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在山上猹插瓜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花唐】一个段子引发的故事7

【贴吧原贴被删了(ಥ_ಥ)剩下的只能自己写了,估计跟原来的有出入见谅】

笑尘一个酒坛子里泡出来的人自然是没那么容易醉,跑桌上胡吃海塞了一通,肚子里有了食精神也来了,拉着焚影就到处敬酒。庆功宴上热热闹闹,连苍云桌上都被摆了几个酒坛。

花间心不在焉地转了一圈,没看到惊羽,心下奇怪,之前集合时还见过,怎么转眼就不见了?正疑惑就见天罗晃悠着步子过了来,冲他招招手打招呼,“嘿!……花间,干嘛呢?”

“瞎逛逛。”花间笑笑,看天罗满脸的酡红一身酒气,眼神儿都有点不对焦,“你喝醉了。”

“哪有!我还能接着……喝!”天罗晕乎乎一扑,倒在一旁的桌子上,双手胡拉半天抓了个酒碗,抱着酒坛子开始唱,“哥俩好啊!六六六啊!八匹马啊!你输了,喝!”

花间看他抱着个酒坛子当成自己,无奈地摇了摇头,也懒得管这个醉鬼,转身要走,却忽然听见天罗模模糊糊说了句“师哥”,立马竖了耳朵去听。就听见天罗对着酒坛子道,“老花啊我跟你嗦噻,啷看我师哥满脸冰硌人,其实蛮重感情滴,他捏次肯定蛮伤心蛮伤心,你要给他点时间噻。哪个对他好他都晓得,就是一时放不开……我师哥……真滴,蛮苦,你要好好对他,给他点时间……一点点…呼…”

花间看着慢慢睡着的天罗无奈地笑了笑,他怎么不知道要时间,所以这次和惊羽重逢他没再步步紧逼,反正他等了这么多年,不在乎再多等等了。不过惊羽去哪了?

惊羽在哪呢?他提了一坛酒,在内城的南门上自斟自饮,他并非这场庆功宴的主角,自然没人注意到他开溜。恶人谷的天空阴霾得厉害,月亮都昏昏沉沉,血咒河的岩浆不知日月地沸腾着,远方传来猛兽的嚎叫。穷山恶水。惊羽喝了口酒想,如他这样杀人如麻的人在此了了残生再好不过了。烈酒辣辣地从喉咙烧到肠胃,热风一吹发了层薄汗。惊羽扯了扯衣领透气,露出一大片胸膛,汗被风吹得蒸发,只觉一阵清凉,说不出的痛快。

“原来跑这来了,可叫我好找啊小鲸鱼。”花间飘飘落下来,打眼就瞥见好大一片春光,看得热血直往脑袋上冲,伸手就要去摸。惊羽往后仰了仰,打掉某只图谋不轨的手,冲他举了举酒坛示意一起喝。

出乎意料,花间对于他的主动邀请倒是犹豫了,“我刚喝过了,不能再喝多。”

“这就不行了?娘炮。”惊羽挑衅地冲他扬扬眉。

“我知道你酒量好。”花间不吃这套,他可是看过不少想把惊羽灌醉占便宜的人都下场,也知道自己酒量只能意思一下,一喝醉又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惊羽瞥他一眼,不再多说,抱着坛子开始灌酒。他喝得猛,来不及咽下的酒水顺着颈子沥沥地流下来,湿了一片胸膛。末了一抹嘴把坛子往花间怀里一塞,就看着他。

惊羽的眼睛很好看,细长的眼睫安安静静,眼尾轻轻慢慢地上挑,像是隐现的远山,又像古寺的屋檐,有种难以言喻的美,但是他的瞳仁是纯黑的,冷冷清清,配上刀刃一样凌厉的眉,又把那种美变成了冷然,让人难以接近。此刻这双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让他再也无法拒绝。无奈地笑了一声,抱起酒坛,对着他刚刚喝的地方印了上去。

既然已经决定喝,自然不能再忸怩,花间一口气灌了三分之一,漏下的酒水把衣领都打湿了。把酒坛还给惊羽的时候眼里已有了三分醉意。

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转眼一坛酒就见了底。

“醉了?”惊羽看花间眼神儿都有点不对焦,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这酒喝着烈,但是没什么后劲,他喝来堪堪起兴,没想到花间是真喝不了。

此时花间的世界都带着重影,隐隐约约觉得面前有个美人儿,却有个东西一直在眼前晃来晃去挡着,不满地伸手一把捉住。嗯,这下能看到美人儿了,诶有点看不清?我再靠近点。

惊羽整个人都僵了,花间抓了他晃在他眼前的的手欺身上来,挤到他两腿间,整个人都要压到他身上,姿势真是非常之糟糕。酒气弥漫在两人间狭小的空间,惊羽挣了挣,醉鬼的力气比平时大了一倍,根本挣不开,反而手腕被捏的生疼。

“起开。”惊羽腰间使力想把花间掀下去,却被对方狠捏了一把腰,无赖地笑,“就不。”

就听花间嘟嘟囔囔地摸上惊羽的脸,“这人真好看…摸着也好…咦?怎么戴着面具,挡眼。”说着就要去摘他面具。惊羽就不乐意了,上次是自己没意识,被人摘了面具也无话可说,这次当着面又摸又要摘面具,真当自己这么多年吃的是白饭?

想着惊羽就摸出一个雷震子,谁想花间醉了反应却还灵敏,交了星楼解控跟着就一个芙蓉把惊羽定住,惊羽下意识隐身,却忘了两人这一点距离隐身又能跑到哪去,反而被花间轻易捞了腰身贴上来,吻在唇角。

惊羽的心跳扑通。扑通。

花间的嘴唇还带着酒气,滚烫地贴着他,敞开的胸口蹭着花间身上层叠的衣料,泛起酥麻的痒。

扑通。扑通。

“你真好看,我很喜欢你诶。”他听到花间的声音,蹭着自己的脸颊,热气熏的脸上有些烧。

有酸涩的情绪从心里泛起,慢慢堵住胸口,接着细密的疼痛如影随形地追了上来。惊羽呼吸一滞,用力把花间推开,花间正沉浸在和心上人的亲密接触中,冷不防被推了开,眨着眼睛无辜地看着他。

惊羽退后了两步,深呼吸两次镇定下来,看了一眼还醉乎乎的花间,转身张开机关翼飞快地飞走了,那背影怎么看都有种落荒而逃的意味。

花间看着他变成一个小黑点,醉意朦胧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藏着身侧的手露出来,手里半片铁面,正是惊羽的。他把铁面贴在嘴唇上,露出一个笑容。


评论
热度(11)
2015-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