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在山上猹插瓜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花唐】一言不合就登顶 完

回到唐门没多久休假便结束,堂里派下任务,唐霄就马不停蹄的出发了,目的地是南边的千岛湖,任务解救被困于水榭的商队。唐霄闯阵几次都铩羽而归,知道一人难以应付,又盘桓两日等来了帮手,布下重重陷阱机关,这才险险完成了任务。
白日疲于奔命机关算尽,而当夜幕降临,被压抑的情绪不受控制的在胸口蔓延。
“在下萬南风”
“唐霄,你怎么这么可爱”
“你以后都给我做饭好了”
风,花,雪,月,每一幕都有那个人的脸,他眉目轻笑,光华流转,他垂颈低眼,长发如瀑,他薄唇微启,某一句如珍珠含在其间,迟迟未落。你现在会在做什么呢?唐霄看着窗外的月色,无声的问。
在扬州将任务完成的书简交与联络人,还未来得及歇息,堂里又派了任务去极北雁门,因着他上次受了些伤,这次任务也不重,只是帮助驻守的苍云军护送粮草。唐霄没说什么,只默默打消了绕路回唐门的念头,动身前往苍云。
饶是唐霄做好了准备,刚一下车还是被携着雪屑的风吹的打了个喷嚏,接着肩上就被披上了一件狐裘。
“怎么穿这么少?”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唐霄心里一跳,恍然以为是自己幻听,抬头那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你咋个在这?”唐霄愣在原地。
“来看望一个亲戚,听说今天有唐门的人要来就顺便看看。”萬南风穿了一身黑色的大氅,冲他张开怀抱,笑的开心,“有没有想我?”
“没有。”唐霄裹了裹裘衣毫不动摇的穿过他往前走,心里明明已经乐开了花,但是旁边还有不少守军看着,脸皮薄的唐霄还是克制住了扑到萬南风怀里的冲动。
萬南风也不介意,收了手乐颠颠的跟上,拉起唐霄的手,唐霄轻轻缩了一下没挣脱,就任由他牵着,两人不再说话,咯吱咯吱的踩着雪往苍云堡走,留下两排并肩的脚印。
拜见过了长孙掌门,萬南风就带着唐霄去了营地,接待的苍云少年模样,见了萬南风一张小脸笑的灿烂,“哥你回来了!把嫂……唐兄接过来了啊!”
好像刚才听到了不太对劲的东西?唐霄看了萬南风一眼,对方一脸淡定,仿佛丝毫没有听到。这个苍云应该就是萬南风的亲戚了,看来是他弟弟?唐霄行了个礼,就随着进了帐篷。
少年叫萬泉,严格来说是萬南风的师弟,他原是雁门附近的村民,狼牙军来时全家被杀,幸得当时在苍云随军的师父所救,便让师父替他改了名,与当时同行的萬南风兄弟相称。
“我跟我哥书信提了你要来雁门关,就没收到回音,结果过了二旬他就到了这,说是来看我,唐兄你信么?”萬泉冲唐霄挤了挤眼睛,挪揄的笑看萬南风。唐霄也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萬南风不动声色的沏着茶,没有反驳,唐霄知道他是默认了,忍不住泛起点笑意。
两人交流了一下今后的工作事宜,萬泉就引着唐霄去住处,“关里物资不多,要委屈唐兄跟他人住一起了。”说着羞赦的笑了笑。
“没啥子。”唐霄摇摇头,他也不是娇贵的人,便跟着萬泉进了帐篷。里面用屏风隔开两个空间,一边是两条床铺一边是书案火盆。
“那我先告辞了,一会还要去换岗,有事去那边找我就行。”萬泉挥挥手,掀帘出去。唐霄就看本以为会跟着一起走的萬南风留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疑惑间萬南风拉了他的手,手指往他手腕上搭了一下,脸色沉了下去,伸手就去扒他衣服。“你搞锤子?!”唐霄惊恐的去掰萬南风的手,奈何慢了半步,本来就露着一截胸膛的衣服被轻易扯开,露出腰腹到左胸缠绕的绷带。
“怎么弄的?”萬南风把唐霄按到榻上坐着,一边娴熟的拆了绷带一边从怀里拿出一带银针。一层层纱布下,狰狞的伤口显露出来,像是丑陋的大嘴依附在年轻人劲瘦的腰腹上,未拆的黑线仿佛参差的龃齿,“还疼不疼?”
“去千岛湖出任务的时候伤的,不怎么疼了。”唐霄看着萬南风紧锁的眉,有点不忍,“医生说没伤到内脏,不妨事。”
萬南风没有接话,屋里一时寂静,只听到火盆里细微的哔剥声。
良久,萬南风开口,声音很低,“唐门平时干的人命买卖,一个不留神就可能折在里头,你走之后我一直给你写信,你都没有回,我以为你……”
唐霄愣了愣,却是难得看到萬南风如此低落,心里顿时软成一片,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发顶,“抱歉,让你担心了。”然后就被拽住了手腕,萬南风低头吻了吻他的指尖,语气虔诚,“唐霄,我很想你。”
这一吻好像落在唐霄心上最柔软的地方,触得他心里一颤,忽然有些发酸,他深呼吸了两下,回道,“我也想你。”
“我爱你。”这一次吻落在额头,呼吸轻拂。
“我……嗯?”唐霄一愣,猛的抬头看他,整张脸飞快的烧红,“你说什么?”
萬南风无辜的眨眼睛做娇羞状,“羞死人了,人家不好意思说第二遍。”
这是又犯病了吧!?唐霄一口气噎在喉咙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带着脸上红晕也消了不少。萬南风这般作态他是在吃不消,那自己,是应该当他没说?
正当唐霄打了主意准备装傻溜出去的时候,萬南风带着笑意的声音又响起,“人家都跟你表白,你好歹给个回应,嗯?”
唐霄刚冷却的脸又迅速升温,“我……”
“嗯?”萬南风低了头一点点凑近他,温热的呼吸在狭小的空隙里交融,唐霄呼吸越来越乱,千锤百炼出的冷静自持在这个男人面前土崩瓦解,那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道,“难道唐霄你……是不喜欢我的?”
“不……”他抬头想否认,就贴上了对方的唇。食髓知味的身体飞快的做出了反应,两条火热的舌缠绕在一起,月余的相思尽在不言中一一倾诉。
我也爱你。

the end

评论
热度(7)
2016-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