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花承】咫尺光阴5

前情回顾 01 02 03 04

※生存院x人夫承 前期承承已婚【但与花花没有实质进展】

※有部分原著向二设,时间在四部之后跨度较长不赘述

※依旧是弱攻向,ooc 欢迎指正bug

※没错你们猜对了,就是建模


5.建模师

花京院勉力睁开眼睛,身下坚硬的珊瑚礁硌得他生疼,大脑中一片混沌,他试图深呼吸让自己清醒下来,但这幅身躯仿佛不是他的,他无法掌握任何一个肢体的控制权。

怎么回事?花京院观察周围的环境,大脑混乱得连记忆都难以回想,更遑论思考这种高难度行为。承太郎。视线里白色的影子挡在他身前,衣袂飞扬,灰色的建模师如影子一般粘着他,两人的攻击一触即散,快得连空气都扭曲起来。每一击白金之星的拳头就溃散一点,极快的速度令对方不能一击得手,却阻止不了快速对攻中堆积的劣势,但白金之星的速度没有丝毫减慢,忍受着对方替身造成的大脑混沌,承太郎依旧在快攻,甚至越来越快!

进攻!进攻!进攻!

除了替身攻击,其他实物都无法接触到建模师,只有进攻!

太快了,快得只能看到残影。花京院眯起眼睛。但是有哪里不对,微躁麻木的感觉侵蚀着神经,信息在脑海中杂乱如纠缠的蛇群,滑腻得难以捕捉。

一定有哪里不对,快找出来啊花京院!对方的破绽!意识如蛛网中挣扎的小虫,战场上每一次对攻都是蜘蛛逼近的脚步。承太郎在战场上,他在受伤,这样下去他会输!

一滴汗落入花京院眼里,盐分刺痛了眼球,视线再次模糊了一下。模糊……模糊!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却在唇边滚动,不论如何也无法出口。

“你的动作变慢了承太郎!你还能坚持多久?一分钟?两分钟?我会把你揉成一团肉泥,当然我可不会让你轻易死掉哈哈哈!”莫柬大笑,建模师的攻势开始反超,压过白金之星。

“你以为我会单纯的跟你硬碰硬么?”承太郎冷不丁开口,声音冷冽,“看看你的手吧。”

“什么!?”莫柬惊呼,双手迸裂无数血口,鲜血洒了一地。

“白金之星与你的手掌接触时间很短对吧?但是它的速度从未减慢,这份速度所承载的力量在接触的那一刻爆发,你的建模师并不是力量型的替身,在强攻中反复承受这份力量,手上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吧?”

承太郎道:“你的能力确实是很棘手,但是如果失去了那双手,就不会这么麻烦了。现在解除替身,或者下海喂鱼。”

莫柬坐在地上,血不断从千疮百孔的双手上滴落,他低着头,突然笑了,“不愧是让剑心大人忌惮的承太郎,你的思维已经混乱得厉害了吧?还能保持如此清醒的意识。但是到此为止了,你以为你已经看穿我的替身了吗?太天真了!”

狂风骤起,海浪一层高过一层以殉道般的姿态撞上珊瑚礁碎成大片的白花,两人的衣衫被吹的猎猎。

莫柬收住笑声,面目狰狞,将掌心相对,如洗手般一搓,双手的骨肉混着鲜血被揉作一团,再一抹,又恢复了形状,只是血迹层层叠叠地混在皮肤上显出妖异的花纹。莫柬“嘶”了一声,面容扭曲,“痛死了,这都是你的错啊承!太!郎!”

最后的名字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强行抹平伤口对他的能力有所削弱,但现在承太郎的处境更加危险,他矗立在风中,如同沉默的灯塔,却仿佛下一秒就会轰然崩塌。

破解的方法,破解的方法。花京院嘴唇颤抖着,蜻蜓在蛛网里奋力振翅。

“到此为止了!”莫柬吼道,花纹妖异的手掌扑向承太郎,却在又一次时停之前将自己包裹起来。完全不露出破绽。这一次时停只给承太郎争取了些许位移,无法借助外物让他的攻击距离大受限制,对方的掌风又一次袭来。

蜻蜓终于挣脱束缚,纤细的影子灵巧地掠过水面,光在他身上反射一瞬的闪光。

手掌堪堪停在承太郎鼻尖前毫厘之处,只差一点,却再难寸进。

“到此为止这句话,原样还给你。”花京院的声音冷冷的响起。

“怎么会、你怎么可能!”莫柬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承太郎余光一扫,花京院已经不在原来倒下的位置,而在莫柬身后隐约能看到一个绿色的影子,朦朦胧胧如雾里看花,身形都不甚真切。但那一定是花京院,承太郎如此确信。

