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JOJOx剑三】jjc不是用来秀的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主cp花【hua】承【tang】,其他随意,混部

※各种游戏名词不解释了,可私信评论或自行百度

设定是95年代初期,霸刀还没出

※飞放自我爽,终于把前后两个墙头合并了开心


10.

岸边露伴是个小号狂魔,他的账号涵盖了id从“少林两根棍”到“咕咕是笨蛋”等各种画风,据说他还给每个小号加了不同的人设,上不同的号就入不同的戏,以至于一年多了,师门的人还不知道他们的二师兄,三师兄和五师姐是同一个人。

据说还有人跟他的花姐求过情缘,人设是温婉明媚知书达理文艺少女的花姐要那人写一首求爱诗,当然要是古体的,写得好就情缘。那人估计也没想到有人提这种要求,抓耳挠腮地写了一首打油诗,自然是没能过露伴老师的眼。

有如此多的小号他也玩不过来,装备滞后,精体满格,十分浪费,直到遇到了波鲁那雷夫。波鲁那雷夫是个穷三代的pvp,经常连跑商都要当裤子,穷得叮当乱响,唯有大把时间和一颗热爱pvp的心。两人一拍即合,波鲁那雷夫负责处理露伴各个号上的精力体力,买卖收获归他自己,相对的他上号的时候要帮露伴做日常,帮他攒威望。

这天波鲁那雷夫上了露伴的恶人喵萝,合完石头,犹豫着要不要打把首胜。恶人战场实在是太虐,不是一般人能打的。

他翻一眼日历,今天战场云湖,一个纯粹拼dps的爽图,还是可以挣扎一下。于是他普通地进了一个眼神队,队里普通地一个花间毒奶田螺气纯苍云,普通的藏剑秀奶两个,加上他一个普通的明教,普通的配置普通的装备,队长普通地排队,大家普通地过图。

普通的奶毒普通地掉线。

波鲁那雷夫打开团队面板,顿时有点慌,大家号都算不上多大,只有一个苍云w6,其他人都在w5上下,没有毒奶群奶怕是有点吃力,如果再碰上个散排的小号……

正想着,最后一个人也进了图,波鲁那雷夫看了眼血量心就凉了,血量3w2的小花奶,撑死也就一套黑戈壁,说不定还是新人,到时候就给对面送分。

看来是要打第二把了。波鲁那雷夫心态还算好,掉线这种不确定因素还是可以理解的,人家小号组不到yy队来散排,也不是故意的。

正想着,队伍频道跳了一下,苍云贴了那个小奶花的id,说了一句“小号打什么云湖?”

波鲁那雷夫挤了挤眼睛,觉得这id有点眼熟,再仔细一看。被贴出来的奶花的id,“梳个头再炸你”,这不是花京院吗???

这id还能重名?

他连忙点开奶花的装备,外观是花京院常穿的那套恶人色秦风,武器拓印是猿骨笛,看起来十分低调牛逼。

应该不会这么巧吧?波鲁那雷夫还是不敢确定,花京院可是信奉“你死了我给你报仇,报不了仇我们一起躺”的暴力食人花,怎么可能突然修身养性做一个济世救人的奶花了?只是重名对吧!

不容他多想,战场已经开始了,对面是苗疆报社队,虽然毒经的伤害并不多么恐怖,但架不住对面有四个奶毒,而这边唯一能驱散的奶花,小的令人心痛。波鲁那雷夫亲眼看见这个小小的奶花刚落到台子上就被疯狂集火,仿佛摔死一般灰了下去。比分1比0。

明教还是很不好杀奶毒的,何况波鲁那雷夫还是十八手明教,就老老实实对着奶毒使劲群,满世界都是蛊的叮叮叮,还有各种蛤蟆蝴蝶蜘蛛的乱入,血线忽上忽下。此时波鲁那雷夫无限怀念自己的吞日月。

说起来奶花可是被称为驱魔少年的最强驱散啊?波鲁那雷夫看了一眼那个奶花,奶花站在台子边疯狂读利针,奈何人群太散,一个奶花也敌不过对面六个毒经的上毒速度,利针收效甚微。

在一系列技能喊话中,苍云的一条信息又刷了出来“[梳个头再炸你]小号别划水行吗?”

