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在山上猹插瓜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花唐】一个段子引发的故事5

惊羽撑着步子大口喘息了一下,花间的气息温热地喷在自己颈间,似乎有某种情绪便冲了出来,接着药物的副作用便铺天盖地而来,还好情绪不强烈,疼痛也没有试药时那么剧烈。

他暗自强忍下去,与几位医者传达了花间的消息,帮忙转移伤患。而花间熟门熟路地走进小屋为自己找了止血补气的药物一口吞下,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

他刚出师那会四处游历,也曾招惹权势被四处追杀,幸得肖药儿救助才化险为夷,此后便入了恶人谷。这次赶回恶人谷不仅因为他是傲血的亲信,更重要的是,自己那好师弟离经,恰恰入了浩气盟。

太虚走后没多久,便有早已安排好的人偷偷去在医圣面前告了一状,说花间劫持惊羽在前,逼死五毒在后,还将明尊折磨至死,医圣震怒去查,当真在花间房里发现种种痕迹。花间手里证据不足,他和离经一个极道魔尊一个武林天骄,脚趾头想也知道医圣信谁,便也也不多做辩解,毅然离开了万花回归恶人谷。

此行本是要一了师门恩怨,谁知竟找到了失踪的惊羽,倒是让花间又惊又喜,只恨不得当场就绑了带走。但转念想到死去的五毒和算计自己的同门,便如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将所有的冲动都克制了下来。

不过转念间,就见惊羽在院里转了一圈告知了,就要往外走,被花间一把拉住,“你要去干嘛!”

“与你何干?”惊羽皱眉,冷冷看他。

“现在战场上双方厮杀激烈,恶人还未占到上风,你这个时候去是要找死吗?!这是战争,不是单挑!”

“好歹我在谷中呆了这么久,总得为恶人出点力不是?你让开,我不打女人。”

“惊羽!”花间气得眯了眼睛,他从小长得清秀,最不乐意别人说他像女人,“要不要你亲身来验证一下我到底是不是女人?”

“没兴趣。”惊羽瞥了他一眼,“你不必阻拦我,我有分寸。”

“好吧听你的,”花间自然地跟上他,“走吧。”

惊羽看了一眼无声耍赖的某人,没有再拒绝,运起轻功脚上一点,打开机关翼飞了起来,直奔烟的方向去。花间笑笑,知道他是默认了,连忙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凛风堡——

“兄弟们给我冲,干他娘的浩气盟!以为我大恶人谷后继无人了吗!坚持住,风车团马上就来了!”傲血擦了擦满脸的鲜血,给战友们打气。

“我~们~来~啦~”一个柄重剑鹤归而来,砸下道道龟裂,接着囫囵而起,“大风车——!”

“啊,啊 ,啊啊…”

“二叽,干得漂亮!”

“叽!”

“他妈的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跟老子卖萌!”

“叽?”

“给老子正常点,别老叽叽叽乱叫唤!”

“咯咯哒!”

“…”

花间跟惊羽站在房顶上看着这一幕,花间轻笑,在惊羽耳后呼出一口热气,“小惊羽,看好了,我是怎么帮忙的。”

说罢轻快地跳到旁边的屋顶上,来到了傲血身后,甩手一排银针扎在了傲血的绿螭骢屁股上。

“嘶——”那马一惊,嘶鸣一声前蹄一扬,傲血一个不防备“摔了下来。

“狗策你怎么样?伤到了吗?”藏剑一下就忘了卖萌,焦急的跑过来查看傲血的伤势。

“没,没事…”傲血摆摆手,怎么也是从小在马背上摸爬滚打来的,还不至于伤着。藏剑扶着他慢慢站起来。一旁的花间路过,突然脚下一个踉跄,撞了藏剑一把,“啊…唔…”毫无防备的藏剑被撞得身子往前一倾,那唇便贴在了傲血的唇上。

两人都惊得瞪大了眼睛,一时愣住,还是傲血先反应过来,猛地推开了藏剑,“臭小子你丫的想干啥?!”

“我,我不知道啊,刚才有人撞了我一下,就是…诶?人呢?”藏剑忙想解释,可是往身后一看,哪还有花间的影子。

深藏功与名的花间再次溜回了屋顶上,随意的将手搭在惊羽肩上。

“这就是你所说的帮忙?”惊羽斜睨着花间,这人现在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半点有当时在万花谷的凌厉。

“对呀,难道小鲸鱼不喜欢这样戏么?”

“胡闹,这可是战场,你让他们分心,被敌人伤到怎么办!”

“哎呀小鲸鱼啊,你就是太正经了,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吗?”花间漫不经心地甩甩笔,“你可见着附近除了我们还有半个活人?”说着伸手摸了摸惊羽脸上的银色面具,心想他家小惊羽正经起来还是挺冷,得想办法把他这个大冰块子捂化了。


评论(12)
热度(14)
2015-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