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花承】咫尺光阴4

前情回顾 01 02 03

※生存院x人夫承 前期承承已婚【但与花花没有实质进展】

※有部分原著向二设,时间在四部之后跨度较长不赘述

※依旧是弱攻向,ooc 欢迎指正bug

※坚持不懈练习打戏


4.科考

承太郎觉得花京院这个助手真是太棒了。

为了能让花京院名正言顺的跟随科考,承太郎谎称这是自己带的助理学生,而其他人员虽然有所疑惑,看到空条博士那张超凶得不容置疑的脸也都默默把话咽了回去。反正科研团队最大的赞助商就是这位身后的spw财团,空条先生只要不拐带未成年大家就当不知道吧。

本来只是无心的借口,没想到花京院竟然十分尽责的将这部戏演了下去,长得一张美人脸的大男孩露出春光般和煦的笑容请教,任谁都不会忍心拒绝。相比板着脸只醉心学术的高冷空条博士,小助手花京院很快就得到了全船人的一致好评,在这样的基础下,大到科考船的操作小到潜水摄像的装备他都很快掌握下来,并且极其细致的帮承太郎记录并归纳每一个数据。

“真看不出来。”承太郎放下手中的数据,纸上的字迹纤细娟秀,远处的火光把他的白衣镀上温暖的金色,他安静地坐在人群之外,抬手把放在冰桶里的啤酒递给花京院。

“筛选数据这种事我很擅长,承太郎忘记了么?”在篝火边跳舞委实热的不行,花京院擦了擦头上的汗,接过承太郎递来的啤酒,“呲”地开了罐,仰头吨吨吨地干下去,来不及咽下的酒液顺着嘴角流下来,经过锁骨滑进解开扣子的衣领。

他们登陆在一个海岛,这里有一个以海为生的村落,装在大木桶里的烈酒轻易扣开人们的心防。篝火,舞蹈,热情的土著拿出当天的渔获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花京院脱了外套,挽起袖口在篝火边跟着当地人跳姿势夸张的舞蹈,吼着土著语的歌,跟大胆的姑娘共舞,有漂亮的女孩为他献上椰子汁,他笑着接过,此刻他像放回海中的鱼,放纵淋漓。女孩们蛇一样扭着腰朝承太郎抛媚眼,以妖娆的舞姿邀请他,但年轻的海洋博士丝毫不为所动,所有的邀请被尽数拒绝,他坐在最边缘的角落里静静地看花京院整理的数据。

“不,我是说跟船员和村民相处的事。”承太郎强迫自己收回盯着花京院领子的视线,低头继续看数据,“你之前说你没有、也不想跟人交朋友,但是跟他们相处的很好。”

“啊这个么。”花京院笑,随意在承太郎身边坐下,放松身体,仰头看着头顶的星空,“因为经常四处旅游,能够很快与人融洽的话会方便很多,也能更好的体验不同的生活不是么。”

“嗯。”承太郎发出一个鼻音算是回应。

“相比来说,承太郎的变化真的很大。”分外肯定的语气。

“已经三十岁了。”理所当然会成熟吧。

“不,如果只是成熟稳重的话以前的承太郎也很可靠。”花京院看着有些困惑的男人,语气不自觉的温柔下来,“但是以前承太郎能够很明显感觉到情绪的波动,虽然经常摆很凶的脸表情也很丰富。现在却很少感受到这种波动,我以为是我感觉变迟钝了,但不是。你很少笑了。”

承太郎沉默,低头看着数据,没有接他的话。

花京院无奈。

“在这样的光线下看字眼睛会变差哦。”花京院点点他手里的纸,换了话题道,“村长说村子往东几十海里有一片环状珊瑚礁,他们在那见过漂浮的鹦鹉螺群。船长跟他们谈好,明天会让村人给我们引路。”

承太郎微微诧异,因为舞会太吵未来得及去询问关于鹦鹉螺的事,花京院却已经替他问好了。他压低了帽檐,“随他的便吧。”

真可爱。花京院看着那双绿宝石一样的眸子里闪过惊喜的光,又害羞地遮掩过去,他真是爱极了这样的承太郎,并且深深的被他的一举一动吸引。

第二天,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椰树的叶子投在海岛上,沙地上还残留着昨夜篝火的余烬,村人和船员还沉浸在狂欢的美梦中,村长派来的领路人就已经造访了承太郎暂居的茅屋。睡眠极浅的空条博士很快起来接待了他,因为轻微的起床气,表情看起来格外凶狠,把名叫莫柬的中年人瞪得坐立不安。承太郎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稍微清醒了一点。

“现在就要出发么?”他问。

“现在天气好,我们趁早去早点回来,这海上的天气跟娃娃脸似的,耽搁时间怕会变天哩!”莫柬笑出一口白牙,他不壮,皮肤被海上无遮无挡的阳光晒得黝黑,操着一口口音古怪的英语。
承太郎点点头,莫柬说的有道理,论对海洋生物的了解他有信心,但是海上生存观星测气,还是当地的土著们更有经验。十几里不算远,初步观察设置几个探测装置也不需要多久,承太郎跟睡得半梦半醒的船长打了招呼,出门就看到花京院伸着懒腰从茅屋走出来,看到承太郎,紫色的眼睛亮了一下,挥手打招呼。

“早啊,承太郎。”余光瞥见跟在承太郎身边的莫柬,愣了一下,“村长派的引路人么,这么早就走?”

