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在山上猹插瓜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花唐】一言不合就登顶

花谷的天依然晴朗,萬南风结束了例行的门派打坐,拍拍衣袖泼墨飞上凌云梯顶,整好以暇的坐下喂着松鼠看风景。突然,一片阴影挡住了阳光,萬南风抬头,只见一只飞鸢掠过,怀里就撞进一个人。
“格老子的又登顶了!”怀里人骂骂咧咧抬头,正对上萬南风看他的眼睛,映着阳光,亮的烫心。
这个人挺好看的。脸盲的萬南风如是想,怀里人露出半边脸,从他的角度正好看到纤纤的睫毛和挺直的鼻梁,另一半脸藏在面具后引得人遐想。
两人四目相对了半晌,萬南风才回神,开口道,
“你没事吧?”
“你没事吧?”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唐门紧张的炸了眨眼睛。
“我没事!”
“我没事。”
再次同声。唐门低头掩饰自己发烫的脸,没看到萬南风弯着眼睛笑得灿烂。他红着脸从萬南风怀里挣出来,环顾一下四周,哭丧着脸道,“完蛋我机关翼丢了。”
萬南风偏头一想拍手问,“是不是你掉下来时候飞过去的那个飞鸢?我带你找!”
说着拉着唐门的手就从三星望月往下跳,唐门来不及回答和拒绝就被失重的感觉包围了,吓得他整个人抱在萬南风身上。萬南风坏心眼的笑了笑,顺势揽上唐门的腰,不紧不慢的低头笑道,
“还未请教这位大侠名号?”
“唐,唐霄!我们要摔死了啊啊啊啊!”唐霄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抱着萬南风的脖子惨叫的快飙出泪,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发疯就发疯!要断腿啦!耳边听到一声轻笑,唐霄闭紧眼睛,只听得振袖泼墨的声音,预想的冲击和疼痛迟迟没有来,他睁眼,发现萬南风正登顶在药房上,长身玉立,笑吟吟的看他,道,“在下,萬南风。”
看着挺好的一个人,可惜是个神经病。惊魂未定的唐霄对上萬南风微笑看自己的眼睛,不争气的红着脸想。

评论(4)
热度(14)
2016-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