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在山上猹插瓜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花唐】一言不合就登顶2

一言不合就登顶2
于是萬南风和唐霄在仙迹崖下找到飞鸢的尸体。
“啷个铲铲。”唐霄骂了一声,没有飞鸢越山,回唐门少说也要半月的时间,他可没那么长时间的假。想想堂里对偷懒耽误任务的惩罚,唐霄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坏了啊。”萬南风从唐霄身后探出头,抬眼看了看他的脸色,“后果很严重?”
“要用。”唐霄苦着脸,没在意靠的太近的萬南风。
“可以修的。”萬南风亲热的贴着唐霄的鬓角,鸦青的长发从脸侧垂落,阴影下的眸子映出唐霄的影子,亮起狡黠的光,“不过有条件。”
“啷个条件?”唐霄警觉,发丝拂过他耳畔轻微的痒,对方过近的呼吸伴着蛊惑般的低沉嗓音落在皮肤上。唐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如擂鼓。
“保密。”万花弟子冲他眨眨眼睛,露出恶作剧成功似的笑容,拢着袖子正襟站好,“唐门偃甲天下闻名,我万花的天工术却也不是吃白饭的。”
“只要我能办到。”唐霄应下,脸上浮现浮现刺客惯有的冷硬。
有趣。萬南风对上唐霄的眸子,心中一动,脸上笑意更浓。
不得已唐霄只好在万花暂住下来,萬南风将飞鸢连带唐霄一并带回了家。即便唐霄委婉的表示自己可以另寻住处,不必叨扰对方,但被萬南风以方便讨论飞鸢细节大家都是男人怕什么为由强行留下。唐霄看了看萬南风那张小床,已经猜到了他的套路,心里暗笑,已经有了对付。
清清凉凉的月光从窗间洒屋里,夜风带来晴昼海的花香,安静得连虫鸣都没有。如此静谧的情景却并没有令萬南风有有一丝一毫的平静,他烦躁的翻了身,看着唐霄在屋子一角拉起的机关链上睡得安稳。月光给他的轮廓镀上银边,眉目柔和的舒展开,长发垂落,细密的眼睫在眼下遮出一片阴影,借着月光历历可数,勾人心魄,颀长的身子躺在铁链上仿若鸿毛,让人恍然以为是精怪幻出的形体。
萬南风有点后悔,让美人睡的这么简陋可不是自己的目的,他也确是险些忘了,这个人是蜀中唐门出来的刺客,被自己套路逗了这几次警惕起来,就不是那么好上套的了。
罢了罢了,谁让自己想耍心眼呢。萬南风爬起来轻手轻脚的下床走到唐霄那边,刚一站定,唐霄就毫无征兆的睁开了眼睛,带着警惕的眸子亮的逼人。待看清了是他,颜色才慢慢淡了下去,微微坐起身,机关链叮当的晃了一晃,“还没睡?”
“没。”萬南风摇摇头,“师父布置的一个单子我还没配完,我赶一下,你去床上睡吧。”
唐霄一脸狐疑,难道又是什么新套路?一时不敢动作。就看萬南风已经去点上了灯,见他没动静,抬头挑挑眉笑道,“莫非唐霄你想我把你抱到床上?”
唐霄皱皱眉,略微纠结了一下,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不必如此矫情,便收了机关链去床上,“谢了。”
夜又静了下来,灯光照出一屋的影子掩盖了月光,只余下桌前的一个背影映上暖色。唐霄掖了掖被角,抬眼看见那个背影,一头青丝披散,胡乱搭着外袍,在灯光里好像离得很远很远,却莫名让人觉得安心,好像时间就停在这一刻,永远也不会消失。
良久,萬南风回过头,看见还睁着眼睛的唐霄愣了一愣,“你还不睡?”
“怕你又跟我耍什么心眼。”唐霄开玩笑道。
萬南风也笑起来,“没耍心眼,不信我们拉钩?”说着就向唐霄伸出小指,满脸诱拐小朋友的神情。
唐霄下意识的动了一下手,马上又反应过来,移开视线,“多大人了,幼不幼稚。”
“幼稚的约定,反而会遵守一辈子。”一阵风吹来,油灯摇曳了两下,熄灭了,月光重新洒进房间。萬南风的声音温柔又悲伤。唐霄心跳有点乱。
“你脸红咯。”他陡然恢复往常的不着调的语气,带着点戏谑。
“红个铲铲!这么黑你根本看不见。”唐霄知道知道他肯定又发疯了,并不上钩。
“我是看不见。”萬南风凑近了点,黑暗中好像有温热的呼吸吹在唐霄脸上,“可是你脸上的温度我在这都感觉到了。”
真的?唐霄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下一瞬就反应过来又是对方的圈套。果不其然听到前面几声闷笑,气的唐霄摸起千机匣就打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萬南风轻松躲过一箭干脆笑出了声,“唐霄,你怎么这么可爱?”
“你是瓜嘞蛮?可爱是说男人嘞蛮?!”唐霄气的又是一箭,又快又狠的直打到萬南风的脑门儿上,“嘣”的一响,萬南风被打的后仰,狼狈的摔了个屁墩,额上却是没见血,是唐霄把剪头卸了下来。
“你还是舍不得伤我。”萬南风喜滋滋的摸着被打的发红的额头。
“再说?”唐霄半坐在榻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威胁的晃了晃千机匣。
“好嘛不说。”萬南风轻笑一声,撑着头看他,背着月光只能看清一双清亮的眸子,认真又委屈,“可是,唐霄,你真的很可爱。”
四目相对,唐霄最终败下阵来,闭了闭眼翻身躺回床上,只留给萬南风一个起伏的后背,半晌唐霄的声音闷闷响起,“滚开!睡你的瞌(kuǒ)睡!”
“好嘛~”萬南风笑着应了,爬上床在他身边睡了下来。

第二章根据自家画师的意见做了修改,现在大家看到的是2.0版了

评论
热度(8)
2016-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