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路楚】全民公敌续

※这次师兄回归剧情的后续脑洞,自带cp滤镜

※纯属娱乐不要当真233333


掌中的身体坚韧温热,隔着薄薄的衣料传来皮肤的触感。

是真的?师兄回来了?

路明非极力克制住自己声音的颤抖,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师兄?”

楚子航睁着眼睛看他,对这个称呼没有任何反应。

“他好像失忆了。”诺诺说,“他就是你说的楚子航?”

路明非点点头,一脸复杂地看着楚子航。杀胚师兄依然是那样冷淡的表情,那双永不熄灭的瞳孔不再燃烧,像是许多年前仕兰中学时候,点漆一般,黑而凉。就是鼻子下那两条鼻血有点破坏美感。

路明非叹了口气,双手从楚子航肩上慢慢滑下去,最后抓着他的袖口,低低地说了一句,“你回来就好。”

看到师兄他心里那块石头好像就放下来了。但是心里还有点不安,他试探着顺着楚子航裸露的手腕去牵他的手,触到他手指的时候楚子航闪了一下,于是路明非改做直接握着他手腕,这次楚子航没有挣扎。

诺诺抱着手看他抠抠缩缩的动作,扬了扬眉,似乎发现了什么,“用不用给你找个手铐铐起来?”

“手铐铐不住的吧。”路明非苦笑了一下,虽然师兄现在没有黄金瞳应该是血统沉睡,但从刚才打的力道来看,身体依旧是被龙血强化过的强度,难道诺诺还能拿出一双炼金手铐来拷他么?

这时候他才想起一件事,“师姐,你是从哪找到师兄的?”

“他跟来的。”有了别的话题诺诺感觉没有那么压抑了,她走到酒柜,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慢慢地晃。

她想起他把路明非拖到邵一峰家,在邵一峰清理血迹的这段时间她把房间清理干净,其实她不敢看路明非,看着那张脸她就忍不住想起那张狰狞的脸,让她心烦意乱。所以她选择看窗外,走到窗前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被锁定了,不是杀气,只是若隐若现的寒意,像是之前她被奥丁锁定的气息,但比那时弱多了。寒意帮助她清醒了很多,她离开窗口,那股气息就消失了,她走到窗边,那股寒意就升起。

诺诺来回数次,直到再也感觉不到那股气息。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时候天已经开始亮了,她估计了一下,从阳台翻了出去。

然后就找到了昏迷在树丛里的楚子航。

他似乎透支了,却看不出太严重的伤势,诺诺权衡了一下,把他藏到了邵一峰的房车里。处理完路明非以后她去看了一次,刚一踏进去就被攻击了。那攻势来得太快,所幸诺诺也不是真的名门淑女,她最后逃了出去,锁上了门。

这个大概是楚子航的男孩没有杀意,否则自己走不了。

如果这个男孩就是楚子航,那奥丁是怎么回事?按照路明非所说这个人曾经就跟他们一起上学?上了四年?一个奥丁,一个跟奥丁打得势均力敌的学弟,学院到底想干什么?

路明非当然不知道这其中有这么多弯弯绕绕,还等着诺诺说下文,结果诺诺只讲了这么一句就没了,他就眼巴巴地看着诺诺喝完了整杯酒,把杯子往吧台上一放。说了一句“我睡觉了。”就倒在那张超大的双人床上。

路明非“……”

这是怎么回事?师姐你现在掌握着关键线索就不要藏着掖着啊,万一忽略了什么很容易就走错路团灭的。他挠了挠头,试图跟师兄交流交流,看师兄这幅样子也就是失忆不是变傻了,说不定能有什么新发现。

他转头,对上楚子航的眼睛。

黑白分明的眼睛,专注地看着他,看不出任何情绪。

路明非以为他有什么要跟自己说,等了半天也没有反应,楚子航就静静地盯着他,不说话也不动,很长时间才慢慢地眨一次眼睛。

路明非被他看得毛毛地,问了一句“师兄,怎么了?”

楚子航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路明非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师兄不会哑巴了吧?他想起那个血统过于精纯而无法说话的女孩,下意识地握紧了手。经血统强化过的身体手劲极大,但楚子航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没有挣扎。

他想听楚子航的声音,那个沉静平和的嗓音,微微低沉,蕴含着沉甸的重量。

“师兄,我是路明非,你还记得我么?”

楚子航看着他,礼貌又茫然。

路明非不甘心,凑近了点,重复,“我是路明非,路-明-非-”

深褐色的眸子睁大,映出前面人的影子,他的影子也映在那黑色的瞳孔里。

楚子航眨了眨眼,血色单薄的唇张开,学着那个发音唤他,“路明非。”


评论(13)
热度(111)
2018-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