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花唐】BE十题转HE

※以下为2018.7.5修订版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阿花,老太太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们是不是要分手了?”小唐门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看着恋人,尽力维持着平静的表情,声音却像是要哭出来。

万花无声地笑了笑,温柔地摸摸他的发顶,“我是跟你成亲你还是跟唐老太太成亲?”

“当然是!……跟我!”唐门急急抢了话,剩下的声音却顿在喉间,嘴唇开合几次,也没有吐出一个字,赧然低头。

“笨蛋。”温热的手指覆上脸颊,他愕然抬头,看见那人靠近的温柔笑颜,在他唇上印下清浅的吻,眸子里清楚地映出他的脸,“那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么?”

唐门红着脸用力点头,把脸埋到万花的颈窝,耳尖通红。

“就算他们都不让我们在一起,你也是我的。”

 
 

2 反目成仇 

大雨倾盆,竹林中一片沙沙声,狂暴的雨点打在地上溅起一片水花。

雨水划过银色的铁面,顺着脖颈流进胸膛,冷得像滑进了一条蛇。

但没有心冷。

他端着千机匣,弩口直指那个披发广袖的男子,蜷扣的手指感觉不到任何温度。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面前的人,曾经在枕边温存的恋人到底瞒了他多少,他不知道。

只知道自己必须下手。

对面的人没有动,雨水打湿了万花一头黑发,清俊的脸苍白湿漉,唯有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唐门,看不出里面的情绪,只一如既往地唤他,“阿羽。”

最后一字的尾音还在唇间颤动,两人同时动了!

弩动箭发,寒光直射万花的胸口,同时淋漓墨意显现向他袭来。

他射的是逐星,他甩的是芙蓉。中招两人皆是愣住,有掩不住的笑意在双方嘴角绽开。

“那不是你做的对吧?”

“当然,我怎么会让你为难。”

 
 

3 终其一生的单恋 

万花喜欢那个小唐门很久了。

第一次见他是唐门来跟谷中天工弟子交流机关术的时候。白白嫩嫩的小娃娃努力摆一副冷厉的模样,戴着小小的面具,生人勿近的样子。

万花觉得有趣,练功偷闲就跑去看他,却不巧撞见他在花海里摔断了腿,小万花撸撸袖子,不顾对方的挣扎把人背回了住处。背上的人儿很轻,温凉的体温贴着背脊,软软的呼吸吹在耳边。万花没来由的心跳加快。

因为摔断了腿,唐门不得不在万花多停留些日子。于是万花生病的次数突然多了起来,三天两头便要跑到师兄的医馆,在师兄怎么不去做功课的催促声中使劲往唐门的院子里瞧。有时那小唐门坐在什么地方发呆,侧脸严肃又有点忧伤,有时发现他在一旁偷窥,就会一个浮光掠影没了踪影。

被躲着了。万花有点失落。蜀中唐门的孤傲刺客果然还是看不上他这样不会医术只能提笔打架的人的。万花抬头看着晴昼海的蓝天,想自己大概是只能一辈子这样喜欢那个小唐门了。或许他以后会被别人抢走。

养了数月,唐门的腿伤好得七七八八,也该回唐家堡复命。

分别前一晚,小万花躺在床板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干脆跑到院中打了些井水洗脸。一抬头,猛然看到银色面具的唐门站在面前,水纹反射的月光落在他脸上,如同镜中花水中月。

小万花呆了一瞬,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手却不由自主地摸上那张小小的面具,入手一片冰凉。

唐门僵了身子,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没有反抗。万花手腕微动,面具摘下,露出唐门弟子清秀的脸。看着一脸无辜的心上人,忍不住将嘴唇贴上那片冰冷的铁,仿佛隔着面具亲吻那个人的肌肤。

“喂,唐门弟子的脸不能随便看。”看着他呆呆傻傻地不出声,小唐门似乎有些气恼,微微皱了眉瞪他,脸上有可疑的红晕。

“那我跟你去跟唐老太太提亲。”小万花想也不想,表白的话脱口而出,话出口自己都愣了一下。

小唐门没料到他这么直白,一时有些慌神,结结巴巴地应道,“说,说话不算数的是小狗!”说完又觉得自己说得太热情,羞得要命,赶紧一个浮光掠影隐去了身形,留下万花一个人在原地,拿着那张面具,满脸傻笑。

 
 

4 分手 

“分手吧。”唐门刺客的声音清冷,脸上看不出表情。

“宝贝儿窝错了下次窝一定少要一点QAQ”万花衣衫不整地跪着搓衣板,一脸泫然欲泣。散落的领口间露出一片白玉般的皮肤,显得后颈上的抓痕尤其鲜艳。

唐门眼角跳了跳,往上靠了靠想坐直一点,就被身后的疼痛弄得黑了脸,“还有下次?”

