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花承】咫尺光阴9

前情回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生存院x人夫承 前期承承已婚【但与花花没有实质进展】

※有部分原著向二设,时间在四部之后跨度较长不赘述

※依旧是弱攻向,ooc 欢迎指正bug

※终于快写到正题了


9.遥不可及

春去秋来,转眼花京院升上了高三,和无数考生一样面临着升学考试。

“有目标么?”看着花京院带回的一堆卷子和参考书,前来辅导友人功课的空条博士如是问。

“啊,暂时还不清楚,所以来找一下有没有感兴趣的。”花京院将一沓学校介绍丢在桌上,“我不像承太郎那么早就规划好了,其实我之前一直觉得以后会当一个小职员之类的,大学考什么无所谓。”

“不管考什么学校,最后都会来spw财团上班吧?财团很缺替身方面的研究。”承太郎看着堆在窗前的画具,“我以为你会读艺术生。”

“绘画是业余爱好,如果当专业会失去它的魅力。”花京院轻笑,书页发出“哗啦”的声响,他微微低头,刘海挡住了脸,承太郎没有看到他的表情,“虽说一定会在spw财团任职,但是也想有一个主业,承太郎不也是么?”

已经足够了,有这两年的陪伴已经足够了。花京院看着书上密密麻麻的字,没有一丝表情。他感觉自己好像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人不断向着承太郎伸出手又被弹开,全身血肉剥离,痛苦又疯狂;而另一个人冷眼旁观着一切,冷漠地陈述所有的事实。

承太郎只是将自己当做挚交好友,他清楚自己那些不可见人的感情,怀着这样的心思呆在承太郎身边可以说是一种卑鄙吧?能够跟承太郎一起度过高中生活已经很满足了。自己的力量已经恢复得差不多,毕业以后就不用承太郎继续保护。他不可能对承太郎说出这份心思,即使他知道,那样温柔的承太郎绝不会因此而疏远自己,但是这样无望的爱恋又要进行到何时?就让大学的时光将它掩埋好了,毕业以后有自己的工作的话,也不会经常跟承太郎碰面吧?

即使像这样近在咫尺也无法触碰。这个人,他强大而温柔,散发着足以照亮人心的光芒,却不会灼伤眼球半分。他的气息,他的眼神,他的身体,统统属于远在大洋彼方的另一个人。

一粒灰尘落在眼球上,被眼皮的眨动抹去。

奇怪的是自己从来没有一点嫉妒,承太郎不会是他的,他如此清醒地认识到,这样完美的承太郎怎么会被他独自占有呢?能够得到他爱的人是幸运的,而能遇到他,得到他的友情已经耗尽了自己的运气,更多的东西便不去奢求了。

但是。

人类卑鄙的占有欲,他要如何控制自己不去流露,不去霸占他。光是他在身边这件事就足够挑起每一寸神经的跳动,即使内心清楚地明白也无法控制。他爱承太郎,关于他的每一个字句如同无形的藤蔓深深地束缚着他,随着他的呼吸向着血脉生长,吞噬掉所有内脏,在里面填满花朵。他不能继续呆在他身边,他要在那些花瓣冲口而出之前离开,等待时光将那棵藤蔓枯萎,从此皮囊下只留下枯枝与灰烬,到那时他会心安理得地接受他那纯粹的友谊,报以同样的一腔热血。

“决定了,X大学的心理学专业,怎么样?”花京院将那页介绍展示出来。

“随你的便。”空条博士只看了一眼,他不会去干涉花京院的决定。虽然承太郎对于花京院没有选择跟自己同样的专业有点失落,如果花京院也选择海洋方面的话他可以继续辅导他,以后也可以一起出海,花京院很聪明,跟自己又有默契,之前一起科考也非常顺利,如果能共事的话就好了。但花京院如果喜欢的话就随他去吧,只是有点点遗憾而已。

还是很想跟花京院一起工作啊。

罗马事件以后波鲁那雷夫决定留下辅佐乔鲁诺,花承二人也不干涉,虽然跟乔鲁诺接触时间不长,但dio的儿子似乎并没有继承他的漆黑意志,加上他的替身能力,波鲁那雷夫在意大利会很安全。“有时间来玩啊,如果要帮忙我还是会第一时间赶来的!”蓝眼睛的法国人如此说着,笑出一口闪亮的牙齿。

他不由露出一点笑意。

花京院的升学考试十分顺利,毕业的时候曾经被欺负到神经衰弱的茂田老师搂着他的肩膀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不知道是不舍还是高兴这个魔王终于要走了。通知书送达之后几人在承太郎家举行了一个小型庆祝会,第二天承太郎便离开了日本,而花京院也准备开始自己的大学生活。

