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JOJOx剑三】jjc不是用来秀的

01

※主cp花承,其他随意,混部

※各种游戏名词不解释了,可私信评论或自行百度

设定是95年代初期,霸刀还没出

※飞放自我爽,终于要把前后两个墙头合并了开心


2.

既然承太郎已经决定了,花京院也不去勉强,一边给他科普什么叫pve、pvp、pvx,一边打开自己的交易群给他物色一个成品号。没想到承太郎摇了摇头。

“你说这个游戏有这么多玩法,我还是自己经历过更能体会。”

花京院顿了一下,点头,“行,那我带你。养成也不错。”想到这个现实中无敌的强大男人懵懵懂懂,在自己的教导下一点点成长,也挺有成就感的。

承太郎也不含糊,打开登陆界面创了号,不出意料是个成男,打消了花京院感受女体的侥幸心理。花京院帮他捏了脸,让他自己输id。

承太郎理所当然地输入了“空条承太郎”,还未等花京院阻止,已经按下了进入游戏。

“您输入的昵称已经存在”

承太郎愣了一下,再输“承太郎”,还是已经存在。

“白金之星”

“您输入的昵称已经存在”

“这种id早就被占了。”花京院适时地出声,这帮工作室占了id偏偏也不写个联系方式,想买都不行,不过也没想到承太郎会耿直至此。

承太郎想了想,输入“引用注明出处”,进入游戏,开始地图载入。

这个id……花京院扶额,一时竟然想不到要改一个什么名字跟他对应。

承太郎来玩剑三的消息很快在剑三替身使者的小圈子里传开。因为花间群怪能力太差,小风车仗助就被理所当然地抓了壮丁,每天转九溪转到吐,到后来承太郎的名字一亮仗助立马下线。

在野外有仗助帮忙刷怪,副本里就是承太郎的练习时间。花京院清楚地知道承太郎不是需要他一直护在身后的小娇娃,所以副本里他就直接点了跟随,自己站在承太郎身后给他讲解技能和机制。承太郎很聪明,没多久就已经熟练循环,花京院又教他绕面向和小轻功,誓要把一条根正苗红的娃娃鱼培养成体操花。

终于,在众人的不懈努力下,承太郎成功满级,并被花京院蛊惑投奔了恶人谷,两人在王遗风演奏的进行曲中绑定了情缘,花京院戴着大红花,把承太郎公主抱着,深情款款地在各个频道刷告白:

“[引用注明出处],清心静气以为盟,听风吹雪以为鉴,星楼月影以为证,水月无间以为凭。玉石俱焚不阻其志,剑破虚空不断其行,江逐月天不悔其意,风来吴山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荡无惧执笔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他握着承太郎的手,认真地注视他的眼睛,道,“一起听过老王吹笛子,我们就是生死之交了。”

承太郎被他弄得一愣一愣,任他握着,“我们本来就是吧?”

顿了顿,把脸上的独当一面摘下来,“他们说唐门的脸只能给……一个人看,不过脸也是你捏的,你也知道是什么样。”

花京院热泪盈眶,“承太郎,我好爱你啊……”

“我知道。”承太郎朝他露齿一笑,“我也好爱我自己。”

“喂喂,不应该是这样吧!”

“哈哈哈。”

耳机里一片笑闹声,旁听了全程的波鲁那雷夫和仗助各自抖了满身的鸡皮疙瘩,默默摘下耳机。

两个人秀完了,花京院和仗助兴高采烈地拉着承太郎去黑戈壁浪,波鲁那雷夫也非常想参加,奈何他一个浩气,去了就是被集火的那一个。他清楚这帮人的尿性,只要自己敢冒头,所有的攻击都会落到自己脑袋上,哪怕是冲进红名堆也要跟自己同归于尽,波鲁那雷夫看着交叠躺在自己尸体上的两人,痛心疾首,“你们这是何必呢!”

仗助是纯粹的pvp,大战门往哪开都不知道的那种,花京院比他好一点,也仅限于知道大战门往哪开,虽然因为配装原因,有一套不错的pve,但这辈子进的副本也就限于跟承太郎打的那几个了,其余都是丢给代练。

这两个凶残的pvp进了黑戈壁如猛虎出笼,在浩气人群外围打砸抢烧。仗助的藏剑如他的名字“如风意”一样,蹿得飞快,东一口西一口地蹭着奶,竟然能活着转完风车。花京院在人群外若即若离,瞅准机会一套水月乱洒,帮会就被他击杀喊话刷屏。

承太郎看了一眼,花京院的击杀喊话竟然是自己那句“你失败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惹怒我了。”

两个人杀得欢,全然忘了自己带的承太郎还刚刚满级,号小皮薄,那俩人七进七出,他就跟着扑街了十四次。一路升级顺风顺水pve的承太郎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终于对这个游戏提起了一分干劲。


评论(4)
热度(14)
2018-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