“难道阿羽不想要我了么?阿羽昨天明明那么热情都不让我停。”万花楚楚可怜,一脸纯洁又无辜,仿佛要被负心汉抛弃的小媳妇,嘴上却毫无影响地说着下流的话,清亮的眼睛软软地扫过唐门的腰身,眼神意味深长。

唐门下意识地抖了一下,腰上一阵阵发软,连忙撇开脸不去看他。心想完蛋了,这日子没法过了。现在分手还来得及么。

屁股好疼。

 
 

5 与爱无关

万花有个多年的友人,是个白袍仗剑的纯阳。因为两派隔得近,每次纯阳游历回来都要顺路到万花这里小坐,两人斟酒饮茶望月抒怀。哪怕有时候不顺路,也要绕路过来万花这里,悄悄地跟他碰个头,就某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向他告饶。

“好花花你再给我一次嘛,就一次。”

“啧啧我说年轻人你要节制,老大不小了天天四处留情,你肾好也就罢了,何必强装。”

“这次这个是真的动心了!他非她不娶!好花花你就帮我一下嘛。”

“行行行,碧水拿好滚吧,我回家陪阿羽去了。”

“好好好我滚我滚,不打扰你们小两口,花神医慢走!有空再聚!”

 
 

6 报复 

万花脸上多了几道鲜红的抓痕,手上也像被什么咬过。

帮会的好友问起,他只说是猫挠的。

好友笑他,“什么猫这么凶,把我们花花挠破相了怎么办?”

万花笑一笑,不答。

虽然伤了手指有些不便,但谁让他那天喝醉,拉着自家小唐门在成都的小巷里热情,却碰巧撞上对方帮会的亲友,虽然没被看到脸,依然羞得小唐门几天不敢出门。这些伤,自然也是事后唐门的报复了。

不过。万花放下笔,对着光看看自己带伤的手,这个齿痕有点像戒指,宝贝儿这是在跟我告白吧。

 
 

7 七年之痒 

“我回来了。”唐门推门进屋,却没看到熟悉的身影,稍微愣了一下,方才想起万花说要随师父去什么交流会,一群文人墨客饮酒畅谈之类,要过几日才回。

灶上还有些冷饭,他径自吃了,躺在床上,有一瞬以为自己回到了认识万花之前的日子。

习惯了回家的时候有人迎接,习惯了有人督促他按时吃饭,习惯了睡觉的时候旁边有熟悉的体温,习惯生活中有另一个人的参与,如同呼吸喝水一般自然。热恋的激情早已褪去,对方的每个动作每个体温都烂熟于心。

会觉得厌倦么?他会厌倦么?

唐门抱着机关小猪胡思乱想。什么都做过,什么都尝试过,万花会不会厌倦自己?听说那样的集会上有很多漂亮的公子小姐。

越想越坐不住,唐门翻身下床,匆匆披了衣服,驾着机关翼直奔万花集会的地方。

到时已经是后半夜。吹了半宿冷风,一时发热的脑子也冷静了下来,唐门暗笑自己多心,看着灯火昏暗的客栈摇了摇头,转身欲走,却猝不及防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唐门全身一凛就要出刀,鼻间却嗅到了熟悉的气息,让他瞬间放松了身体,顺着力道靠到那人怀里,抬头去寻他的眼睛。

万花低头蹭了蹭爱人的鼻尖,看到怀里人红了脸才慢悠悠地问,“宝贝儿想我了?”

“突击检查,看看你有没有背着我干坏事。”唐门懒洋洋地靠在万花怀里,顺口开玩笑。

万花促狭地笑了一下,“我房里还真有个人。”

“谁!?”刺客身子一下就绷起来了,要挣开万花的怀抱。

“同行的一个公子,可是附近有名的翩翩君子呢。”万花无辜地看着唐门,语气里的称赞堵得他心里发慌,胸膛剧烈起伏着,找不到可以回应的词。果然万花要厌倦自己了么?