“不要躲哦承太郎。”绿色的影子在莫柬腰间一抹,寒芒入手一甩直扑向承太郎门面!那是莫柬别在腰间的一把水手刀,刀锋森然,脊上血槽狰狞。

但花京院说不要躲。

这或许是花京院觉察出莫柬能力的漏洞,但此刻承太郎已经无法去思考其中缘由,身体本能的听从了同伴的指令,他不躲不闪,迎身而上。

扑面的狂风掀起他的帽子,刀尖带着死亡的冰冷点在他额头。一瞬间承太郎感觉天地俱静,如同站在无垠的冰原之中,冷冽的风自天边而来,跨越无数时间的洪流,像要吹进灵魂般灌满每一寸神经。过了几万年,冰锥上第一滴融水滴落。“啪嗒”。极微小的一声在整个冰原上回响,于是冰层忽然破裂,地底涌出温暖的水流,融开冻在他眼睫上的细小冰晶。

他睁开眼,红发的友人对他露出笑容,然后承太郎回头,一拳打在呆立的莫柬脸上,精瘦的男人被打了个跟头,鲜血喷涌,地上多了两颗带血的牙齿,一个海浪扑来,悄然将它们带走。

“怎么回事?花京院。”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花京院的状态让承太郎相信已经没事,于是也放松下来询问。

“其实我也不太肯定具体情况,但是我们之前是在幻境中没错。”花京院舒展双臂,“莫柬的替身似乎会对精神造成某种程度的损坏,导致我们感知中的世界发生扭曲。同时与建模师直接接触,这种能力的影响就越严重,而精神越混乱就越难看出幻境中的破绽。”

“因为是幻觉……”承太郎很快理解,这是为什么之前他借用珊瑚礁碎片也无法伤害到莫柬的原因,如果是在对方的幻境中,掌握自己什么时候会使用时停而提前防御也轻而易举。

“啪嗒。”一滴雨点落在帽檐上。

两人这才发现天空不知何时已经乌云密布,铅黑的云在风中翻滚,一人高的海浪迎面扑来,在珊瑚礁上冲出十余米汇入蓝洞。大海在这一刻显出它狰狞的一面,带着不容置疑的力量咆哮翻涌。在大海凶猛的攻势下天空也不甘示弱,这一滴雨像是号角,紧接着雨点倾盆地泼洒下来,雨和着风势如鞭般打在身上,能见度瞬间降到不足十米。

“快回船上!”承太郎脸色变了,即使毫无把握地面对敌人的替身也不曾变色的他此时真正显出了慌乱。

是暴风雨!温柔的大海仿佛倾覆一般暴怒起来,此时她不在是闪亮清澈的蓝宝石,她化身复仇的女神,她黑发狂舞,用雨水鞭挞着一切,她是洪荒中走来的主宰,她要将她的怒火尽情倾泻在这片海域。在大自然的伟力面前人类的力量是如此渺小。

花京院显然并不知道情况的严重,不过看承太郎的脸色也知道不是玩笑,他看了一眼还趴在地上装死的莫柬。承太郎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放任莫柬在这的话他八成会死,但是他们还是敌人。

“真是够了。”毕竟还有很多情报要从这个人口中挖出来,承太郎拎小鸡一样将莫柬拎起来,跟上花京院的脚步先后登上快艇。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狂风疾驰,雨声潮声此时已经震耳欲聋,花京院不得不扯着嗓子喊话。

“真是够了,这是做选择题的时候吗?”承太郎随手把莫柬扔到船舱里,男人精神一直很萎靡,替身被破似乎对他有不小的影响。

“雷达坏了,导航系统和通信都无法使用。而且船底好像破了个洞!”花京院从驾驶位上抬起头,指着船尾。此时风雨飘摇,快艇无遮无拦地暴露在雨幕中,此时舱中已经积了不少水,船体漏水不过是债多不愁。而雷达的损坏却极为致命,在如此风浪中失去航向出海无异于送死,加上无法发出求救信息,三人的处境极为艰难。

所幸还有好消息。花京院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好消息是油箱没有坏,汽油充足,雨停以后临时修补一下船舱我们就能出发。”

说话间一个巨浪打来,快艇剧烈地摇晃,又因为拴着缆绳,卸力不掉,船头带着惯性撞在礁石上,船上顿时一阵人仰马翻,莫柬在狭小的船舱里已然成了一个滚地葫芦。摇晃中缆绳发出令人牙酸的断裂声,混在一片海涛风雨中几不可闻。野兽般的直觉让承太郎感觉到了不对,扫视一圈后目标很快定在缆绳上,超强的视力即使在如此晃动中仍然看清了缆绳上整齐的断口。他看都没看在船舱里翻滚的莫柬:“花京院!”

