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花承】咫尺光阴15(完结)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生存院x人夫承

※有部分原著向二设,时间在四部之后跨度较长不赘述

※依旧是弱攻向,ooc 欢迎指正bug

※终于完结了!等养肥的可以开杀了!因为不敢看六部所以徐伦大概ooc了抱歉。花花戏份依旧不多x题目来自《神秘巨星》的插曲,电影里男声清唱的非常喜欢很深情,感觉很合适,可惜没有资源

15.Nachdi Phira

血,像是温热的海水捧在手心,又从指缝间流下,贴着皮肤一寸寸变冷,滴落在白色的布料上,如花般缓缓绽开。

虞美人。

承太郎看着满手的鲜红,莫名地想到花京院曾送他的花,这些鲜艳的液体衬得他手指像是风化的苍白树枝。他站在手术室外,手脚冰凉,心脏却跳的火热,膝盖紧绷到麻木。他以为自己会暴怒地发泄,可是没有。

他站在那,矗立如一座白色的雕塑。

这是他第二次这样看着花京院被送进手术室,上一次他等了十一年,但万幸他总算没有失去他。但是这一次呢?

“如果……”极轻的气音从唇间呼出,承太郎感觉双手微不可察地颤抖,不论如何也无法止住。

“抱歉,不应该瞒着你,我觉得能解决……”红发的男人露出虚弱的笑容,沾满血的手在他眉心点了一下,想要把他的眉头揉开,但大量的失血剥夺了他的力气,他单薄胸膛剧烈起伏,呼吸中带着死亡的味道。承太郎抱着他,满手都是这个男人的血,偏偏这个人还在故作轻松,“又露出这种表情……想哭的话就哭一下,我可以抱你哦。”

“以前不知道你这么喜欢口嫖。”承太郎皱了鼻子,努力憋出调侃的语调。他没办法哭,哭了好像就承认花京院要死了,上一次有奇迹,这一次或许……

“哈……”花京院笑了一声,牵动伤口疼得抽了一口凉气,承太郎没有办法,只能用力帮他按住伤口,抬头向天上看了一眼。spw的急救飞机还没有来。

“喂,承太郎……虽然有点突兀……我是说……我不用你马上表态,也不是说立刻就实现……”花京院还在断断续续地说话,承太郎知道他开始困了,只能尽量说话让自己清醒,但他还是表示出自己在认真听,“怎么?”

“你以后,有没有可能……跟我结婚?”

直升机的轰鸣把他犹豫的句尾撕裂在空气里,承太郎愣了一下,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听到了那句话,怀里人已经放松精神昏了过去。

得知花京院情况稳定的时候承太郎感觉泄了一口气,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嘣”地一声,断开所有联系。

他昏迷了一天一夜。

“没关系,只是常年精神压力太大,这一次太紧张了……”门外传来模糊的男声,似乎是医生。

一个清亮的女声说了什么。

“注意休息就行……”

女声语速放缓了。

“没事,没有大碍……”

声音渐渐远了。

承太郎睁开眼睛。吊瓶里升起一个气泡,悠悠地飘上水面,停了一会,破了。胶管凝出一滴液滴,落在滴壶里。“嗒”。声音细微而清晰。四下一片安静。

承太郎坐起来,拔掉针管,披上外套走出去。

走廊里空荡荡地,没有医生,也没有那个熟悉的女声。

他按照记忆上楼。重症室应该在三楼,花京院曾经住过很长一段时间,这一段路他早已烂熟于心。他缓慢地拾级而上,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那人昏迷前仿佛梦呓的声音。

“你有没有可能……跟我结婚?”

“虽然这样有些突兀……能不能,跟我结婚?”

“不用你马上表态,或者说立刻就实现,请跟我……结婚……”

这算什么。他甚至连心迹都没表达过,他们还没确认过关系,这家伙就已经想到这种程度了吗?不知道该说他太过强大还是太白痴。

说话声从旁边某个病房传来,好像有几个人在谈话,承太郎把手虚压在把手上,放出白金透过门帘的缝隙往里观察。

确实是花京院的病房,红发的男人靠在床头,看起来气色不错。

病房里不止他一个人。

挑染了金绿色刘海的少女和一脸慈爱的中年女人坐在病床两边,女人削着苹果,少女抓着男人的手叽叽喳喳地说什么,病床上的男人只是点头,嘴角噙着笑,看起来像是极其温馨的一家三辈。

如果其中的女儿和母亲不是自己家的话。

贺莉在这里他倒不很惊讶,老妈对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向来热情又上心,她若是在家没事又听说花京院受伤,来照顾一二也未尝不可能。但是那个少女,虽然染了头发,也听说她越来越叛逆,对自己这个父亲颇有怨言,但是不论如何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空条徐伦,她怎么跟花京院也这么熟络?

