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JOJOx剑三】jjc不是用来秀的

01  02

※主cp花承,其他随意,混部

※各种游戏名词不解释了,可私信评论或自行百度

设定是95年代初期,霸刀还没出

※飞放自我爽,终于要把前后两个墙头合并了开心

※今天花承日ww


3.


“今日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扬州城外,一把大旗“啪”地落在花京院面前。

花京院偏头挑了挑眉,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承太郎,把自己的装备脱到跟他差不多的装分,又下了一件首饰,接受了切磋申请。

“请赐教。”

倒计时开始!

两个角色同时退开,笔直的红线在他们之间相连。10尺、15尺、20尺,承太郎还在退,他的常用攻击距离是25尺,最远可以达到可怕的27尺,但是花京院达不到,20尺时他开始反退为进,承太郎无法拉开距离。

倒计时结束。发现红名的提示音与响指声同时响起,承太郎已经消失了。

还没有人告诉他切磋的时候不能隐追。

花京院的血只有那么多,哪怕追命箭只打三分之一,也足够建立优势了。

花京院在原地站了两秒,骤然后退,血线没有丝毫变化。他知道承太郎的追命箭一定因为距离太远被强制取消了。

他优哉游哉地溜达到估计的射程边缘,刷了个清新,气定神闲地坐满了血,掏出儿童节的小木马开始摇啊摇。

承太郎看着自己已经开了的爆发和隐身不能移动的buff,觉得自己被调戏了。

“你的爆发要过了哦。”花京院道。

话音未落,银蓝的镖影一闪而过,化血镖已挂。承太郎自行解除隐身向他冲来,脚步未停,穿心弩读条完毕,花京院像是反应不及,到现在为止只给他挂了一个商阳指。

下一个是逐星箭,强制击退,可以为他拉开距离。承太郎手上行云流水,他清楚万花的瞬发技能太少,但如果他停下自己可以靠距离压制他。

逐星箭出,花京院以一个诡异的姿势旋转,向左跳开数尺,逐星箭命中,击退效果半点没有显现。

bug了?承太郎一愣,手上却已经按照技能循环开始读条夺魄箭。

屏幕上万花刚刚落地,脚尖轻点,骤然拧身,宽广的衣袖和泼墨般的长发在空中展开。反击开始!

承太郎发现自己不能动了,他能解控的隐身在之前已经用掉了,而另一个解控技能,飞星遁影,需要提前下机关,一路上只打过怪的承太郎哪里有要提前下飞星的意识?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花京院读完兰摧玉折,读完阳明指,自己的血就下去了20%,然后花京院两个清风垂露,自己好不容易挂上的化血镖和穿心弩的掉血效果也被驱散了。

承太郎已经意识到完全按照pve的技能循环是不可能的。定身时间结束,他一个转落就拉开了距离,接着下飞星保证自己的解控,回身想要反控花京院。

但是这会花京院又猥琐了起来,小心地在他射程外溜达。承太郎用蹑云急追了一次,还未站稳就又吃了一个芙蓉,身上三个持续掉血(dot)已经把他血线压下了50%,而花京院几乎还是满血。

不出意料地,下一次花京院用芙蓉把dot刷新之后,玉石俱焚出手,承太郎血线清零。

“大侠好身手。”

承太郎看着自己空荡荡的血条愣了愣,打坐回血。

“怎么样?”花京院探过头来问,他倒是不担心承太郎生气,对于承太郎说游戏只是游戏,没必要为此发火。至于花京院偶尔的恶劣,这个向来强硬的男人已经对其宽松到纵容的地步。

承太郎坐满了血,问,“刚才是全力么?”

“当然不是,我水月都没开,当然乱洒更凶一点,不过切磋不能开乱洒。”

承太郎一愣,第一次听说还有不能用的技能。

“因为有的技能在单挑中太强势了,”花京院耐心地给他解释,“比如我乱洒,一套起码能下人半血,这还有什么打头,根本不能提高手法。比如气纯的镇山河,天策的虎,鲸鱼的隐追,明教的生灭,在切磋中都是不能开的。”

承太郎皱了皱眉头,“真麻烦。”

“留着一手,在真正的团战中才更有余力啊。”花京院笑,“当然你跟我打可以开隐追,你还太小了。”

他把装备一件件穿回去,坐满血,“还打么?”

“嗯。”

于是那天,扬州的天气清爽明媚,在花京院温厚磁性的嗓音中,承太郎把每一寸地板都擦得反光,小本子上密密麻麻地记满了各种门派重点技能和pvp套路。

“打和尚这种短腿职业要注意距离,转落和逐星用好他是抓不住你的,你注意他龙爪手……捉影式的cd,同时按后跳和瞬发技能……”

花京院一边示范一边讲,等了半晌,身边的人没有回应,他偏头望去,承太郎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手里还握着记录的笔。

“困了就说啊,傻不傻。”花京院摸了摸承太郎的脑袋,唤出法皇,轻手轻脚地把搬到床上,俯身吻吻他的唇,“晚安。”


-tbc-

评论(15)
热度(14)
2018-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