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在山上猹插瓜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花唐】BE十题转HE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阿花,老太太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们不能在一起了。”小唐门的声音好像要哭出来。万花温柔地摸着他的发顶笑,“那我是娶你还是娶唐老太太?”

“当然是!…娶我…”有些羞涩地低了声音,抬头看见那人温柔的笑颜,低头在他唇上印下了一个吻,“笨蛋,那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么?”他红着脸用力点头,把脸埋到万花的颈窝,耳尖通红。

“就算他们都不让我们在一起,你也是我的。”


2 反目成仇 

千机匣直指那个披发广袖的男子,那个曾经在自己枕边温柔的恋人却是这一切的元凶,他不得不下手。雨水打湿了万花一头黑发,清俊的脸苍白湿漉,唯有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唐门,“阿羽。”

弩动箭发,寒光直射万花的胸口,同时淋漓墨意显现向他袭来。

他射的是逐星,他甩的是芙蓉。中招两人皆是愣住,有掩不住的笑意在双方嘴角绽开。

“那不是你做的对吧?”

“当然,我怎么会让你为难。”


3 终其一生的单恋 

万花喜欢那个小唐门很久了,从他第一次到谷中与天工弟子交流机甲的时候,小小白白的娃娃偏生摆一副冷厉的模样,戴着小小的面具,生人无近的样子。万花觉得有趣,练功偷闲就跑去看他,把不小心在花海摔断腿的他背回住处,背上的人儿很轻,温凉的体温贴着背脊,软软的呼吸吹在耳边。万花没来由的心跳加快。

因为摔断了腿,唐门不得不在万花多停留些日子。于是万花生病的次数突然就多了,天天往师兄的医馆跑,看着那个小唐门坐在什么地方发呆,侧脸严肃又有点忧伤,有时候唐门发现了偷窥的万花,就会一个浮光掠影没了踪影。

被躲着了。万花有点失落。蜀中唐门的孤傲刺客果然还是看不上他这样不会医术只能提笔打架的人的。万花抬头看着晴昼海的蓝天,想自己大概是只能一辈子这样喜欢那个小唐门了。或许他以后会被别人抢走。

唐门伤好了要回唐家堡复命,他临行前一晚万花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跑到院中打了些井水洗脸,一抬头就看到银色面具的唐门站在面前,水纹反射的月光落在他脸上,万花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不由地摸上唐门的面具,入手一片冰凉,唐门僵了身子,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没有反抗。万花摘下他的面具,露出唐门弟子清秀的脸,看着一脸无辜的心上人,忍不住将面具贴上自己的唇,就好像隔着面具亲吻那个人的肌肤。

“唐门弟子的脸不能随便看。”小唐门似乎有些气恼地看他,脸上有可疑的红晕。

“那我跟你去跟唐老太太提亲。”表白的话脱口而出,自己都愣了一下。对方也不料这突如其来的热情,结结巴巴地应道,“说,说话不算数的是小狗!”然后又觉得自己说得太热情,羞得要命,于是又一个浮光掠影就不见了,留下万花一个人,今晚又睡不着了。


4 分手 

“分手吧。”唐门刺客的声音清冷,脸上看不出表情。

“媳妇儿窝错了下次窝一定少要一点QAQ”万花哭唧唧地跪着搓衣板。

唐门眼角跳了跳,往上靠了靠想坐直一点,就被后面的疼痛弄得黑了脸,“还有下次?”

“难道阿羽不想要我了么?阿羽昨天可是很热情呢。”万花一脸无辜的看着唐门,眼神却透露了他脑子里那些下流的东西。

唐门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要分手。屁股好疼。


5 与爱无关

万花有个多年的友人,白袍仗剑的纯阳,因为两家隔得近,每次纯阳游历回来都要顺路到万花这里小坐,两人斟酒饮茶望月抒怀。哪怕有时候不顺路,也要绕路过来万花这里,两人偷偷地碰个头。

“好花花你再给我一个碧水嘛,就一个。”

“啧啧我说年轻人你要节制,都太虚了还想到处渣妹子。”

“这次就勾搭了一个,很正的,不能怂。好花花你就帮我一下嘛。”

“行行行,碧水拿好滚吧,我回家陪媳妇儿去了。”

“我滚我滚,不打扰你们小两口~嗯哼~”


6 报复 

万花脸上多了几道鲜红的抓痕,指根也多了一道伤口,握笔都不方便,更别说脸上那明显不正常的伤了,走到哪里都被人偷笑着指点,让他很是郁闷。但是谁让他那天没忍住,跟自家小唐门在帮会领地来了一发,让人听了墙角,现在全帮会都知道了,羞得小唐门都不敢出门,于是报复一般让他也好好丢丢人。

不过。万花笑了笑,对着光看看自己带伤的手,这个齿痕有点像戒指呢,媳妇儿这是跟我表白嘛。


7 七年之痒 

“我回来了。”唐门推门进屋,却没看到熟悉的身影,稍微愣了一下想起来万花说要随师父去参加个什么交流会,一群文人墨客饮酒畅谈之类,要过几日才回。

他给自己做了饭,躺在床上,有一瞬以为自己回到了认识万花之前的日子,才发现生活里有那么多习惯那么多事与他相关。新鲜感早已褪去,对方的每个动作每个体温都烂熟于心。竟然不会觉得厌倦,他会厌倦么?

唐门抱着机关小猪胡思乱想,什么都做过,什么都尝试过,万花会不会厌倦自己。听说那样的集会上有很多漂亮的公子小姐。

唐门有点坐不住,拿了机关翼就走,直奔万花集会的地方。等到了已经是后半夜,一间一间客房摸过去,却在白路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熟悉的气息让他没有挣扎,只抬头去寻那人的眼睛。万花地头蹭了蹭爱人的鼻尖,看到怀里人红了脸才慢悠悠地问,“媳妇儿想我了?”

