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花承短打】情人节巧克力

※随便撸个脑洞,现代高中生
【应该看得出是花承吧】

刚刚摆脱了十七年单身的空条承太郎面对着课桌上堆积如山的巧克力,第一次意识到,世界上还有情人节这种东西。
“空条同学,请把桌子收拾好,已经上课了。”国文老师敲着讲台提醒道。
“这种程度要怎么收?”连抽屉都被巧克力塞满的桌子早就没地方放东西了,承太郎不耐烦地长臂一挥,满桌的巧克力“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引起小小的骚动,而始作俑者只是拿出课本正襟坐好。
课间。教室门被“嘭”地踹开,随着一声嚣张地“花京院!”,混血的高大男生低头走进了C班的教室,早已经习惯这个理直气壮串班者的学生们已经懒得惊讶,只是这一次没有那个温厚的声音及时回应承太郎的呼喊。
花京院的座位上是空的。
“真是够了,这家伙上哪去了?”在询问花京院的同学无果之后承太郎不满地离开了C班的教室,临走顺手把花京院桌上的巧克力一并扫落在地。
不在天台。不在树林。
摸出手机打电话也没有人接。
情人节自己的恋人玩失踪了该怎么办,在线等,不是很急。
笔杆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课本,承太郎皱着眉,内心十分纠结。按理说自己应该给花京院送巧克力,但是自己完全没有准备,现在去买应该还来得及,但是会不会有点敷衍?
最后承太郎干脆抱了一堆女生们送的巧克力在午休的时候溜进了家政室。
本命巧克力果然还是亲手做比较好,哪怕是用别人的原料。
然后碰到了失踪了一上午的花京院。
空气一时安静。
花京院没围围裙,有可可粉沾在校服上,显得有些狼狈,那缕过长的刘海被夹子别到耳后,露出清晰的眉眼,他眨了眨眼睛,看到承太郎怀里的巧克力,露出一个明了的笑容,冲他点点头,“中午好。”
“嗯。”承太郎发出一个鼻音算是回应,板着一张脸走去花京院后面的位置。花京院偏头的时候看到他泛着红的耳尖。
短暂地沉默了一下,承太郎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为什么不接电话?”
“电话?”花京院没有回头,随手在裤带摸了一下,恍然,“好像放在柜子里了,没有接到,抱歉。”
后面没了声息,只听到火焰“滋滋”地响,混着“哗啦啦”地包装纸的声音。
花京院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假装漫不经心地开口,“承太郎也来做巧克力啊,是给我的吗?”
“……知道了也不要说出来啊你这家伙。”或许是话里的笑意太过明显,被点破心思的少年声音里带了恼意,惹得对方眉眼都弯起来,轻笑出声。
“哈哈哈万分荣幸,那我是不是要保持一下神秘在你做好之前不转身?”
“随你的便。”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花京院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我做好了,承太郎,你好了么?”
“再等一下。”
“我要不要先闭眼?”
“你很烦。”
“只是太高兴了。”花京院怎么也控制不住嘴角的上扬,笑得像偷了鸡的狐狸。承太郎亲手做的巧克力,就算是二次加工也是心上人亲手做出来的。
“好了。”
“那我转过去咯。”花京院说着,闭着眼睛转身,手里拿着包装好的巧克力,只感觉手上一轻,然后被塞了一个东西,睁眼一看是一朵栩栩如生的巧克力玫瑰。
花京院惊得笑容都凝固了一瞬,赞了一声,“是用了白金之星么,好厉害,真舍不得吃。”
花京院的眼睛亮亮的,毫无克制的笑容让他整个人像是在发光,承太郎感觉自己的心跳没出息地加快,连忙低头打开了自己的礼物。那是一盒贝壳巧克力,仔细看还有海星和海马,看起来跟外面卖的差不多。他尝了一个,点头,“味道不错。”
话音未落,花京院漂亮的脸就在眼前放大,红发的少年凑上去在承太郎嘴唇上舔了一口,“是不错。”

评论
热度(3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