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JOJOx剑三】jjc不是用来秀的

01  02  03  04  05  06  07

※主cp花【hua】承【tang】,其他随意,混部

※各种游戏名词不解释了,可私信评论或自行百度

设定是95年代初期,霸刀还没出

※飞放自我爽,终于把前后两个墙头合并了开心

※太久没更来个长的


8.

其实一开始让露伴奶,露伴是拒绝的,但在波鲁那雷夫拿他号合石头时发现了他偷偷攒的奶装后,一切都说不清了。

波鲁那雷夫用一种“大家都是男人我的懂的”语气循循善诱:“放心,我肯定跟别人说我是死缠烂打坑蒙拐骗才求到你来奶的!绝对不是你自己早就想奶一直没机会!”

露伴:“……”

所以最后他还是来了。

两人一顿石头剪刀布,最终露伴凭借自己在这方面丰富的经验,终于输给了仗助,接下了奶这四人的重任。

“忽然觉得我好像做错了什么。”仗助拎着轻剑盯着对面的明教,悄悄打了个寒颤。

倒计时结束!

四个dps如狼似虎地冲向了对面的小号。波鲁那雷夫很有自觉地迈着小短腿去压奶,仗助跟明教缠斗在一起,奈何他虽有心向明教,明教一意怼花间,硬生生是在他的双剑下挥着刀给花京院丢了无数个控。花京院本想跟承太郎一起去压毒奶,谁知道明教热情如火,三步一控,更有苍云在旁挥舞大刀,烦不胜烦,只能身上挂着三个hot疯狂轻功。

“承?”

“好。”

承太郎转落锁足苍云,反手雷震子控毒奶,同时花京院身上绿光一闪,敌我双方都没反应过来,明教就已经灰了下去。

核弹笔仙,绿光一闪,阎王催命。

苍云眼看着自己好大一个队友转头就没了,自己也被波及去了大半的血,惊恐中开着盾立等奶,却不知道自家奶妈开了女娲就被一个逐星推过,又接了一个峰插,一时半会是够不着他了。盾立时间飞快流逝,苍云不敢托大,手指在盾立键上狂按以求无缝衔接,可是他忽然停住了,公cd越转越慢,在这个盾立结束时陷入了短暂的凝滞。

江逐月天!

露伴反应极快配合两人的动作。花京院抓住了这个短暂的空隙,江逐结束,芙蓉已到。苍云想要争时间保命,却不得不再消耗一秒时间交出无惧,还未等他开盾墙,就听破空声传来,一支追命箭准确地刺进他胸口。

双杀!

波鲁那雷夫吹了声口哨,“Bravo!干得漂亮。”

大势已定,承太郎帮波鲁那雷夫杀了奶,花京院爆发交完了,就在旁边读着条划水。五人组旗开得胜,士气大振。仗助早把那点疑惑抛到脑后,兴高采烈地进了下一把。

承太郎手气很好,连着七把对面都是小号,一路高歌之后,终于是碰了个钉子。

橙武花间,橙武莫问,橙武毒经,奶花奶毒。

“我觉得全身疼。”花京院打了个寒颤。

“我已经是个黄焖鸡了。”仗助满心绝望。

“他们脆!不要怕!”波鲁那雷夫抖着一身羊毛给他们打气。

“打谁?”承太郎问,顿了顿,声音远了一点,似乎是在问花京院,“为什么他们武器会发光?”

“有点志气,都是90的cw。”露伴对土豪们表达了不屑,“花京院一会要盾喊我,东方仗助你去转一波然后跟波鲁那雷夫去控奶。”

“藏剑打奶……”仗助嘀咕了一句,但也知道去打奶可比面对这群恐怖的内功好得多,所以对露伴这个安排没什么疑议。

“那就这样吧。”花京院悲壮地刷了个清新,目标切到对面花间身上,“jjc可以输同门必须死!”

