胸口,猛地坐了起来。楚子航被他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起身,路明非已经凑了上来,男人炽热粗重的呼吸裹挟着体温充塞狭小的空间。充满侵略性的气息令他一下不安起来,下意识地往后退着躲开。

但是来不及了。路明非一把抱住了他,滚烫的胸膛贴着他的胸膛,手臂箍着他的腰,呼吸贴在颊边,嘴唇触之可及。

楚子航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明明是极其无礼带着攻击性的行为,但是他忽然觉得内心深处有什么动了一下,像是藏在层层蚌肉之下一颗小小的珍珠,在蚌壳开合间透出一点微弱的珠光,这光让他对这个拥抱的恐惧烟消云散。他隐约觉得这个路明非是他很重要的人,他现在那么难过,那么孤独,想在他这里取得微薄的温暖,他又怎么能拒绝呢。

手悬在空中,半晌,试探着搭到身上人的肩上。

他完全没注意两人现在的姿势有多么暧昧。

路明非得了鼓励,呼吸更加急促,脑子哄哄地乱成一团,僵硬地往楚子航唇上凑了凑。

“啪”白炽灯骤然亮起,诺诺不满的声音同时响起,“你们睡不睡?”

路明非一个哆嗦,两人飞快分开,转头就看到诺诺一脸警惕恋童癖的神情。

于是路明非的凹被挪到了最外面,一直到下船之前都没跟楚子航再说上一句话。

-tbc-

评论(5)
热度(54)
  1. 非正常苏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爱好收集
    苏羽
2018-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