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在山上猹插瓜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花唐】一个段子引发的故事4

而远在万花谷的花间,面无表情的看着满地的鲜血,和安静躺在血中那一抹妖冶的紫,忽然笑了。他越笑越大,笑着笑着泪水却沿着他的眼角流了下来。

“你这是在逃避么,…罢了,也是命中一劫,却不曾想到,你把命,让给了我。”花间说着说着,脸逐渐冷了下来,“离经么,呵…”


直到浩气盟又一次进攻恶人谷的日子。那一天天气照样是阴沉的,而在黑压的云气之下,恶人谷的战士们披上铠甲,秣马厉兵,严肃得压抑的气氛在谷中蔓延。肖药儿却不知何时失去了踪影,只留下给战士准备的催发血气的药剂,和一句外出寻药的字条。
惊羽是被内谷守卫给惊醒的,粗壮的汉子推门进来便大呼,“肖老头!肖老头你在吗!!浩气龟儿子的已经在谷口集结了,谷主让我来找你!”

“他不在。”惊羽冷冷的现身道。

守卫被突然出现的惊羽吓了一跳,再听那冷冷的语调,忍不住寒毛一栗,回身看清只是个纤细的年轻人,白发面具打扮打扮地古怪,也不知什么来路,便大喝“你是什么人!肖老头人呢!”惊羽自留在肖药儿这一直深居简出,因而谷中的人自然是不认识他的,看到守卫警惕的神色,惊羽也懒得解释,随手将字条丢过去,“肖药儿出去了。”
明明轻软的字条注入了内力便如薄刃一般直飞过去,守卫警觉微微侧身去接,却发现那力道一触即散,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不由心下骇然,不知对方深浅,不过此举倒是能体现对方并没有敌意。再加上确认了肖药儿无碍,守卫便放松了下来。冲惊羽抱了抱拳,“打扰大侠了,不过最近浩气的龟儿子又来了,大侠你没事还是快点走,给误伤了事小,若是被当成了奸细就不好了。”
惊羽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也不动,守卫吃了个软钉子也没趣继续逗留,如今谷里人手可吃紧,肖药儿外出可是重大情况,得赶快回去报告谷主。

惊羽目送守卫离开,肖药儿走了他也没什么事做,回到里屋继续擦着自己的千机匣发呆。

“兄弟们!诛伪善灭浩气!脱了裤子就是干!”傲血把长枪往地上一杵,吐沫星子洒了满天,“谷主养我们可不是吃白饭的!我们今天就要打烂浩气那张恶心的脸!”

“打浩气!打浩气!”下面的将士们情绪高昂。

傲血一口吐沫呸到地上,提枪上马,高呼,“兄弟们脱了裤子就是干!不要怂!跟着我傲血有肉吃!!”说着立马长嘶一声,顿了一下笑着又补充,“那些妹子就不要脱裤子干了,把衣服都穿好,不能让那群狗崽子占了便宜。”

人群一阵哄笑,原本压得人两肩发沉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傲血得意一笑,长枪一挥气势如虹地一声,“跟我冲!”便策马先一步奔去,众人也都不含糊跟在傲血身后向着浩气前进的方向截杀了过去。

源源不断的伤员被送到肖药儿的小屋,药童以及赶来的随军医者忙碌奔波抢救每一个伤员,而交兵的战场上仍不断有人死伤,小屋很快放不下,更多的伤员躺在院子里。惊羽有些生疏地帮助包扎伤员,他是杀手,他曾杀过无数的人,但是当他看到如此多的伤员,他们破碎残缺的身体和呻吟,他清楚地意识到这是战争,不是一对一或者一对多的刺杀,而是数以千万的生命的搏击。那场面是极震撼的。只有杀人者才更知道生命的宝贵,才会更珍惜生命。
就在惊羽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小屋里突然闯进一个人,那人一身长袍被血染得透彻,一头长发披散着有些凌乱,提着一支浸满献血的毛笔,拍门就喊,“肖大人呢!”

正是花间。

惊羽回头看到他,愣住了,花间抬头看见惊羽,也愣住了。

“你不是死了?”惊羽看着花间沾着血污的苍白面孔,有一瞬间的慌乱。

“浩气已经打伤了烟,正往这边来,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将军让我来通知这里的伤员转移。”花间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冲他笑笑,“放心,不是我的。”
“嗯。”惊羽应了一声,不去在意最后那句。转身就要出门去通知外面的医者,经过花间时突然被拉住了手腕,他眉头一簇想要挣脱,下一秒却被裹进了一个满是血腥味的怀抱,那温度他曾经感受过,在万花出口的凌云梯下,这个男人俯身拥抱他,衣袖间是芬芳的墨香。而现在这个男人浴着血,用力地,把自己抱在怀里。
“…”花间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这么做,只是他看到惊羽的脸,看到他站在那,看到他领口露出的一片锁骨和胸膛,那种想要拥抱他占用他的欲望就怎么也忍不住。怀里的肉体温暖而柔软,不知是不是在肖药儿这呆久了,有淡淡的药气,花间凑在惊羽颈间嗅了嗅,感觉到怀里的肉体一僵,自己被推了开来。抬头看见惊羽脸色苍白,似乎摇摇欲坠,心里一痛想去扶他,却又被一把推开,只能看着他兀自走了出去。

后遗症发作了。


评论
热度(9)
2015-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