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在山上猹插瓜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花唐】一个段子引发的故事6

“认真点,这会浩气吃了一波亏,后面还有大批人马要上,我看了一下浩气战斗力不弱,都是九死一生的精英。”惊羽的脸色有些凝重,转头看了看花间,“这仗若是败了,对我们谁都不好。”

花间笑眯眯地看着他不说话。

惊羽瞥他一眼,“我知道你有办法。”

“哟,小惊羽,这么信任我啊。”花间颇有些得意,冲他暧昧一笑,“或者说是,比较懂我。”

调戏完冰块,花间也不拖沓,扬手打了个长长的呼哨。不多时,天边便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越来越近,在他们上方盘旋。花间招了招手,那小黑点便迅速地俯冲下来,站在他手臂上——原来是一只大隼。花间掏出了衣袋中的一张小字条,绑在隼的腿上,顺顺隼的羽毛,说一声“去吧!”大隼便再次腾空,朝着来时的路,渐渐远去。

“有援兵?”惊羽看他这系列动作心里已有猜测

“也是也不是。”花间慢悠悠地卖了个关子,顿了一下,见他没有追问的意思,无奈地笑了一下,继续道,“凛风堡是恶人谷的重要据点,当然具备最强的防御系统,是以前那些小据点所无法比拟的,这一场仗必然艰难,浩气势必会派出全部人手。因此他们的据点防御将被大幅削弱,若在这时候偷袭他们的据点,必会引起浩气慌乱,无论他们是否回援都将处于被动。”

他摊摊手,“我们之前输得太惨了,这仗必须赢,所以谷里人手大多上了战场,想要偷袭我只能动用一点个人力量。”花间拇指食指碰了一下,比了个“一点点”的意思,眼睛亮亮的,闪着狡黠的光,“我请了一些江湖朋友帮我,刚才那隼便是我和笑尘联络用的。”

惊羽被他发亮的眼睛晃得有点失神,像是步入了深林,遇见一只慢悠悠的火红狐狸,那眼睛高傲狡黠又清澈,那么一眼直看到心里。回了神才点头称赞,“好计划!”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好好看着吧。”花间得意笑,自然而然地搂上惊羽的腰,让他靠到自己身上。满心想把怀里人吃干抹净,又告诉自己不急不急。

此时下方战场

“报——大将军不好了,我们的据点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偷袭了!”报信人连滚带爬跌到马前,大喊。

“什么?!怎么会这样?!”浩气将军战德正酣,被这嗓子吓了一跳,连忙勒马质问报信的人。不过那人嗓门儿太大,以至于让他身边的浩气跟恶人都听见了,离他不远的傲血一听,顿时乐了,扯着嗓子对身后的恶人弟兄们喊,“兄弟们,浩气的据点被偷了,咱们加把劲,把这帮死耗子们赶回老窝!”

浩气的将士们听了这则消息,一时间人心惶惶,无心交战,不一会儿溃不成军。

“该死的,咱们走,撤!”

“撤,撤,大家快走!”

傲血在后面兴奋地大叫,“大家跟我追,把浩气的臭小子们打得连妈都不认识!快!”

这一仗,恶人士气大增,跟着傲血一路南下,与江湖侠士里应外合打掉了浩气3个据点,大获全胜。

夜晚,营房内——

“干!哈哈哈”

“军爷好酒量!”

“不敢当不敢当啊”

“今天在这里,我要感谢花间,感谢笑尘,更应该感谢笑尘带来的这些侠士,若不是你们,我们可要被浩气端了老窝,这一杯老子先干了!”傲血冲着花间一举杯子,喝了个干净。

“将军见外了,毕竟我花间也是谷内一员,为恶人谷出一份力是应该的。”花间回敬了傲血一杯酒。

“就是啊,哈士奇你这么说,也太见外了,我跟你说啊这些,可都是我的生死之交,有我在,恶人谷就不愁被欺负!”笑尘貌似喝醉了,摇摇晃晃的一脚踏的上,朝傲血显摆。花间怕他出洋相,连忙叫人旁边几个侍从,把他的扶下去了。

傲血笑笑,冲其他几人抱拳道,“几位侠士,可否介绍一下自己?”

“哦,好,我是天罗。”年轻的男人笑着挥挥手,冲惊羽挤了挤眼睛,“师兄你躲在这里可让我好找。”

“见过将军,我是云裳。”粉裳女子盈盈行了个礼,温婉动人。

“焚影,笑尘的朋友。惊羽,我替师弟对你说声对不起。”焚影说着,对惊羽拜了三拜,惊羽挥挥手示意他不必多说。

几人都介绍完,却还有一位身着黑甲的男子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在低头玩弄着手中的兵器。

傲血供供手,“请问这位侠士是…”

男子不语,勾起嘴角冷冷一笑。“苍云。”


评论(4)
热度(10)
2015-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