大学生活似乎格外充实,除了努力学习本专业的课程以外,花京院还参加了各种社团,课余时间找了兼职的工作,忙的陀螺一样。或许是承太郎不在身边的原因,那份躁动的心情也随着时间渐渐平静下来,他像个普通人一样,跟几个同学称兄道弟,有时通宵打电动,晚上听室友讨论班上哪个女孩的胸部比较大。

都没有承太郎的大。

不不不,又想他做什么。

他翻出手机里那个熟悉的号码,手指在拨号键上摩挲一会。

承太郎现在会在做什么呢?是在海上漂泊,还是在调查新的替身使者?算了,还不如想想波鲁那雷夫,前几天听他说组织里出了叛徒,不知道抓到没有,想到他一副管理这么多人要累死了那个小鬼一点都不可爱老子要罢工的语气,花京院觉得心情好多了。

那些花朵已经凋谢,满地残红。

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花京院手一抖,看见来电显示愣了一瞬,连忙按下接听键。

“喂,承太郎,我是花京院。”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裹着风声,却异常清晰:“圣诞快乐,花京院。”

“圣诞快乐!竟然已经是圣诞节了吗。”花京院笑,走到走廊上,外面并没有下雪,但张结的彩灯和欢乐的气息却透过寒冷的空气映入眼睛,“回家了么?”

对方沉默了一下,老实地回答:“没有。”

花京院叹了口气,“今年也不打算回去么?圣诞节对于美国人来说像是日本的新年一样吧?”

承太郎没有搭话,花京院只听到一声叹息。

因为怕dio的残部迁怒家人,徐伦稍长一点后承太郎就再没回过家,妻子不理解他的行为,夫妻不合已是人尽皆知。不去解释一下吗?这样的话不必问出口,花京院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种心情,不想把替身使者之间的争斗波及到普通人,不想要牵连家人,就好像自己也不愿意再去见自己的父母,那只会将他们置于险地。所以要忍耐。

“不过打个电话吧,徐伦一定也想听听爸爸的声音。我听财团的人说你妻子心情很不好,我知道承太郎很在意他们,但是爱这种事光做可不行,偶尔也要说出来才好。”

“真是够了,怎么花京院你也像老头一样了。”电话那头的男人忍不住说了口头禅,花京院似乎能看到承太郎不耐烦地低头,用帽檐遮住半只眼睛的模样,忍不住扬了扬唇角。

“说明大家都很关心你的感情问题嘛,从小就被女生追捧的完美男人承太郎要是被甩了那可是大新闻咯。”花京院笑。

“真是够了,我知道了。”承太郎明白友人的好意,“我先挂了。”

“拜拜,替我向你妻子和徐伦问好。”

承太郎挂断电话,熟练地在拨号界面输入那个号码,看了看,又一字一字删掉,将手机扔到一边,把帽子扣到脸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在一切解决之前越少联系她们就越安全,结束之后再跟她们解释吧,等到结束之后他会努力获得她们的原谅。

他想起徐伦出生的时候,他看到后颈那颗跟自己一样的胎记。那颗星星。

如果这就是乔斯达家的宿命,那就让那些黑暗终结在自己手里,他会挡在女儿面前,将所有荆棘统统斩断,等到她踏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只会看到海清河晏,花香鸟语。女孩娇柔如玫瑰,在罪恶们的尸体上开出花。

他是父亲啊。


“空条先生没有异议的话请在这里签字吧。”写着离婚协议书的文件被推过来,承太郎盯着对面西装革履的律师,似乎想从他得表情中看出妻子的意图。

“空条先生?”

戴着白色帽子的男人收回视线,什么也没有问,低头文件最后签上自己的名字。

律师用鼻子“嗤”了一声。他清楚委托人的情况,这种完全不顾家庭我行我素到自私的男人他见得太多了,诚然这位不论从经济条件还是外貌来说都是极好的,但这种生完孩子就离家数年不归电话都不打的男人,即使条件再好也不会是一个好丈夫。

你看,连挽回都没有,连说自己要改正都没有。律师恶意地猜测着,说不定他早就厌倦了妻子,为终于摆脱她们送了一口气呢。

带着其中一份协议书,律师走出了空条博士的办公室。承太郎看着桌上那份文件,白底黑字晃得有些刺眼,他在抽屉里摸索一下,才想起自己已经戒烟很多年了。



评论
热度(22)
2018-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