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花承】旅行去1+一些碎碎念

※青蛙旅行衍生的神经病脑洞

※呱京院x呱太郎 关键字都没有了喂

※人设来自呱京院的阿妈 @Ye  呱京院  呱太郎

※小学生文笔老父亲登场

空条呱太郎收拾好了行李,带着阿爸准备的葡萄面包,素色的棉布和一顶小小的旅行帐篷准备出发。

“呱太郎,等一下等一下。”阿爸叫住了他,将一个东西放到了他的口袋,“嗨,你忘了这个,能够带来幸运的四叶草护身符。”

呱太郎把荷叶帽压低了一点,在帽檐的缝隙间看到阿爸满是担忧的眼睛,没有拒绝这个极其幼稚的护身符,转身背上小包出了门。

“一路平安!注意安全哦!”阿爸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真是够了。”呱太郎吸了口气,看着从帽子边界过滤下的绿色阳光,踏上了第一次旅途。

名古屋城很大,只是远远看去就能被他恢弘的气势震撼,走到近前更是要把头仰到最高才能看到顶。

真是壮观啊。呱太郎张着嘴握紧了小拳头。

“不好意思,可以请你给我拍张照么?”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呱太郎回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缕颜色生动的刘海,旁边露出一颗红色的耳坠,晃晃悠悠地像是枝头成熟的果子。那是一个男孩,看起来跟呱太郎差不多大,他有一头漂亮的红发,穿着和帽子同色的针织背心,里面是嫩黄色的衬衫,黑色的短裤和白色的长袜之间露出一截白皙的腿。

“嗯,可以。”呱太郎收回视线,从对方手里接过相机。

“谢谢你。”红发的男孩对他点点头,站到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回头示意他,“照背影就可以了,我想把整个名古屋城拍进去,阿妈天天呆在家里肯定没见过这么大这么漂亮的建筑。”

呱太郎点点头,举起相机。

“咔嚓。”

“好了么?”男孩跳下石头凑过来,看到呱太郎的成果的时候睁大了漂亮的眼睛,“照的好棒,你学过这个么?”

呱太郎压了压帽子,显然不习惯如此直白的夸奖,“不,并没有。”

“那非常厉害了!”男孩抬头对他露出一个漂亮的微笑,向他伸出手,“我叫呱京院,你呢?”

“呱太郎。”两只小手握到一起。

“很高兴认识你,呱太郎。”花京院笑起来让人有种亲近的感觉,又不会因为太过亲密而难受。自我介绍完呱京院似乎并不打算跟呱太郎一起玩,低头把相机里的照片来回翻了一遍,最后还是定格在呱太郎拍的那张上,自言自语,“就选这张吧,明天洗出来给阿妈寄过去。”

呱太郎听力极好,闻言顿了一下,脑海里浮现临行前阿爸没有说出来却全部摆在脸上的担心,看看包包里准备带回去的特产,呱太郎改变了主意。“可以帮我也照一张么?跟你那张一样就好。”

照好照片,呱太郎就挥别了呱京院,特意找了个地方马上把相片洗了出来。

要不要写几句话呢?呱太郎撑着头想了想,想说我玩的很开心,看了大须的表演,去了有名的热田神宫和名古屋城,还认识了新朋友;想说这里很好玩,和果子可好吃了,我给你带了点,回家给你尝尝;想说天气很好,空气里好像有花香,如果能给你闻闻就好了;想说阿爸你别天天在家了,下次我们一起来,我带你玩……笔尖在相片后顿了又顿,最终还是没落下去。

算了,收到相片应该就知道我很好,不用担心了吧。

呱太郎把照片封好,给阿爸寄了过去。

TBC.

以上是一个花承小短片,状态不好写的很差见谅。以下是我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可能是我太小气了,非常自私地要把想法说出来,十分抱歉。

这几天一直都在反思是不是自己太敏感太挑剔了,或许只有我一个人是洁癖呢?但是最后还是觉得忍不住。

我知道很多人喜欢花花和承承,他们两个都很可爱,所以很多人花承和承花都吃,可能只有我比较奇怪只吃花承,对承花只存在刷jojo tag的时候看到会说一句很好看,因为完全不能接受花花受【我是个十分偏颇的攻党】扯得有点远。

我相信每一个作者在创作作品的时候对作品里的cp是有自己的定义的,攻受【AB,BA】或者是互攻【ABA,BAB】,所以我想在打tag的时候也是以此为依据来打。因此我不理解作者明明自己想的是承花,却还要打花承tag的原因,看到tag更新了点进来却吃到的是对家感觉有点不舒服和难以接受。我不知道是否是我想错了,还是太过洁癖小气了,可能只是少打一个承花承而已,因为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所以格外在意。

总之这里想请求那些明确自己创作的是承花的太太,照顾一下cp洁癖尽量不要打花承了,非常非常感谢【鞠躬】

评论(8)
热度(31)
2018-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