一时间跟不上事态发展的海洋博士在门外呆了半晌,下一秒就把所有光明磊落坦坦荡荡甩在了脑后,指挥着白金之星集中精力开始偷听。如果花京院禽兽到对徐伦下手的话,不论如何他都会把拳头怼到他脸上。

“我刚才问啦,医生说他只是精神紧张,没什么事。”徐伦清清亮亮的声音带着少女的灵动活力。承太郎这才确定原来那声音不是自己做梦,女儿确实是去问医生自己的情况了。

“典明你到底喜欢那个人哪一点?那个不负责任连自己都不会照顾的人到底哪里好了!长得好看吗!”没听到花京院的回答,少女不依不饶地追问,言语间尽是不满。

“虽然这么说,徐伦也第一时间跑去问承太郎的病情了嘛,明明是来看我的。”花京院声音里带着笑意,不动声色地把徐伦的不满散了大半,被点破行踪的少女支吾两声,含糊道,“省的你醒过来又问嘛……”

她很快跳过话题,理直气壮地追问,“所以你还没说到底为什么喜欢那个人,典明你这么好,很多人都喜欢你吧?”

“哈哈,或许吧。”花京院笑了两声,倒并不把这种夸奖放在心上,“我不知道会不会有别人多喜欢我,徐伦你说我很好,但是你现在看到的我,是遇到承太郎之后的我。如果没有他,我不知道会变成什么人。”

他顿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一些不好意思见人的事,唇角却仍挂着笑意,“我以前很怯懦,又傲气,我看不上别人,又屈服于恐惧,为黑暗所驱使,甚至刺杀过承太郎。”

承太郎静静地听着,也想起了他们的初遇,忍不住摇头失笑。其实没有那么糟,虽然被肉芽控制,但他分明能感觉到花京院藏在黑暗下的闪光的灵魂。虽然有自己替身刚刚觉醒还不能自如运用的原因在,但花京院能在白金之星的攻击下活下来,更多的是因为他所感受到的善意。

“他当然没有杀我,连攻击都跟玩笑一样只是晃脑袋——虽然也差点要了我的命。”花京院把手掐在脖子上比划当时的场景,“他甚至还救了我,明明我是去杀他的,他却救了我的命。那时候我睁开眼睛看到他的眼睛,我就知道完蛋了。你看过他的眼睛么,那么清澈又明亮的绿色,又深又专注,看着他的眼睛整个人就安定下来,好像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人害怕,再没有什么东西能伤害你。”

他缓缓地呼吸,左手轻轻搭在腹部,声音低沉,语调深情而温柔,“所有的胆怯都消失了,哪怕是再次面对dio也没有恐惧……那时候,我想即使死了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有承太郎这样的朋友。他的光照着我,我才能够看清自己,于是知道了方向,我放手做我想做的事,我知道他会支持我。人们以为我发着光,其实我只是一个反射阳光的月亮,承太郎才是真正的太阳。你会不喜欢太阳么?他那么美丽那么强大,但是他又只是一个男人,会笑会累会受伤,让人想不惜一切去拥抱他挡在他面前,哪怕被邪恶吞噬也无所谓,只要他在就好。因为……”

“他是救赎啊。”

病房里安静了。

半晌,病房里响起一声叹息,徐伦开口打破了沉默,“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们基佬都这么肉麻吗?……就姑且信你一下好了,或许他稍微有那么一点优点。”

“他真的很好。”

“知道啦知道啦,随你的便!我才不管你们!”徐伦打断了他的话,“唰”地站起来,甩开头发就往外走。承太郎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病房门倏忽打开,迎面就撞上了少女怒气冲冲的脸颊。

“对不……”被父亲结实的腹肌撞得生疼,徐伦下意识地道歉,抬头看到对方的脸,硬生生掐断了话尾,不等承太郎说什么,女孩已经小鹿一样跑远了。

承太郎无奈地跟花京院交换了一个眼神,对方了然地点点头,朝徐伦跑走地方向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去追,不用担心自己。

