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JOJOx剑三】jjc不是用来秀的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主cp花【hua】承【tang】,其他随意,混部

※各种游戏名词不解释了,可私信评论或自行百度

设定是95年代初期,霸刀还没出

※飞放自我爽,终于把前后两个墙头合并了开心


9.

“我jiao得这样补星。”波鲁那雷夫说。

“我jiao得海星。”花京院学他。

承太郎猛然抬头,“什么海星?”

露伴奶了十把之后意犹未尽地切了莫问,勉强给仗助让出了团队第一奶妈的位置,之后自然有冤抱冤,有仇报仇。奶秀本来就奶水不足,露伴遭到了结结实实的放生,连个翔舞都没吃到,只能平沙对面奶妈来奶自己。奈何奶秀还有一个技能叫雷霆震怒,于是露伴经历了面前的红名就差一刀,突然砍不动了,或者自己突然动不了了。

如此反复数次,露伴启动了嘴炮模式,诸如:

“奶秀你怎么又被控了,后跳很难吗?你看看你这三步一卡哦,怕不是该换个显卡了。”

“奶秀你是把假胸跑掉了吗?奶呢?就晓得跑跑跑,你以为你在玩神庙逃亡?”

“雷雷雷雷,就知道雷,盾立了吧,你再雷啊?”

“哦豁,奶秀死了,我还有杯水,你说我杯不杯,反正他起来也不会奶我,不想杯,有的奶秀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被苍云追得满场跑的波鲁那雷夫在刀盾中挣扎着探出头惨叫,“杯水!杯水!!老子求你快杯水啊!!”

随着段位的提高,对面已经不是他们这样内斗也能打赢的小号了,然而两人的矛盾在一次次互相伤害中越来越激化,剩下三人只能在对面的技能中挣扎着劝架。

“仗助!仗助!再爱我一次!看我啊!”花京院被气纯一套打掉半血,疯狂逃窜。

“露伴,奶花一刀!你别去隔……”正说到一半,承太郎就看到自己脚下冒出一个笑傲光阴,仗助和奶花都被隔在了圈外。承太郎提着弩,和圈外的奶花深情凝视。

有时候乡愁是一圈薄薄的笑傲光阴,我在里头,残血在外头。

战绩惨淡。

“你们还是一起奶吧。”花京院看着即将追负的战绩,再次提议。

“附议。”

“附议!”

“ok半数通过。”花京院在另外两人出声前抢答,“反对无效,露伴切奶。”

露伴和仗助讪讪地闭上了嘴。游戏而已,大家都这么熟了,互相买个面子呗。

承太郎切了田螺,他觉得少了一个dps有群更方便。

还可以跟花京院一队吃花间阵。

奶妈之间的竞争总是良性的,起码对三个dps来说是的。

三个人美滋滋地享受了一次奶量饱满的jjc,虽然中间夹杂着两个奶妈互相顶减伤的对骂声,波鲁那雷夫疯狂喊碧水的惨叫,和露伴威胁波鲁那雷夫再绕柱卡视角就让柱子奶你的威胁。

而少了转落之后承太郎不再是那个风一般的男子了,仗助专心地抠脚追太阴满场跑的花京院,毕竟承太郎那边的血永远有听风春泥毫针吊着,而花京院把减伤都给承太郎后已经完全放弃自保,后跳都不想跳。

露伴:“花京院还四不四万花儿?能不能体操?”

花京院顶着满身的hot优雅地刷了个清新,“我当然四万花儿。”

逆风严肃顺风浪,在奶水有了保障后三个dps情绪高涨,两个奶妈则天天出了jjc就野外solo。

终于在两个星期之后,随着段位的提高,对面配合越来越好,己方配合的漏洞越来越容易被抓,强扭的瓜不仅不甜,还要炸了。

“有我没他!”两人异口同声。

“这不是挺默契的嘛……”波鲁那雷夫耸肩。

“毕竟可以互相秒顶减伤。”承太郎点头。

“奶小又菜,你还是老老实实切dps吧。”露伴甩出治疗量的截图进行攻击。

“明明是你老是隔圈顶我减伤!你问花京院先生我奶他他都没死过!”仗助可不想又被放生,反唇相讥,“还有工夫截图,一看就没好好奶。”

“哦?”露伴气结,灵机一动翻开仗助的33队,立刻找到了嘲讽目标,“33都快掉到998了你是要做特价活动么?就你这技术难道还想打十二段?怎么样,花京院,我来奶你们33,一个月绝对上十二段。”

不等花京院拒绝仗助已经抢白,“用不着!那是我刚玩奶秀手生,不就是十二段,我就打给你看!”

露伴冷笑一声,“那我拭目以待,希望那时候剑三还没关服。”

旁观的三人: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啊。

至此替身使者们的55是告吹了,仗助拉着花京院和承太郎跑去打33,波鲁那雷夫听了一阵,满耳都是各种惨叫,决定给他们留个面子,退出了yy。花间鲸鱼这个组合实在太脆,田螺稍微好一点,但是补不上刀,结局也只是暴毙三连和磨死三连的区别。

花京院看着暴躁地跟剑纯贴脸切磋的承太郎,若有所思。

-tbc-

评论(4)
热度(7)
2018-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