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JOJOx剑三】jjc不是用来秀的

01  02  03  04  05  06

※主cp花【hua】承【tang】,其他随意,混部

※各种游戏名词不解释了,可私信评论或自行百度

设定是95年代初期,霸刀还没出

※飞放自我爽,终于把前后两个墙头合并了开心


7.

阳光无遮无拦地从高空洒下,暖洋洋地照在人身上,身下的稻草被熏出干燥而温暖的味道,耳边时不时传来一两声抱怨“这什么茶,难喝死了!”

真是惬意的日子。花京院撑着头,百无聊赖地刷着世界频道,消息提示响了一声,他偏头看过去,是承太郎又赢了一场切磋。

这已经是常态了,花京院早就发现承太郎手速很快,僵直的空隙小轻功或者在对方后跳快结束的时候丢控,时机抓得出神入化,加上装备也起来了,即使在老长安也胜率极高。对此花京院只能感慨真不愧是替身精密度A的替身使者,顺便摸了摸自己发际线下面那个浅浅的疤。

密聊声打断了他的感慨。

[你梳着我先炸]悄悄地对你说:jjc吗

花京院额角一跳,秒回:“不j,有cd”

“55嘛,你们天天打33都不跟我玩我要嘤嘤嘤了”

“……”

请看看你那满身的肌肉块再说嘤嘤嘤这个字好么,你一个算上头发身高快赶上承太郎的大老爷们撒娇真是让人除了想糊一脸玉石以外别无他想。

花京院露出了看猪的眼神。

这个一看就跟花京院是情侣id的主人并不是承太郎,而是他们另一个好友——波鲁那雷夫。当初波鲁那雷夫纯粹是为了好玩,gay里gay气地卖卖腐,方便他勾搭小姑娘。在承太郎没来玩剑三的日子里,波鲁那雷夫一直扮演着花京院的好基友的角色浪的飞起。对此花京院只能说,或许这就是直男吧.jpg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花京院还是转头征求承太郎的意见,“波鲁那雷夫问我们打不打55。”

“稍等。”承太郎把键盘打得噼里啪啦,气势汹汹地把一个逐星箭怼到对面可怜的苍云脸上,贴着脸补了追命,苍云大概是头一次见到比自己还黏人的鲸鱼,惊喜之中打出一套斩绝绝,砍落承太郎小半的血,正准备美滋滋地切个盾狗一波就发现自己被控了。

最后苍云还是以百分之四的血险胜。

“啧。”承太郎不满地咂舌,寻求评价,“花京院?”

“你风筝他绝对赢不了你。”花京院从茶馆屋顶上跳下来,顺手同意了波鲁那雷夫的组队申请,然后点了刚才那个苍云插旗。

小轻功躲控,太阴扶摇拉开距离,毫针扛盾飞,玉石爆盾立……不对,手滑了手滑了。花京院装作无事发生过给苍云补了个芙蓉,聂云跑路。

事实证明在猥琐流风筝下苍云是打不过花间的,苍云大兄弟莫名其妙地杯喝了茶,老老实实地打坐。

“承太郎你也不是不会放风筝,用不着每次都跟人贴脸刚。”花京院也打坐,顺口道。

“想看看你打人。”承太郎没有继续点切磋,坐到花京院旁边,看着苍云的目标在两个人之间切了几个来回,最终没再过来。

花京院琢磨了一会,后知后觉地品出一点撒娇的味道,呼吸一滞。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这一会仗助也进了队,望着队里四个dps惊恐地双手抱胸,“别看我啊我奶不了55!我平胸!”

“如果我们找不到奶那你就是剑三第一大胸。”波鲁那雷夫露出友好的笑容,“开玩笑,我这刚好有个修奶的。”

“我觉得你们在欺负我。”仗助小声嘀咕。

波鲁那雷夫找的奶妈也进队了,是个长歌,波鲁那雷夫刷了yy,进去就听见仗助一声惨叫:“怎么是他啊!?”

那个歌奶,顶着他熟悉的id,麦里传来熟悉到欠揍的声音,“不要大呼小叫的好吗,东方仗猪。”

“怎么会是你啊!”仗助并没有停止自己的震惊,“你们都认识的吗!?”

“他那个id不是很明显了么?”花京院疑惑。

队里的切着相知的长歌,顶着明晃晃的“天堂之门”,除了人气漫画家岸边露伴还有谁?

“我……”我以为就是jo厨重名啊谁知道竟然是个真货。回忆起之前点点滴滴的仗助幡然意识到其实对方一直在耍自己,超级针对的那种。

“他傻的。”露伴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嫌弃,“既然这家伙在就不用我奶了吧?他不是有个秀奶?”

“你怎么知道啊!?我才不要奶!”仗助还沉浸在震惊里,脑子一时没转过弯,猛然想起对方开始说的那句“东方仗猪”,一下子炸了毛,“你不会!?那个秀萝?那个id?露伴你算计我???”

“巧合。我也是之后才知道是你买的。”露伴轻描淡写,“我切莫问了。”

“不!那个奶秀胸那么小怎么奶得住!”

“我不想奶智障。”

“巧了,我也不想。”

“好了好了。”花京院被他们吵的脑壳疼,“你们俩一起切奶算了。”

“不!” “我拒绝!”

两人异口同声地拒绝。

花京院没忍住,“嗤”地笑了出来,跟承太郎对视一眼,承太郎耸耸肩,一锤定音:“你们轮流奶,就这样吧。”


-tbc-

评论(2)
热度(11)
2018-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