承太郎转身追了出去。

不良少女叉着长腿坐在门诊大厅里,梳得整齐的头发被双手揉乱,她埋着头像要把身子低到椅子下面,连承太郎走到身后也没有发现。

这姿势一点都不淑女,但不会露出胖次就好了。发现女儿的父亲的第一反应。

然后他低头,看到女儿领口露出那个星形胎记的小尖。

总是要面对的。谁也不可能一直逃避。

他伸出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

“徐伦。”

埋头苦思的少女悚然一惊,被烫到似的猛地弹起来,金绿的眼睛瞪过去,像只警觉的小豹子。

承太郎有些手足无措,他可以被数把上膛的枪指着,眉毛也不动一下,但面对这个手无寸铁的女孩他全然失了方寸。他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比较亲和,“我可以坐下么?”

“随你。”徐伦收回了视线,换了个姿势,双腿交叠坐着。

一阵沉默。

承太郎不知道如何开始话题,他想花京院应该没把一切告诉徐伦,他把选择权交给他,要不要跟徐伦说、说到什么程度,全权交给他自己把握。向来直白的海洋博士尝试委婉地先引导一下话题,但他完全不擅长这样的交流。

倒是徐伦先退了一步,“这么多年你去哪了?”

很好,不愧是我的女儿,干脆直接,承太郎松了一口气,道,“处理早年留下的一些事,不太方便让你……和你母亲知道。”他望着女儿的侧脸,“或许这样说有点晚,但是关于你的事,我一直都很在意。我一直期待能见到你。”

“……”徐伦沉默了一下,承太郎看到她耳尖染上一点可爱的粉红,白皙的耳廓晶莹如雕琢的芙蓉石,引得心里蒸腾出温热的欢悦。不等他在喜悦中沉浸太久,徐伦已经转过头,一脸古怪地开启了下一个话题:“你们做过吗?”

“什么?”

“你跟典明,你也对他有意思吧?你们做过吗?”

那天的场景不可避免地浮现出来,承太郎下意识地想压下帽檐遮住自己的表情,但面对久未见过的女儿他无法再选择逃避,只能试图转移话题:“这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我觉得很有必要跟你国文老师谈一谈。”

“所以你真的喜欢他。”徐伦眉眼微微发皱,洞察了某些真相的女孩不自觉地抿紧嘴唇。

阴影压下来承太郎才发现自己已经下意识地压低了帽檐,被女儿轻易戳破心思的心虚感让他做出了习惯的动作,他猛然醒悟,抬头去看徐伦的反应。漂亮的女孩看着他,尚未褪去稚嫩的脸皱着,眼里颤动的光让他心里一震。

混合着愤怒和敌意。

她的声音压抑颤抖,“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一年前。”承太郎一时没明白女儿的变化的原因,话出口他忽然反应过来她的意思,“在此之前我只是把他当伙伴。跟玛丽的事我很抱歉,是我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但跟花京院没有关系。”

徐伦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仍是有些不信,“真的?”

“我不会跟没有感情的人结婚。”他看着她,语气温柔,“也不会有你。”

徐伦松了一口气,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她顿了一下,问,“你们会结婚么?”

承太郎沉默了一下,“你希望我们结婚么?”

徐伦靠在椅背上,缓缓地呼出一口气,声音听不出情绪,“随你的便。”

“不过。”她加重了语气,“我知道你觉得我年纪小不想告诉我,那么最少我成年以后要知道所有事情,我也是空条家的人,你……用不着把所有事都扛在自己身上。”

承太郎一时失语,他看着女儿的侧脸,少女轮廓线条柔软如春天的小树。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女儿了解得太少,她已经长大了,是个大孩子,她漂亮又古灵精怪,知道很多事,会给爸爸挖坑,却又怀着宽容的心。

他出了一口气。

“好。”

承太郎回到病房的时候贺莉已经走了,花京院刚切完苹果,见他进来露出一个笑容,戳起一块苹果冲他扬了扬:“吃么?”