栅栏放下。仗助一马当先就冲了上去,一个鹤归砸到对面人堆里风车起。

花间开了南风,莫问吃影子跑了,剩下一个可怜的毒经,被刮掉了大半的血。

风车结束,花间十分狂野地点掉南风,对着仗助就是一个乱洒,仗助看着眼角绿光一闪,当即觉得自己凉了,当下也不管什么方向,虎跑噌噌地开溜。这边承太郎刚好赶到,一个迷神钉抢在花间爆玉石之前控住了他,花京院的乱洒紧随而上,花间看着自己闪闪发亮的玉石俱焚,含恨而终。

“奶我奶我奶我奶我。”仗助看着花间死了松了一口气,自觉地去找露伴要奶,这一会他身上已经上了三门派几乎所有dot,片玉都出了。

“莫问拉人,我一断。”花京院喊。

“够不着够不着够不着!”波鲁那雷夫跟毒奶绕着柱子捉迷藏,抽空回了一句。

“我二断。”承太郎逐星把莫问推了一次,看着自己身上红橙黄绿青蓝紫的蛊和音符叮叮叮,血线在50上上下下。

“没有驱散。”之前几把打得太顺了,又是低段位,花京院干脆就没点清风,露伴那边自然是不会舍弃琴音共鸣点这个奇穴,五个人里只有波鲁那雷夫的吞日月算个驱散,但是只能驱自己。

“奶不住。”露伴声音还算平静,在三人脚下下了平摊,三个影子辅助,勉强稳住了花承两人的血,波鲁那雷夫有吞有蛋壳,表示自己可以被放生,仗助被象征性地挂了三个hot,但对橙武的伤害来说还是杯水车薪。

花京院切了一下目标,又重新盯上莫问,“等一个芙蓉,追命在吗?”

“1,他拉过花间了。”

“他乱洒没好不敢起。”花京院看了一眼自己的cd估计一下,“准备!”

话音未落,芙蓉刷新,玉石出,承太郎早已领会,同时隐身追命,身影微微一闪,似乎只是游戏出现顿卡,莫问已经倒了下去。

而仗助还活着,花京院在哪短暂切目标的适合把南风给了他,dot清空,露伴“啧”了一声,炸了一个羽,把他血线抬上50%,飞机头少年总算是起死回生。

“花间乱洒还有三十秒。”花京院看了一眼地上装死的同门,“我没技能划会水。”

“我谁也不想打。”仗助对着奶毒一个云飞玉皇,叹了口气,“谁也打不死。”

“都打我。”花京院读了个兰摧玉折,看着自己满身叮叮叮的蛊,“花间好欺负咯。”

承太郎没说话,只是键盘声又大了几分贝。

“快起了。”露伴忽然出声,“能奶能封内么?我下懵。”

“稍等,花京院帮我一下。”波鲁那雷夫应道,花京院闻言转火,逼着奶花交完行气血,奶花果然抽空想要读条。

“剑飞!nice!”

“奶毒断了!”花京院眼疾手快切目标断了读条,只听一声响指,毒经血线骤降到30%,笑傲光阴适时落下,花京院抓紧时间补刀,正此时花间再也躺不下去,爬起来想给队友一个南风坚持,奈何花京院手速更快,毒经扑街。

诈尸的花间捏着乱洒,持笔四顾心茫然,起都起了,不爆一发对不起队友用生命换来的杯水。咦这个藏剑片玉出了,只有半血,就他了。

乱洒青荷!阳明指!

逐星箭!

又来??花间看着自己亮起的玉石,一顿狂按,耳边响起甜美亲切的女声。

“太远了,够不着”

花间含恨躺回了他的棺材。

“哇好险。承太郎先生谢谢你。”仗助松了一口气,头上飘着血红的掉血数字跟承太郎道谢,dps都死了,只要奶两口自己就能活了。

“啊,我卡了。”不带丝毫起伏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队里唯一的奶妈,所有人的生命线,“天堂之门”,直挺挺地向前走,撞到墙上,开始磨脑壳。

空气安静了一下。仗助的惨叫响彻竞技场上空。

“不要啊!!露伴!!露伴你算计我!!!”

-tbc-

评论(2)
热度(12)
2018-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