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在山上猹插瓜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花唐】一言不合就登顶4

“没问题。”萬南风对唐霄做了个放心的手势,唐门的工艺他虽是第一次修复,但有唐霄的讲解,聪慧如他很快就理解了机关翼的原理,便是毫不畏惧自己来试飞。
唐霄拧了拧眉,“你不熟悉飞鸢的操作……”
“那就一起吧。”萬南风从善如流向唐霄伸出手。
胡闹!唐霄迎着三星望月下吹来风,忍不住想给自己一巴掌,为什么那个人只是向他伸出手笑了笑,自己就鬼迷心窍的把手伸过去应了他所有的要求。什么两个人一起比较安全若是飞鸢出问题他也可以抱着他大轻功,两个人一起飞鸢比较容易坏吧?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唐霄叹了口气,不习惯的挣了一下,自然没有成功,拉着他的手巍然不动,温厚的掌心熨帖的包着他的手掌,好像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
“别紧张。”萬南风捏了捏唐霄的手,心里雀跃,面上不动声色,“要跳咯?”
唐霄冷硬着一张脸不搭话,一手展了机关翼眼睛也不眨就往下跳,萬南风早有准备,配合的搭上手一起跳了下去。机关翼在空中摇晃两下,借着风势划出一道流畅的弧线,悠悠升到了空中。
风扬起两人的发,翱翔的羽墨雕好奇的打量这个怪东西,脚下是十里晴昼,斑斓的颜色映进眼里,美得令人移不开眼睛。唐霄不禁心血来潮,“我刚到万花的时候便是看到这样的景象,万花花海名不虚传。”他顿了一下,声音骤冷,“你在干嘛?!”
“人家第一次飞这么高好怕哦。”萬南风一手揽着唐霄的腰,面不改色道。
“怕个锤子!”当初是谁抱着自己就往三星望月下跳的?唐霄毫不留情的一脚踹上萬南风的腿,没料到动作太猛失了平衡,飞鸢剧烈的摇晃起来,一瞬间天旋地转,花海的颜色与蓝天混作一团,不受控制的向下坠落,眼前的景色骤然拉近,错觉要就这样一头栽进去。唐霄吓得一把搂住萬南风,勉强稳住了身形,两人合力架住飞鸢重新升高,这才松了一口气。
末了就听耳边传来一声闷笑,唐霄抬眼,正看见萬南风盈满笑意的眸子,映出自己,那张好看的脸越来越近,温暖的呼吸近在咫尺,他忍不住闭上眼睛。一阵风吹来,长长的发丝拂过脸颊,痒得睫毛微颤。
“你在等我亲你么?”耳畔的声音低沉,带着调笑,“嗯?唐霄。”
“!!?”漂亮的眼睛瞪起来,唐霄又羞又气,正准备再给萬南风一脚,唇上忽然贴上了一个柔软的东西,亲昵的摩挲几下,但又暗含急切的力道,像是某种渴水的兽类,喉底焦灼,燃烧着幽深的火,却只是伸出舌头,怯怯的点在水面上。唐霄脑子一片空白,被对方轻轻舔了几下就再无反抗,轻易地被叩开了牙关,任由对方长驱直入侵犯着自己的口腔。炽热的舌舔过一片片柔软,那头兽终于放开手脚,贪婪的汲取渴望已久的清凉,过于强烈的触感激得唐霄全身发抖,下意识抱紧身前的人,对方也收紧手臂勒住他的腰,舌尖挑逗他的舌引导他生涩的回应。
饶是唐霄闭气了的,被萬南风如此压制之下早已忘记换气,紧张生涩如被捕猎的小兽,把自己憋了个半死,撑着手上推了推,对方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美味。”萬南风舔舔嘴笑眯眯的看着从脸红到脖子根的唐霄,坏心的捏了捏他的腰,一脸心满意足。
唐霄被他捏的一阵麻痒,抬起眼睛去瞪他,然而脸上的粉红还未褪去,一双眼被吻得水气氤氲。强撑的凶样毫无威慑力,萬南风笑的更开心了。
试飞很成功,次日唐霄就启程返回唐家堡。萬南风把他送到谷口,看见唐霄欲言又止。
“怎么?舍不得我?”萬南风促狭的笑,一如既往的逗他。
“你要办的事还没说。”唐霄不吃他那一套,皱皱眉,别开了头。
“这倒是个问题。”萬南风恍然大悟一般一拍手,眼睛不怀好意的在唐霄身上转了一圈,看的唐霄背后发毛,警觉起来,才又佯作苦恼的挠挠头,“我还没想好。”
“那……”唐霄松了口气,心里却莫名有点失落。
“那先欠着吧,等我想好再通知你。在此之前你保好自己的性命就好。”萬南风随口道,“你留个地址,有事我给你传书。”
唐霄点点头,报了在门派的地址,“那我走了。”
“嗯。”萬南风动作自然的伸手,帮他把一缕散发梳到耳后,“路上小心。”
“嗯。”唐霄应了一声,转身架起飞鸢腾空而去,风掠过耳畔,被那人触碰的皮肤微微发烫。

多灾多难的一章,因为手抖被空白的替换了一次,还好有备份。下章完结

评论
热度(6)
2016-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