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JOJOx剑三】jjc不是用来秀的

01  02  03

※主cp花承,其他随意,混部

※各种游戏名词不解释了,可私信评论或自行百度

设定是95年代初期,霸刀还没出

※飞放自我爽,终于把前后两个墙头合并了开心


4.

周日,恶人谷。

经年不散的阴云迫近山峰,谷中杀气冲天,血气沸腾。小少林旁的佛头上,两队人马调动着阵型遥遥相对,先头的部分如同海潮起伏,不断有人突出又回撤,有人倒在交兵的路上。

耳机里指挥声嘶力竭地大吼,“机关气场往前铺!天绝地灭暗藏杀机!吞日月生太极!所有人踩扶摇!三!二!一!扶摇起!一步聂云进!”

暗红的人潮陡然掀起巨浪,仗助熟练地开好减伤,一个鹤归砸进浩气人群,重剑带起金色飓风,击杀喊话此起彼伏。

然而一个风车还没转完,他就“啊”地灰了下去。

风萧萧兮易水寒,黄鸡风车兮不复还。耳机里指挥喊着“不要回营地,原地起一波!”,仗助乖乖移开了点在会回营地上的鼠标,看着两分钟的复活倒计时,随手点开了密聊频道。

来自“梳个头再炸你”的密聊:你秀罗这周33cd还在么?

时间已经是半个小时前了。仗助看了一眼好友列表,花京院还在线,于是回复“在啊,花京院先生要用么?”

那边回复很快,“下午上号,打33”

“下午还要攻防啦”仗助试图撒娇。秀萝号是他不久之前买来准备跟自己二少绑情缘的小号,粉白菜全校服,捏脸萌的要命,虽然装备还是上赛季的毕业装,但也花了高中生好久的零花钱。没想到等仗助喜滋滋地买了号,上线一看整个人都呆掉了,这个秀秀跟资料上一模一样,唯一有一个没写的,就是她的id——东方仗猪。

仗助郁闷地跑去找号贩子,号贩子当然不知道仗助的本名,何况id也不是不能改,因为这点小事就要退货实在是太夸张。仗助憋红了脸也没好意思说自己为了买这个号已经泡面都买不起,上一次吃零食还是花京院请的冰淇淋,只能赌气把号丢着,再也没上过。

作为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花京院当然知道仗助买了个秀萝,但后面的事倒是不清楚,这会承太郎已经打通扬州切磋场,他就寻思着可以带他打jjc攒装备。承太郎号小又是新手,坑陌生人未免有些不好意思,花京院又不会玩奶,在好友里理了理,优先揪出了关系最近的仗助。

除了承太郎,别人撒娇对花京院来说毫无作用,花京院拒绝了一个丐帮的切磋邀请,回复“攻防开始之前打,你大号可以挂机”

周日的攻防人多,仗助的藏剑只怕出了地图就挤不进去了。

对方如此体贴地给他安排妥当,仗助也不好扭扭捏捏,只能登上了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秀萝。

粉嫩嫩的小秀秀停在扬州帮会区前,悠悠然地转着圈,花瓣纷纷扬扬地落,又美又可爱。奈何头顶上清晰的“东方仗猪”残忍地破坏了这种美感,仗助俊脸皱成一团,身心都对这个id无比抗拒,迅速地在打起小算盘:60块钱=8000分钟点卡=11份补给包=12个甜筒,不对还要算第二个半价……

总之不划算嘛。仗助再次否决了改名的想法,给花京院扣了个1。

那边花京院收到密聊,也没细看,顺手就甩了个组队。听到旁边承太郎“嗯?”了一声,他下意识地凑过去,这才看清了仗助秀萝的id,险些没忍住笑出声。

花京院报了个yy号,仗助跳进频道,发现竟然是个帮会yy,大厅里一群人挂机没说话,还没等他研究,就被花京院拉到了下面的房间,花京院的麦亮了亮,带着笑意的声音说了一句“仗助来了。”

于是同一个麦里又传来承太郎低沉磁性的嗓音,“你建队我建队?”

共麦哦。仗助心里念了一句,忽然感觉到被秀了,虽然大家都知道花京院跟承太郎的关系,但两人平时表现得总是平淡,偶尔亲昵也带着玩闹的意味,好像只是亲密的挚友。如今在游戏里猛然看到属于情侣之间的模式,仗助才忽然意识到,这两个人的感情已经在无声中倾诉了千万次,那些形式上的东西反而不重要了,他们不用刻意去表现亲昵,因为心已经完全相融成为一体。

“秀恩爱……”仗助没底气地嘀咕了一句。那边承太郎已经建好了队伍,正在把他们往队里拉,入队申请框弹了出来,仗助十分在意地看了眼队名。

花唐秀。

很好,简单粗暴。秀怕不是个动词。仗助忽然对自己半分钟前的感悟有了怀疑,隐隐有了狗粮的预感。


评论(2)
热度(13)
2018-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