“只是来检查你有没有背着我做坏事。”唐门靠在万花怀里嘴硬。

万花促狭地笑了一下,“我房里还真有个人。”

“谁!?”刺客身子一下就绷起来了,要挣开万花等等怀抱。

“同行的一个公子,可是附近有名的翩翩君子呢。”万花无辜地看着唐门,语气里的称赞堵得他心里发慌,胸膛剧烈起伏着,找不到可以回应的词,果然万花要厌倦自己了么?

“吃醋了?”感觉到怀里人低落了下去,万花把他转过来要继续抱,唐门别扭地挣扎了一下,冷着一张脸,“才没有。你找你的公子哥去吧,我要回家了。”

“你以为我为什么大半夜还在外面?”万花摸着心上人的长发,顺着脊椎一路向下滑到腰窝,咬着唐门的耳朵,“我只想睡你,睡你一辈子。”

唐门脸上一片烧红,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愣愣地看着万花,直到屁股上被捏了一把才如梦方醒,看到对方眼睛里危险的欲望连忙就要逃,却被按住狠狠吻了上来,屁股上的手揉捏得肆无忌惮,让他软了腰,瞪了万花一眼,然后就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抱出去这样那样了。


8 错过一世 

“哎哎这位公子我看你姻缘上有一劫啊。”算命的落魄纯阳弟子一脸神秘地拦住万花,“待贫道给你算一卦如何?不准不要钱。”

“哦?那你算吧。算对了再说。”万花与唐门两人并肩策马往回走,这种闲淡安宁的感觉让万花心情大好。

“嗯,贫道掐指一算公子现在必然是有心上人了。”纯阳弟子一脸肯定。

“这不难猜。”万花偏头看看旁边的唐门,刺客显然对这种事不甚感兴趣,转头在看风景。

“贫道算出公子有三世的天定姻缘,美满幸福。只是…”

万花笑看算命的道士,故意不去接话。唐门完全不把这种事放心上,继续看着风景。

道士等了半天没人接话,只好讪讪地继续往下说,“只是这一世与你缘定的女子却是错过了!好好的姻缘就这么没了!”

“嗯,没了。”万花笑意愈深,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道士急了,连忙道,“要知道这女子可是一等一的貌美贤惠,大户人家的独女,若是你们能再续前缘保你荣华富贵娇妻美妾,只要你意思贫道那么一点点香火钱…”

“你能把我错的这段姻缘加牢么?”万花打断他。

“你要错的姻缘?那可是你好不容易修来的三世福气。”

“有的东西错过了也没所谓。万花若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唐门,后者完全没有一点自觉,无辜地看着他,被万花丢了个媚眼,红着脸转头避开,“我已经找到了最好的了。”


9 杀了你 

“你要杀了我么?”唐门抬眼,眼眶微红,连带着脸色也有泪意的绯色。胸膛因为激动而剧烈起伏,全身绷得紧紧的。

“是啊,我想杀了你。”漆黑的眼睛里满是暗涌,万花手上力道愈加,深深插进唐门的身体,痛得他一阵颤抖,却笑了起来“这样你就不会再对别人笑,不会有人再碰你了。”

“好好好我不会了你不要随便黑化啊你单修花间不要再给我扎针灸了好痛啊要死要死要死嘤嘤嘤”


10 一直都是骗局 

“其实我都是骗你的。”唐门戴上半扇鬼面,冷冷地看着万花,“我不过想偷来你们万花绝密的药方,奈何守卫森严一直没能得手,如今任务完成,我也不会陪你做这些游戏,你我恩断意绝。”

“媳妇儿你在说什么?别闹,我饿了,我们去买菜吧。”万花只是对着他笑,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他突然有些心虚,但没有一点表现出来,“我不是你媳妇儿,我从来不喜欢你,之前都是我演的。”为什么胸口有点痛,他不敢看那个人的眼睛,愤怒或者爱意都让他难以面对。

“你…不喜欢我?”万花的声音带着可以察觉的颤抖,带着极力压抑的情绪,他重复,“你没有喜欢过我?”

“对,没有。”唐门冷冷地说,露出不耐的神色,“没有一点。”

“你说谎。”

唐门一愣,只觉得一阵风起,那人已经到了近前,俊脸近在咫尺,他想躲,却被那人钳住了下鄂,下一秒唇上贴了个温热的东西,他习惯性地张嘴接受这个吻,感觉到对方的手在自己身上游移,带起阵阵酥麻的感觉。万花的气息弥漫在唇齿之间,唇舌交缠的水声刺激得他兴奋。冷不丁被一只手伸进了衣领,摸到胸前的红果肆意揉捏,他打了个激灵,完全没了反抗的力气。万花轻笑,咬着他的耳朵,“不喜欢怎么就有反应了呢,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要诚实,宝贝儿。”

尾音炽热地呼在耳朵上,唐门已经全没了反抗的心思,万花似乎还嫌不够,张嘴含住了敏感的耳垂,用力吸了一下,唐门就完全软在了他怀里。

“万花的配方从来不保密,虽然我不学离经,这点规矩还是知道的。下次想要了记得换一个理由。”万花亲了亲唐门的脸道,说完不顾他满脸的绯红,抬手就解掉了他的腰带,顺着修长的大腿一路向上摸去。

说好的配合我演呢Q///A///Q





【已经写得错乱无脑he】


评论(10)
热度(43)
2015-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