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花承短打】鬼屋

※掉智商的小短篇


“果然很可疑啊。”花京院望着眼前的建筑,准确地说是一个风格十分浮夸的鬼怪头颅的雕塑,张着大嘴,看起来像是某个游乐场鬼屋的入口。

他摸着下巴,转头向闻讯赶来的恋人征求看法,“承太郎你的意见呢?”

“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身材高大的替身使者秉承这一贯的行动力和果决,率先迈开长腿向着那个不知为何出现在家里的入口走去。花京院笑了笑,也跟了上去。

“好黑啊。”

走过房间里灯光能照到的地方之后,周围瞬间被黑暗吞噬了,承太郎下意识地往衣袋里摸打火机,却摸了个空。

不仅是没有打火机,手上传来的衣服触感也十分奇怪。他下意识地唤了一声同伴,“花京院?”

出口的声音如此熟悉,温厚而带着磁性,像是过喉温酒。他愣住了。这是花京院的声音。

“承太郎?”自己的声音这时才响起来,带着微微的走调,接着手左手就被一只宽厚的手掌包裹住了,自己紧张的声音在询问,“你没事吧?”

原来平时牵手的时候花京院是这种感觉吗?

承太郎脑子里不合时宜地冒出这个想法,听花京院用自己的声音说话也并不觉得讨厌,反而有些新奇。

他不动声色地回握他的手,“没事。我左边内袋里有打火机,你打个亮。”

“嚓”

火石相击的声音响起,火苗驱散了浓郁的黑暗,照亮两个人的脸。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表情都有些奇怪。

虽然是镜子里看惯的脸,但是内里的人不一样,似乎脸也变得不同了。

金红的火光在青色和紫色的眸子中流转,像是夏季傍晚天边的云霞。

“是替身攻击吗?我们身体似乎互换了。”花京院看着自己眉间挤出那条带着戾气的皱纹,似乎整张脸都因此而凶狠了不少,忍不住伸手去戳,被承太郎轻易挡开。

唤出白金之星确定替身并没有变化,承太郎松了一口气,“白金暂时没有感觉到异常,总之找到本体就行了。继续往前走吧。”

话音未落,就看花京院脸色一变,迈步上前顺手把承太郎往后一带,法皇瞬息现身,抬手一个绿宝石水花。承太郎与他早有默契,法皇现身的同一时间白金已经先一步挥拳出去,本体却不自觉地趔趄了一下。

完全没有意识到身体互换之后的力量差,毫无防备的承太郎被自己身体的力量拉的站不稳,好在花京院很快发现了他的不稳,又出手扶了一把。抬头再看时,目标却已经不见了。

原来承太郎的力量有这么强。

切身体会到两人的力量差的花京院不可抑制地想起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拥有这样力量的承太郎却屡次在自己的小把戏面前窘迫,明明是即使法皇也没办法束缚住的力量,却每次都任自己肆意妄为。

承太郎他,一直在纵容我。

“是什么?”承太郎没看到敌人,依旧戒备。

“一个很大的鬼面具一样的东西。”花京院道,“你有没有觉得地在抖?”

“有。”

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两人转身,接着打火机微弱的光,一个巨大的石球正飞快向他们滚来。

“白金之星!”不及多说,蓝紫的替身一拳轰在巨石上,轰隆的巨响骤然消失,巨石停了下来,空气安静了一瞬。

不等花京院松一口气,就看到白金微微退后了一步,身边的承太郎全身紧绷,拳上青筋暴突。

“走!”挡不住!花京院当即判断,不由承太郎分说,长臂一捞抱着他转身就跑,法皇护着打火机在前面开路,走马灯一般照亮两旁的墙壁,各种狰狞的鬼脸在一闪而过的微光中活了一般,无数眼睛看着逃窜的两人,带着怪异的笑意。

“那边有空当。”被自己抱在怀里承太郎十二万分的别扭,却并不因此分心,准确地找到了一个可以让两人藏进去的空隙。

两人挤在墙上的小空当里,看着外面的是石球轰隆隆地滚了过去,齐齐松了一口气。

扑通,扑通,扑通。

紧贴在一起的胸膛,能够清晰地听见彼此的心跳。呼吸间满是彼此的气息。

此刻过快的心跳,是因为刚才的惊险,还是此刻的距离?

第一次,可以把承太郎整个环在怀里。花京院捏了捏承太郎的肩,眼里盈出一点笑意。承太郎不解地抬头,正看到他弯起嘴角,看着自己笑得温柔。

195的身高让他很久没有仰望过别人了。

“看着自己的脸也能笑的这么开心,你在自恋吗?”

花京院笑得眉眼弯弯,“大概吧。不过我觉得应该是承太郎的原因。”

绿宝石一眼的眼睛满是星光。

很好看。

是自己的脸。

“承太郎的脸也很好看对吧。”似乎知道他想的什么,花京院凑近了点,那双绿色眼睛清晰地映出他的脸。花京院的脸。

原来我平时看他的时候是这样的。

“原来平时我看承太郎的时候是这样。”

是自己的声音。

是花京院的话。

承太郎忍不住露出一点笑意。

“有光了。”花京院从藏身的空当探出头,外面巨石滚过的地方亮起了微弱的蓝光,能够勉强看清整个空间的结构,似乎是一条走廊。

花京院回头向承太郎伸手,“走吧。”

两只手无声地握在一起。

眼睛会动的画像,突然抓住脚踝的手,浮动的鬼火,半路窜出的怪物脑袋。

在被吓得应激了数次之后,两人慢慢发现这些东西除了吓他们一跳以外并不会伤害他们。

这不就是个鬼屋吗?

放松下来的两人松开了手,又飞快握在了一起。

放松的神经似乎更容易被刺激得激灵。花京院捏着承太郎的手心安抚吓炸毛的恋人,其实自己心里也砰砰直跳。

终于,前方亮起了光。似乎是要到出口了。

两人精神一振。不由加快了脚步。

白光越来越近,越来越大,白色的大门出现在他们面前,上面贴着一张纸条。

“你们已经切身体会过对方的感受,更加深入地互相了解,希望回到了明亮的世界,也不要放开彼此的手。”

“真是啰嗦。”承太郎切了一声,伸手推开门。

漫天的光芒淹没了他们。

花京院放下眼前的手,慢慢适应了强烈的光线,自己的刘海依然在余光中晃动,他低头看了看,确实是自己的身体。

换回来了。

他结结实实地松了口气,才发现全身都是用力过度的酸痛,想要活动肩膀却牵动了手中的份量,他偏头,看见两人相握的手。笑意渐渐染上嘴角。

能够遇到心意相通的人简直是比奇迹还要小的几率。

怎么舍得放开呢。

-end-

评论(8)
热度(38)
2018-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