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JOJOx剑三】jjc不是用来秀的

※主cp花承,其他随意,混部

※各种游戏名词不解释了,可私信评论或自行百度

设定是95年代初期,霸刀还没出

※飞放自我爽,终于要把前后两个墙头合并了开心

1.

那是南平山一个普通的夜晚

无数恶人围着任务npc在围攻,偶尔有路过的浩气过来骚扰然后被打退。

突然,人群中出现了一个红名的藏剑。

他手速飞快,行云流水般开了云稀松泉凝月,原地扶摇鹤归砸下去,就地转起了风车。他的动作太快,装备也是一流,瞬间就有几个小号惨死剑下。人群中顿时一片骂声,无数技能向这个可怜的藏剑倾倒过去,人声鼎沸中闪出一句杀一下。

藏剑灰了。

东方仗助一掌把键盘拍了个响,看着回营地的提示框,一句mmp被门外探出的东方朋子的脑袋生生堵在喉咙里。他讪讪地缩回座位,眼角瞥到一抹青黑翩然而去,空气中隐隐留下一串笑声,年轻的高中生忍不住咬紧了牙,狗币长歌,天堂之门是吧?我记住你了。

仗助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个叫天堂之门的浩气长歌了,这家伙半身pve,天天在野外浪,最喜欢在人群外面平沙,如同这次一样。仗助还被他平沙到跳崖摔死,这个家伙优哉游哉地坐在他尸体上打坐,气得仗助原地起就要教教这个pve什么叫阵营的血雨腥风,但不说仗助就半管血,琴爹可是你琴爹,伤害炸到没脾气,天堂之门用风骚的走位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操作就是化劲。顺带嘲讽了一下仗助的发型。

原话是,“这么粗一个马尾,看着都嫌重,难怪会摔死”

太讨厌了,太讨厌了这家伙!虽然嘲笑的不是现实中的发型,但是仗助还是怒发冲冠,回营地回满了血,就要去找这个天堂之门算账,结果转了整个地图也没见到人,他试着加了一下,才发现人家早就下线了。

“叮咚”

密聊响起,仗助点了回营地,看了一眼,id“梳个头再炸你”悄悄对你说“承太郎要来玩了”

仗助一个激灵,反手就是一个“卧槽”,激动地追问,“真的吗!承太郎先生也要来了嘛!他准备玩什么门派?”

那边“梳个头再炸你”,也就是花京院,看了一眼正在研究门派介绍的恋人,回复他,“不知道”。

按照承太郎的进攻方式应该会选丐帮吧?虽然现在丐帮势弱,但是强制连控(ACT)对于新人玩家来说十分好用,而且还有双人轻功。花京院不由想起那句传唱已久的名句“我喝酒玩鸟打女人,但我知道我是个好男孩”,好像跟承太郎最初说的那个“我空条承太郎就是所谓的太保学生……但是就算这样的我也知道什么是令人作呕的邪恶”有异曲同工之妙。思及此处花京院不由觉得脑壳有点疼。

除了丐帮之外,天策好像是不少男性玩家第一个门派,如承太郎这种硬汉应该也有这种热血情怀吧?选天策也不奇怪。或者说不定会选明教?承太郎是混血儿嘛。如果入门难度低一点应该选七秀,秀太承太郎的话……

他侧身去看承太郎的屏幕,依旧还停在门派介绍的页面,而承太郎自己……不是吧承太郎你竟然在做笔记?好吧,承太郎就是这样什么事都认真才更可爱。

花京院凑过去,“有喜欢的门派么?”

“嗯……这几个里面选吧。”承太郎把本子给他看,上面认真罗列了各个门派的心法,武器,和一些背景设定。首先被划掉的是五毒七秀万花长歌这四个带治疗心法的门派,显然承太郎并没有做一个奶爸的打算。

剩下八个门派被圈了又划,显然举棋不定,花京院研究了一下,似乎没找到什么共同点,再仔细看了看,忽然灵光一现,问,“承太郎你想玩远程?”

“嗯,想试一下。”承太郎不置可否,对花京院的洞察能力表示了高度赞扬,表现为他向花京院靠近了0.5cm。

剔除所有治疗,剔除所有远程,剩下的就只有:近剑纯炸无敌、退能气纯镇山河(无敌)的纯阳,和虽然是内功但我吃外功双会(会心会效)田螺、虽然是外功但我手最长鲸鱼的唐门了。

花京院介绍了一下纯阳两派心法的明争暗斗,又追忆了一下90年代野外田螺的恐怖,并且打包票说唐门这个门派被万花克的死死的,我手下死的唐门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其实花京院私心有点想承太郎选纯阳,毕竟花羊也是官配,这样以后跟承太郎在一起就会默认他们是一对,而不是认为他跟波鲁那雷夫那个逗比的剑纯是一对。

凭借两人无声的默契,承太郎点了点头,道,“我玩唐门。”

—TBC—

花京院典明—17岁—恶人万花

空条承太郎—17岁—唐门

东方仗助—16岁—恶人藏剑

波鲁那雷夫—20岁—纯阳

评论(6)
热度(18)
2018-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