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在山上猹插瓜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花策】初遇三才阵

 李郁深第一次见到那个万花弟子的时候他正在进行出师试炼,不能上马的规定让生来短手的天策小将在邓文峰那里吃了大亏,被那个小贼揍得死去活来哭爹喊娘,却好遇到刚出师门游历到天策的万花。

李郁深抬眼,正瞥见那一飘墨发,还没有如今这么长,只堪堪垂过两片肩胛骨,穿着万花弟子标准的墨色长衫,执笔翩然走过。他想起师兄间常说万花弟子个个精通医术,若是有个万花弟子在旁治疗,那真是阎王都不得近身,心中一动,急忙出声挽留。

“哎,哎,这位少侠请留步!”

年轻的万花弟子停下脚步看他,他的刘海梳到后面扎了一个小辫,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张秀气的脸儿,“什么事?”嗓音温润。

李郁深被这声音苏了一下,本来要出口的话梗了一梗,就忘了要说什么。万花弟子安安静静的看着他等他下文,他支吾了半天,弱弱地说了一句,“我打不过邓文峰。。。”

万花弟子挑了挑眉,嘴角微扬,说,“一起吧。”

李郁深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小铠甲上的灰,拖起比人还长的枪兴冲冲的往前去了,万花缓步跟在后面,两人来到了邓文峰面前。

“我上啦?”李郁深跃跃欲试地抖着枪,不忘跟自己的大夫确认。万花弟子淡淡地“嗯”了一声算是应允,话音未落李郁深已经一枪突了过去,嘴里大喊一声,“逆贼,吃你爷爷长枪!”

邓文峰眼见这楞小子又来了,连忙应战,手下四将一起围了上去,李郁深身上很快就多了几道伤痕,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万花,黑衣的少年泼墨挥毫,墨意淋漓,想必是极通医术,起码保住自己这一条命不难。于是放心大胆地与四将缠斗起来,招式大开大合倒是颇有大将风范。

只是打着打着,李郁深发现自己身上的伤越来越多,失血过多的症状也开始浮现,他不安地回头看了眼万花,那墨衣少年仍在不紧不慢地挥着笔,却一直不见自己的伤势有任何好转。李郁深心里咯噔一声,这一枪堪堪从哈将腰间刺过去。

眼见邓文峰伤势重了开始四处流窜意图逃跑,被四将缠上的李郁深脱身不得,过度的失血让视线渐渐模糊,暗想自己只怕又要败在这逆贼手下。

模模糊糊间他忽然想起自己入府时,李成恩将军摸着自己的头笑得欣慰,他说,天策府又要多一员大将了;他想起他拜师的时候尉迟将军教导的兵法战术,校场上师兄师姐们吼声震天,“攻其所不守,其疾如风,敌不知其所攻,不动如山!”宛如龙吟;他想起落日牧场漫漫的青草和马儿,驯马时那烈马驮着他拼命挣扎奔跑在马场,夕阳把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天策府啊。

可是我身为天策府的男儿,却连这么一个小小的逆贼都不能除掉。又怎么能配的上那句尽诛宵小天策义?

那时还是少年的李郁深不禁生出几分悲壮,面对张牙舞爪的四将,长枪一转划开四将,枪杆往地上重重一戳,铮然。

“长枪——独守大唐魂!!”

尚还稚嫩的声音冲天而起,仿佛幼虎的第一声咆哮,惊起林中飞鸟。

李郁深睁大眼睛看着天空,等待又一次失败来审判。耳边破风声响起。

一秒,两秒。

“还愣着做什么?”温润的声音传入耳畔,“打坐回血。”

“啊?!我通过了?!”

“当然。”万花弟子淡淡瞥了他一眼,“你刚才打雷做什么,我是内功破防,你打雷没用。”

“我。。。。增加一下气氛。话说你怎么不奶我我全程没感受到爱!”

“。。。”默默掏出了毛笔,“我是花间。”

“WTF!!!?”


评论
热度(11)
2015-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