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花承】咫尺光阴6

前情回顾 01 02 03 04 05

※生存院x人夫承 前期承承已婚【但与花花没有实质进展】

※有部分原著向二设,时间在四部之后跨度较长不赘述

※依旧是弱攻向,ooc 欢迎指正bug

※终于要来个承承视角了


6 承太郎的礼物

亲爱的徐伦:

 生日快乐!

 今天是你八岁的生日,很遗憾爸爸不能陪在你身边。听爷爷说你在学校跟同学打架,希望你没有受伤,如果没打过,下次爸爸会教你一些防身技,可能你也有兴趣去学跆拳道。美国已经开始下雪,你要听妈妈的话多穿衣服,不要生病。很抱歉爸爸没有更多的时间陪你,不知道你在吹蜡烛的时候许了什么愿,希望你能喜欢你的礼物。爸爸爱你。
                                                                                                                                            

父   空条承太郎

笔尖在纸上空停顿良久。这样写是不是太露骨了?年轻的海洋博士如此想。“亲爱的”这种称呼会不会太职业?直呼名字会不会太严肃?或许女儿并不希望自己管教她太多?一向果决的男人难得地举棋不定,不论如何也不能满意,他有些烦恼地抓了抓头发,看着扔了满纸篓的废稿,最终叹了口气,将写好的贺卡仔细折好放入信封,放进上了锁的抽屉,那里面已经躺了数封信,都精心选了信封和邮票,却一封都没有寄出去。

明天是徐伦的生日了,今年她九岁,上了国小,听SPW财团的人说她很调皮,很活泼,已经不会缠着妈妈问爸爸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而是把零花钱存在星星的存钱罐里说要攒钱去找爸爸。小小的涂鸦本里幼稚的手笔画了无数一家人的画像,还有无数在日记里跟在远方父亲的对话。

那是他的女儿,他传承的血脉。他牵挂着她,但是正因如此,他不能接近她。

今年给徐伦送什么礼物好呢?承太郎在街上乱转,秋意已浓,满街的行道树落尽了叶子,显出一点萧条的味道。首饰应该太早了些,乔斯达家的孩子不会缺娃娃和漫画书。小女孩会喜欢什么?

“先生给女朋友选礼物么?我们有今年新款的包包?不看一下么?”店里的导购小姐看着承太郎举棋不定的样子热情的招呼。

“是给女儿。”

“啊,先生看起来这么年轻……您的女儿多大了?送洋娃娃怎么样?”店员十分意外,反应迅速地从货架底层翻出一个十分幼稚的洋娃娃。

“不,谢谢,我自己看就好。”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应该去玩具店选礼物更合适的空条博士婉拒了店员的热情,不理会继续探头探脑的店员们,继续在琳琅满目的礼品中打转。

最终空条·直男·情商下降·承太郎看中了一个水晶摆件,直挺挺的,上面可以刻字,会闪五颜六色小彩灯,兼具了晶莹剔透和花花绿绿,完美符合了直男审美眼中的少女心,承太郎还考虑能不能在上面刻一朵小红花。

所幸拐角出现的人及时堵住了他喊店员包装的嘴,修复了没有机会再度破坏的父女情。

花京院围着一条暗红的格子围巾,难得地没有穿校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随手推开了店门,转了一个货架,抬头就看到了准备招呼店员的承太郎。

花京院自觉地凑上来,“承太郎?好巧,在选礼物?”

“徐伦快过生日了。”承太郎道。换来花京院了然的点头,“虽然不常见面,承太郎还是很关心家人啊,你打算选这个水晶球?”

“嗯。”承太郎点头,征求友人的意见,“怎么样?”

“唔……”花京院看着这个从头到脚都写着恶俗的摆件,斟酌了一下语言,“承太郎,如果你不是想父女感情破裂的话,我建议你不要买这个。”

“这么糟?”承太郎皱眉,内心已经接受了花京院的判断,表面还想挣扎一下,花京院已然看穿他的想法,丝毫不给他找理由的机会,“跟我来吧,徐伦今年多大了?”

承太郎也不知道自己会这么从善如流,大概是对于友人毫无保留的信任。花京院带他逛遍了市区最大的玩具店,但是不论多么精美的玩具都会被承太郎pass掉,最后花京院也有些无奈,承太郎到底想选一个什么样的礼物?真的是最开始那种水晶摆件吗?

承太郎摇头,他只是在犹豫徐伦会不会喜欢这个礼物,但是水晶摆件也好,玩具也好,他都无法有着女儿一定会喜欢的信心,因而这些礼物被统统放弃。但若要具体说出想选一个什么样的礼物,承太郎也表达不出来。两人坐在商场的休息区相对发愁。

徐伦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花京院只在承太郎的只言片语中有模糊的印象,活泼、可爱,像每一个自带三米八滤镜的父亲眼中的孩子一样,是最可爱的小天使,最具体也不过是他一直放在钱夹里的那张照片,笑的温柔的女人抱着可爱的女儿,他们是承太郎最重要最牵挂的人。

“徐伦…很像承太郎吧?”承太郎听到身旁的友人轻轻地说。他转过头,花京院撑着下巴看着另一边,表情放空,垂着眼睫,连着紫色的眸子也有些黯淡,明明还是少年人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暮气。他安安静静的看着商场里川流的人群,似乎并不是在跟承太郎说话,甚至没有开口。

那种表情承太郎是熟悉的,在过去的十一年里,在那双眸子迟迟没有睁开的时间里,他曾无数次看着那张脸,放松着没有任何表情,仿佛被时光抛弃在原地,只有他的影子与他为伴。现在他回来了,却始终与这世界隔着十一年的光阴。

自他醒来,承太郎见过花京院太多生动的表情,像那段短暂的旅行中一样,一颦一笑都充满着生命力,这样的画面让他安心,因此当花京院再度露出这种毫无生气的表情时承太郎有一瞬间的慌乱。他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忽略了什么,这个对他来说熟悉的世界,对于空缺了十一年的花京院来说是如此的陌生,但他从未表现出来,他丝毫不怀疑花京院强大的精神力,但精神力强大就不会失落了就不会孤独了么?

他还只有十七岁啊。

长长的红色睫毛闪了一下,那种孤独的感觉如雾霭般散去,花京院伸了个懒腰,“那么承太郎要不要按照自己小时候喜欢的来挑选?”他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不要告诉我承太郎你这么帅小时候没收到过礼物哦。”

怎么会没收到过呢?幼年的承太郎还是一个比较活泼的孩子,没有那么凶,加上贺莉也非常欢迎孩子们来家里玩,承太郎生日时收到的礼物足够铺满整个房间,其中九岁时候最喜欢的礼物是……

承太郎站起来,径直向外走,花京院也不追问,他相信以承太郎的聪明应该有了答案,他轻轻巧巧的跳起来,跟在后面。拐了两个街区,承太郎在目的地停下了脚步,是一家自行车铺。

九岁大的小孩子完全可以骑自行车了,和同伴骑车自行车大呼小叫的走街串巷,比拼着各种花样是童年的一抹亮色,徐伦会喜欢的。

承太郎摸着车把,脸上露出极浅的笑意,温柔深情。

但这辆车与那些信一样,最终都被封存在了灰尘堆积的角落。

或许是因为不想让家人被黑暗中的眼睛盯上,或者是因为在专业领域卓越的空条博士,还未做坦诚表达自己的准备。

-tbc-

评论
热度(22)
2018-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