花京院从风雨的打压下抬头,剧烈地颠簸让他产生了晕船反应,他扶着船舷,全身早就湿透了,那缕刘海湿哒哒地贴在有些苍白的脸上,显得异常狼狈。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花京院便会意,法皇触手张开,缆绳崩断的纤尘刚刚扬起,莹绿的触手已经接替它的工作将快艇牢牢固定下来,一部分触手缠上船底,将破洞堵住。

船身终于稍微稳定,承太郎也不闲着,虽然暂时堵住漏洞,但船舱里的水已经没过脚踝。面对这种情况海洋博士也别无他法,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一桶一桶地把水舀出去。
法皇勉力支持着船只的固定,来自整片海洋的潮汐之力即使最强的替身也无法招架,暴风雨更是没有丝毫止息的意思。忽然海水疾退,水位突降,船底险些撞上珊瑚礁,花京院还未来得及喘口气,耳边水声骤响,他百忙中抬头,巨浪仿佛一栋翡翠的大楼倾山倒海般压来,狠狠砸在快艇上。

耳边只剩隆隆的水声,仿佛被一柄大锤迎面击中,花京院恍惚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对战dio的战场,身体不受控制地向着黑暗无休止的坠落,坠落。他看到船只的残骸自水面缓缓下沉,那种死亡的感觉再次包围了他,无数湿冷的手拉将他拖入黑暗,身体沉重得无法动弹,腹上早已愈合的伤口裂开般疼痛,精神轻飘飘的离开肉体。他吐出一串气泡,水下的世界好像一下到了外太空,听不到声音,光离他越来越远,水流悄无声息的邀请他,他却像留恋般在原地困守。

突然一只手破开水波握住他的手腕,手掌中透出火焰般炽热的温度,一直灼烫到心里,接着身体一轻,他已经浮在水面上。

“你没事吧花京院!”承太郎担心的脸出现在视野里。

刚才一个巨浪将整个快艇打碎,三人都落入水中,莫柬落水后一直在挣扎,这个土著好像并不会游泳,承太郎于是去救莫柬。

他本没太担心花京院,他知道花京院水性不错,出发时也监督他穿上了救生衣,即便因为什么情况无力游泳,只要打开救生衣的充气阀门就能平稳的浮在水面。谁知给莫柬套上救生圈,环顾一圈却并没有发现花京院的身影,那一刻承太郎的情绪几乎失控,那种花京院消失的恐惧感这十一年无声无息的潜伏在他心里,无数次隔着玻璃罩他凝视那张熟悉的脸,这种感觉扼住他的喉咙,攥着他的心脏,是愧疚,更是恐惧。

“你在发什么呆!”承太郎一把扯下救生衣的充气阀门,语气控制不住的带了质问。救生衣自动充气,怀里的人顿时轻了,但他手上没有丝毫放松。

红发的少年人眨了眨眼睛,紫色的眸子瞬也不瞬的看着他,神情欣喜而温柔,承太郎莫名地被看出一身鸡皮疙瘩,正要追问花京院已经笑了出来,“承太郎你看,天晴了。”

承太郎抬头,才发现不知何时雨已经停了,大海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复又变成了轻盈温柔的美人鱼。微咸的海风轻柔地推动着浪花,铅灰的雨云破开,第一缕阳光在水面撒下一片金纱,接着云层迅速溃散,天缺一般露出一片瓦蓝的天空。承太郎望过去,过于生动的欣喜兴奋浮现在脸上,花京院毫不怀疑如果可能他会毫不犹豫扑过去一猛子扎到水里。想到那样的场景花京院忍不住笑了一声。

“喂花京院,你还记得我出发前跟你说过的么?”棱角分明的嘴唇开阖,花京院看见承太郎睁大了眼睛,他循着对方的视线看过去。

是花海?仿佛春风过后一夜之间满树盛开的繁花,又像是不经意间落了彩色的雨,蓝洞深邃的颜色里粮起一抹橘红,转眼便连成一片,海面瞬时落满鲜艳的花瓣,随着水波悠哉悠哉的荡漾。

“在暴风雨过后会成群的出现在海面漂流,像是海浪上的浮花。原来是这样么。”花京院喟叹,“看来莫柬没给我们引错路,暴风雨也算是因祸得福。喂承太郎你冷静点!”
十米开外的承太郎头也不回,“这可是难得的研究机会,花京院助理快跟上!我们要收集好第一手资料!”

被套上救生衣以后就没人管的莫柬寂寞的飘在海上:“你们对待俘虏可以走心一点嘛喂!”

在被承太郎拉着研究了数个小时鹦鹉螺之后,船长村长带着一群人开着科考船乌泱泱的赶来了珊瑚礁。

交流一番得知,村长派出的真正领路人临近中午才悠悠醒来,跑去找贵客的时候发现屋子里的人早已不在,跟船长碰头一交流两边都慌了神,贵客在自己地盘被假冒的领路人接走,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村长是断推不掉责任。船长更是差点暴走,空条博士可是科考组宝贝的人才,更重要的是,科研经费可都是他身后的spw财团赞助的啊!

所幸莫柬虽然有心坑人,却没把承太郎他们带到别的方向,众人看到在海里活蹦乱跳的空条博士都齐齐松了口气。

莫柬在不久后就被spw财团的人接管,临走花京院找他单独谈了谈,据说回纽约以后没多久莫柬就恢复了自由,再无踪迹。

忙碌充实的夏天在不知不觉间过去,随着暑期的结束,高中生花京院也重返校园,恢复平静的生活。

-tbc-

评论(1)
热度(24)
2018-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