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花承】咫尺光阴13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生存院x人夫承

※有部分原著向二设,时间在四部之后跨度较长不赘述

※依旧是弱攻向,ooc 欢迎指正bug

※短小,大概下章完结


13.旅馆

山中的清晨,雾气尚未消散,薄纱般氤氲在青色的山间,太阳尚未从群山后升起,光芒却已经把远山熏成浅浅的黛色,群鸟从梦中醒来,抖开一身的露水放声歌唱。

岸边露伴起了个早,穿着宽松的浴袍在旅馆的走廊上找了个好位置,架起速写本准备活动一番筋骨,忽然拉门的声音响起,他循声望去,看到穿着黑色浴袍的男人从走廊另一头的房间走出来,需要低头才能进门的身高站的很远也十分醒目。漫画家“咦”了一声,打了个招呼,“承太郎?”

被叫到名字的某个人这才把视线放到露伴身上,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早。好巧。”

“准备去泡温泉?”露伴看到他支着的浴盆象征性地找了话题。这家温泉旅馆有些小众,但地理位置不错也有些名声,见到熟人也不算惊奇,只是没想到会是承太郎,他一直以为对方会是苦行僧一样不给自己放松的人。

“嗯。取材?”承太郎看着露伴手里的本子礼节性地回了一句。

“是啊。”

话题终结,两个人沉默了一下,承太郎显然没有跟露伴探讨人生的兴趣,丢下一句“我先走了”就往温泉去了。

露伴看着海洋博士高大的背影消失在拐角,手里的笔一点一点地磕着下巴,以他漫画家敏锐的直觉来看,承太郎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竟然会让承太郎魂不守舍甚至要来深山里泡温泉的事,一定非常有取材的价值。岸边露伴露出一个充满求【ba】知【gua】欲的笑容,手上笔走龙蛇,兔起鹘落间一副山中日出图已经跃然纸上,他毫不在意翻了一页,继续画。

中午,泡了数个小时温泉差点把自己泡晕在池子里的承太郎坐在旅馆的餐厅吃饭,刚动上筷子,对面就坐了一个人。他抬头,就见一头青葱的绿毛就在眼前晃荡。

“需要我帮你参谋一下吗?”露伴开口。

“什么?”

“已经把‘心事’两个字写到脸上,都不需要天堂之门就能看到,看起来惹的麻烦不小。”

承太郎动作停了一下,继续吃饭,“不是什么大事。”

“说不出口的话我也可以用天堂之门帮你。”露伴热情地提议。

“不必了,我不想被当成素材。”承太郎断然拒绝。越发勾起露伴的好奇心,说实话他对承太郎的经历好奇已久,若是能好好感受一番,必然是不错的漫画素材。

也顺便为你排忧解难了。露伴在心里安慰了一下承太郎,趁承太郎低头吃饭的瞬间放出替身,“天堂之门!”

猝不及防,承太郎的脸侧掀起,无数书页“哗啦啦”地翻开,一头倒在桌上。

“抱歉啦,我会抹掉这段记忆的。”露伴收了替身,揭开承太郎的书页,“那么先看看到底是什么心事吧……”

书页翻动的声音在餐厅里作响,伴随着偶尔响起的低呼“原来如此”,“啧”,“什么?”,“噫~”。

快速翻过了前因后果的露伴一脸嫌弃,“竟然是因为这种事,不、竟然还在为这种事烦恼,承太郎这脑子怎么考上博士的?”

“那么再看看这之外的记忆……”他伸手去翻书,前面的书页却好像被胶水粘住,摸了几次都没能揭起来,岸边露伴皱了皱眉,继续加力,突然那双紧闭的眼睛骤然睁开,紫色虚影的拳头在眼前放大。

“欧拉!”

岸边露伴眼前一黑。

旅馆的房间内,一脸鼻青脸肿的漫画家规规矩矩地跪坐在矮桌前,“所以我只看到了你跟花京院……暧昧,的那段而已,别的还没来得及看。”

“……”一直以来最烦恼而说不出口的事情被人看了个透,承太郎也说不上是恼怒还是松了一口气,用白金“温柔”地教育了对方一番之后,一直困扰的事情还是止不住地浮上来。承太郎叹了口气,“既然都知道了,你有什么看法?”

“啧,看法?”露伴想冷笑,牵动了受伤的嘴角抽了一口凉气,“你们舅甥一样的不坦诚,你自己说你对花京院什么感觉?”

承太郎想了想,道:“我很在乎花京院,我信任他,可以放心地把后背交给他,因为他是我的挚友。跟他在一起我很轻松,我不觉得他喜欢我会恶心或者什么,也不排斥身体接触,但是……”

承太郎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声音茫然而痛苦:“但是我不知道我对他到底有没有……男女之情。有时候我又觉得是他弄错了,他在认识我之前没有朋友,我也一样,我们是彼此很重要的存在,他可能把这种感情弄混了,我也怕我弄混了。”

露伴用充满同情的目光看着他,考虑到白金之星的拳头还是放弃了开嘲讽,循循善诱道:“比如说,我是说比如……你喝醉那天跟你睡的是波鲁那雷夫,第二天起来你什么反应?”

承太郎想也不想,声音低沉而杀气腾腾,“揍他一顿。”话一出口自己也愣了一下,看着漫画家一脸“这不就得了”的表情,还想反驳,露伴不容置疑地打断他,“你被睡了你没追究还放任他追你,你自己什么心态自己没点数嘛?”

承太郎一愣,挣扎道:“万一是我睡了他,觉得心怀愧疚……”

露伴再次打断他,“你自己第一反应是什么你心里没点数嘛?”

承太郎垂死挣扎,“万一花京院只是……”

露伴已经懒得变换句式,“你家花京院什么样你心里没点数嘛?”

爽,真爽!有什么比开嘴炮狠狠报复把自己揍了一顿得人更爽的,露伴看着哑口无言陷入沉默的承太郎内心狂笑。浑然不知道承太郎沉默的直接原因是“你家”这个词。

半晌承太郎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了,谢谢。”

还算懂礼貌。露伴冷哼一声,站起来,“没事我走了,婚礼不用叫我。”

外甥和舅舅一个德行,都不让人省心,又迟钝又别扭。漫画家擦着药呲牙咧嘴地想。  


评论(2)
热度(27)
2018-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