承太郎没应,走过去低头,就着花京院的手把苹果咬下,抬眼成功看到向来滴水不漏的男人脸上控制不住的露出一瞬地呆滞,空条博士忍不住心情轻快。放下了心头顾虑,那些压抑许久的感情开始疯狂地在体内流窜,冲击他的理智,他甚至想做更大胆的举动。

“承太郎?”花京院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红发的男人已经恢复了表情,拍拍床边,“坐吧,医生说没伤到内脏,修养一段时间就能出院了。倒是承太郎你没问题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个人到底压力太大了吧?需要来做做心理辅……”

余下的话被覆上的嘴唇断在喉间。

温热的,柔软的嘴唇。

有湿热的东西在自己唇上舔了一口,蹭进毫无防备的口腔,碰到蛰伏的舌,苹果的清甜混合着无数幻觉般甜美的味道在脑海里炸开。花京院无法思考,甚至忘记怎么回应,漂亮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睁大,映出对方贴的过近的脸,那双锋利的眉放松,青色的眼睛微阖,只看到两扇鸦羽般的睫毛。

承太郎。

在吻我。

舌尖勾起,小心翼翼地触摸过去,换来对方热烈的回应,引导他生涩的动作,舔过粗糙的舌面,勾着湿软与他缠绵。承太郎的气息浸满每一个感官,花京院无法克制自己,他的手插进承太郎的发间,压着他加深这个吻,唇舌毫无技巧地向他掠夺,逼得承太郎退守,然后被蛮横地侵入,来不及咽下的津液随着动作“啧啧”出声,从唇角流下。

不知过了多久,花京院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他,海洋博士的双唇被摩挲得红肿,控制不住地低声喘息,水光从唇上滑过嘴角,留下晶莹的水迹,又在下颚汇聚,说不出的色气。

“承太郎。”花京院细细吻去水痕,嘴唇和皮肤触碰的感觉甜得醉人,他忍不住轻咬承太郎的嘴唇。他们气息交融,他拥抱爱人的身体,越来越用力,“我爱你。承太郎,我爱你。”

真是够了,可不要又哭出来啊。承太郎双手在空中迟疑了一下,轻轻回抱住花京院。

“我也是。”

-END-

完结总结:这篇文写到后半的时候我跟我基友聊天,我说我很怕别人问我这篇文想要表达什么,我会答不上来,我从来没想过要去表达什么,我只是想讲出这么一个故事,能从这个故事里得到什么是读者的事。但是基友说一个小说一篇文的故事只是他的血肉,主旨才是他的骨头,好的作品不能没有骨头。然后我想了很久,我想我的主旨就是我写这篇文的时候最先想出来的情节,那就是我最想表达的东西,这之前所有的情节所有的故事都是铺垫,这篇文亦然。这篇文我最先想到的在11,12章,想要表达的东西却在10和11章,我想写的是难以表达的爱恋,在漫长的时光中苦苦地爱一个人,好像怀里抱着光,就不怕背上伤口露出森然的白骨,这就是我想表达出来的东西,虽然爱情会让人那么痛苦,但是它的光也足够照耀人。爱情真好。希望每个人都能遇到自己所爱,而我们爱的人也都幸福。

这篇文跨度比较长【不管是文内时间还是更新时间】,这期间也发生了很多事,但是总算还是走到了现在,也终于完结了。写到后面其实有点不受控制。我没有看过六部,对徐伦的把握实在很差,虽然这里设定是14-16岁之间的徐,写得比较少女一点,应该很ooc了。以及自己明明最喜欢的是三承,却经常在写四承x大概是年纪大了比较容易理解吧23333本来准备结尾写花承婚礼的,但是实在写不动了,所以就这样结束啦。写到接吻才发现这篇文真是太清水了连手都没牵上,毕竟是这样的背景嘛,没错喝醉的那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惊不惊喜,刺不刺激【缺德脸】,当然这是花花和承承为爱鼓掌之后承承才恍然明白的——玛德原来男人之间做会屁股疼,遂明白那晚并没有发生什么,但这个误会也是两人真正开始坦白的契机ww

最后这两章写的非常痛苦,一边卡一边反复改,用的时间超过前面十三章,终于拿出一个认为看得过去的版本。其实这篇整体水平不是很好,前面几章写得早,水平还差【现在也没多好】后面的又卡,感谢愿意看下来的小天使。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会放飞一下自我写一些比较自嗨爽的东西w感谢继续支持我的人,点赞评论的都是小天使(づ ̄ 3 ̄)づ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6)
热度(42)
2018-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