“吃醋了?”感觉到怀里人低落了下去,万花把他转过来要继续抱,唐门别扭地挣扎了一下,冷着一张脸,“没有。天凉露重,你还是快去陪你的公子哥吧,我回去了。”

“开玩笑的。”万花摸着心上人的长发,顺着脊椎一路向下滑到腰窝,咬着唐门的耳朵,“我只想睡你,睡你一辈子。”

唐门脸上一片烧红,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瞪着一双圆圆的眼睛任他抱,直到屁股上被捏了一把才如梦方醒,对上万花暗藏欲望的眼睛,还未推开他,就被按住狠狠吻了上来,屁股上的手揉捏得肆无忌惮,唐门腰一软,早已熟悉对方触碰的身体很快给了反应。

他瞪了万花一眼,认命地搂上他的颈,任由对方把自己抱回了客栈。春风一度。

 
 

8 错过一世 

“哎哎这位少侠,贫道观你面相,你姻缘上有一劫啊。”算命的落魄纯阳弟子一脸神秘地拦在万花面前,“待贫道给你算一卦如何?不准不要钱。”

“哦?那你算吧。算对了再说。”万花与唐门并肩在街上,这种闲淡安宁的感觉让万花心情大好,也愿意看这个小道士能扯出什么花来。

“嗯……贫道掐指一算公子现在必然是有心上人了。”纯阳弟子一脸肯定。

“这不难猜。”万花偏头看看旁边的唐门,刺客显然对这种事不甚感兴趣,转头在看风景。

“贫道算出公子有三世的天定姻缘,美满幸福。只是…”纯阳弟子一脸高深莫测,拖长了尾音。

万花似笑非笑地看算命的道士,故意不去接话。

道士等了半天,也不见万花追问,只好讪讪地继续往下说,“只是这一世与你缘定的女子却是错过了!好好的姻缘就这么没了!”

“嗯,没了。”万花笑意愈深,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道士急了,连忙道,“要知道这女子可是一等一的貌美贤惠,大户人家的独女,若是你们能再续前缘保你荣华富贵娇妻美妾,只要你意思贫道那么一点点香火钱…”

“错的姻缘会怎么样?”万花打断他。

“这错的……自然就不像天定姻缘那么圆满,原来的荣华富贵亨通达运都没有啦。”

“那倒是无所谓。”万花若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唐门,后者完全没有一点自觉,无辜地看着他,被万花丢了个媚眼,偏头移开目光,“我已经找到了最好的了。”

 
 

9 杀了你 

“你要杀了我么?”唐门抬眼,眼眶微红,连带着脸上沾着绯色。胸膛因为激动而剧烈起伏,全身紧绷。

“是啊,我想杀了你。”漆黑的眼睛里满是暗涌,万花手上力道愈加,深深插进唐门的身体,痛得他一阵颤抖,兀自笑了起来“这样你就不会再对别人笑,不会有人再碰你了。”

“好好好我不会了好阿花你不要随便黑化啊你单修花间不要再给我扎针灸了好痛啊要死要死要死嘤嘤嘤”

 
 

10 一直都是骗局 

“其实我都是骗你的。”唐门戴上半扇鬼面,冷冷地看着万花,“我受命盗取你们万花绝密的药方,奈何守卫森严一直没能得手,如今任务完成,我也不会陪你做这些游戏。从今往后,你我恩断意绝。”

“阿羽你在说什么?别闹,该吃午饭了,我们去买菜吧。”万花眨了眨眼睛,对着他笑,清亮的眸子瞬也不瞬地看着他。

唐门忽然有些心虚,面上却不动声色,“我不是什么阿羽,我从来没爱过你,之前那些不过是做戏罢了。”为什么胸口有点痛,他不敢看那个人的眼睛,愤怒或者爱意都让他难以面对。

“你…不爱我?”万花的声音带着可以察觉的颤抖,带着极力压抑的情绪,他重复,“你没有喜欢过我?”

“对,没有。”唐门冷冷地说,露出不耐的神色,“没有一点。”

“你说谎。”

唐门一愣,只觉得一阵劲风袭来,万花已经到了近前,俊脸近在咫尺。他想躲,却被那人钳住了下鄂。下一秒,唇上就贴上一个温热的东西,他习惯性地张嘴接受这个吻,感觉到对方的手在自己身上游移,带起阵阵酥麻的感觉。万花的气息弥漫在唇齿之间,唇舌交缠的水声刺激得他兴奋。冷不丁被一只手伸进了衣领,摸到胸前的红果肆意揉捏,他打了个激灵,完全没了反抗的力气。

万花轻笑,咬着他的耳朵,“不喜欢怎么就有反应了呢,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要诚实,宝贝儿。”

尾音炽热地呼在耳朵上,唐门已经全没了反抗的心思,万花似乎还嫌不够,张嘴含住了敏感的耳垂,用力吸了一下,唐门就完全软在了他怀里。

“万花的配方从来不保密,虽然我不学离经,这点规矩还是知道的。下次想要了记得换一个理由。”万花亲了亲唐门的脸,道。说罢不顾他满脸的绯红,抬手就解掉了他的腰带,顺着修长的大腿一路向上摸去。

说好的配合我演呢Q///A///Q

 
 

【已经写得错乱无脑he】

 

评论(10)
热度(49)
2015-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