因为一直在刷利针,奶花基本没什么奶量,偏偏利针没什么效果,苍云自然就不满这个划水的小号。

看来只是个新人嘛,技能都不熟。波鲁那雷夫有点心软了,悄悄密聊奶花:你可以洗个踏冰边奶边驱散

奶花十分乖巧地道了谢,跳下台子找地方脱战。谁知稚嫩脆皮的奶花早就引起了对面毒经的注意,一路穷追不舍,将奶花斩杀于台下。

苍云的消息适时响起:“[梳个头再炸你]傻*逼小号能别送了吗?不会玩滚”

波鲁那雷夫皱了皱不存在的眉毛,旗子都没出,谁胜谁负犹未可知,这苍云犯不着这么大火气吧?他想跟奶花解释一下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没素质——起码自己就很有素质,就看奶花已经一声不吭地切好了奇穴回来读着提针,不禁一阵心软,多好的孩子啊,还跟花京院同名呢,自己怎么也得罩着他。

波鲁那雷夫一边感慨一边对毒经疯狂输出,奈何地上四颗蕨菜,屁大点台子四个醉舞四个千蝶,虽然靠着花间明教的爆发抢了五个人头,但是双方的比分差距仍在进一步拉大。

正胶着时,一杆大旗突然出现在场中。出旗了!

不用交流,大家都是老手,苍云开了盾舞藏剑开了云稀松,纯阳下了生太极,不管残血还是满血都一窝蜂地涌到旗子下面,不管奶还是dps都争分夺秒地开旗。

一个旗子30分,若是开了旗比分瞬间就能反超。波鲁那雷夫紧张地按着交互键,却连着被打断了几次,身边的蓝名一个个减少,红名越来越多。

队伍频道闪出一句话:“先打一波再开旗。”

来自那个小奶花。

说完他就被打死了。

波鲁那雷夫为自己有那么一刻觉得他像花京院感到羞愧,花京院怎么可能这么菜。

众人也都发现了问题,死过一遍回来的人不再留恋开旗,而是持续骚扰对面。但是被团灭了一波再上人总是补得稀稀拉拉,后人还没过来,前面的人已经只剩血皮了,等前面的人复活赶回来,后来人已经死了。台子上的恶人总是比浩气少,击杀不掉对方,还平白送了许多分。

奶花本来就小,技能也不熟,这次更是被打在地上爬不起来,凉在地上等复活,无奈地打字:“集合一波再上……”

这话终于引得苍云炸了锅,就见队伍频道开始疯狂刷屏

“只会送的傻*逼闭上你*********”

“傻*逼吗*******************************”

“**************************”

满屏不堪入目的脏字简直辣眼睛,波鲁那雷夫血气上涌,立刻切换到阵营小斗士模式喷回去,“傻*逼玩意骂你*呢******”

密聊响了一声,来自奶花:“没事,谢谢你,别理他就行了。”

“别怕别怕,这游戏不是每个人都像他这样的,大多数人还是很友好的。”波鲁那雷夫连忙安慰。

“嗯,我知道,谢谢。”奶花十分乖巧有礼。

多么可爱的新人啊,虽然顶着一样的名字外观,可比花京院那个见色忘友的家伙好多了!波鲁那雷夫感觉满满的温情,听说花哥很多妖号,说不定这个奶花其实是个可爱的妹子呢!虽然不同服但是能被妹子这样感谢还是很有成就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波鲁那雷夫喷了两句,苍云干脆就躺在地上不起来了,队伍频道疯狂刷屏着以波鲁那雷夫和奶花的母亲为中心,以亲戚为半径,父亲为支点,以命根子为武器,360度全方位辐射,骂遍了两人整个族谱。队里有人看不下去劝上两句,也被夹枪带棒地嘲讽了一顿。

这场云湖自然是输了。

苍云出了图就退队走了,波鲁那雷夫正准备加个仇杀让他知道什么叫太虚剑意天下第一,突然想起来这是露伴的号,压根不是自己熟悉的剑纯,顿时一口气梗在脖子里,不吐不快。

于是波鲁那雷夫暗搓搓地点开了嘴最严实的承太郎的qq。

“承太郎我跟你说我今天打战场的时候遇到一个跟花京院重名的人诶!不过是个奶花……”

-tbc-

评论(6)
热度(7)
2018-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