“怕变天。”承太郎简单解释一下,想起花京院是他名义上的助理,“正打算去叫你,要出发了。”

承太郎去船上准备了需要的仪器,花京院已经收拾妥当,三人乘着快艇一路向东行而去。
几十海里也只是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未缺的一轮月亮挂在渐亮的天空,如同浮在海上的薄冰。此时正是退潮的时间,珊瑚礁的环岛露出海面,如月落在海里的一钩影子,环岛的中间是仿佛深夜中裁下的蓝,这是海底突然下沉形成的蓝洞。

冰河时代海水和淡水腐蚀形成的洞穴,在冰川融化之后海水倒灌,形成了这种奇特的地貌。有这种地貌鹦鹉螺生活的海水深度倒是够了,不过很多蓝洞内部极度缺氧,能不能有生物活下去还是两说。作为世界奇观之一,蓝洞早早就写在花京院的旅游清单上,虽然一直未有机会去一睹真容,但还是了解了一些。

三人将快艇停靠在珊瑚礁旁,承太郎提着设备跳下去和花京院各自设置探测,被谢绝了帮忙的莫柬沿着珊瑚礁溜溜达达的走到了前面。

突然一声惊叫划破珊瑚礁上空。两人闻声抬头,就见莫柬僵立着不敢动,数条月白间深蓝的蛇正虎视眈眈的与莫柬对峙。

“扁尾海蛇。”承太郎低声道,眉头紧拧。这种海蛇攻击人类的数据不多,但是毒性极强。这个距离——

“绿之法皇!”承太郎念头刚起,花京院就已经唤出了替身,他离莫柬更近的且替身射程更远

绿色的触手灵蛇般射出,一把将莫柬卷住拉回来,蛇群惊动反扑之时绿宝石水花已到。

“轰——”珊瑚礁上炸出一片烟尘,海蛇残尸混着珊瑚礁碎片飞溅。

承太郎心疼的摇了摇头,“真是够了。”花京院这家伙,下次得提醒他出手轻一点,珊瑚礁的成长速度很慢,这一击下去恐怕要用几十年的时间恢复。

烟尘渐渐散去,露出两个人的轮廓,承太郎莫名的心头一跳,脱口而出,“花京院?”

没有回应。

烟尘散开,莫柬傲然站在原地,旁边另一个人影却不是花京院,而是替身!

花京院呢?承太郎几乎在念头闪过的同时就得到了答案,花京院倒在地上,旁边是形态怪异的法皇,此时的法皇像是被小孩子随意捏过后丢弃的橡皮泥,肩膀像软泥一样塌陷下去,手臂和身体黏在一起。替身是精神的具象化,替身被改变成这样,那么花京院的意识呢?

“surprise,承太郎。”莫柬此时的气质完全变了,他不再是那个蹩脚迟钝的土著,他闪亮登场,带着未知的替身,踩着花京院的身体。

“把他变回去。”承太郎冷声道,白金之星已经在身后显现。

“如果我拒绝呢?”莫柬得意的笑,恨恨道,“只要抓住你和花京院剑心大人一定会重重赏赐我,看到时候美恭子那个贱人还怎么风……”

“欧拉!”斗大的拳头裹着疾风迎面而来。话不投机半句多,承太郎完全没有听他描绘美好蓝图的心思,脚下疾步,即使没使用时停速度也极快,转眼已经贴身,挥拳而上。

“打断别人说话可是很没礼貌的。”莫柬叹了口气,表情丝毫不动,灰色的替身挡在身前竟然空手去接白金之星的拳头。

白金之星的拳头岂是那么好接的,极快的速度和强大的力量即使硬接下一拳也会造成不轻的打击,何况承太郎的攻击又岂止这一拳。

但是他确实没有打出第二拳了。在拳头接触对方替身的手掌时一股奇怪的波动从灰色替身的手掌上传来,承太郎飞快撤拳,仍然慢了一拍,白金之星的手指仿佛遇火的蜡块融化,只一触,手指便融成一个整体。承太郎只觉得眼前一花,脑子一部分变得混沌起来。

这就是他的替身能力么,难怪只一个照面就重伤了花京院,应该是属于近距离替身,花京院的远距离法皇正好可以克制,因此先让花京院到达攻击范围,放倒法皇后再攻击自己。一旦接触他的手替身就会融化,进而影响精神。虽然思维开始迟钝,但丰富的经验让承太郎很快理清了前因后果,只是一个照面便将对方的能力大致推测出来。

如此近的距离使用时停的话对方是无论如何也躲不了了。

“下面你会用你那招时停了吧?”莫柬突然说。话音未落承太郎右手一指,“THE WORLD!”

时间停止!

被看穿了么?如此近距离的时停他有绝对的把我击败对手,但对方明显有备而来,更先一步看穿了自己的意图,又会准备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呢?念头在电光火石间一一闪过,承太郎没有丝毫的犹豫和退却,只提起十二分警惕,一往无前。

“欧拉!”莫柬果然早有防备,替身双手张开,拉伸如网一般将自己包裹进去。承太郎不敢贸然接触又避无可避,这一拳终于落下,却不是打在莫柬身上,而是落在珊瑚礁上,碎片炸开,白金之星动作未停,接着炸开的碎片掷向莫柬。倒是把dio当初的架势学了十成十。莫柬虽然防御了攻击,却也挡住自己的视线,再想避开已经来不及了。

时间开始流动。

碎片急速飞过,穿过了莫柬的身体坠落在地上。

“怎么可能?!”

“哈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太天真了承太郎!我的'建模师'可不是能力那么单一的替身!”莫柬仰天大笑。

要怎么破解?

-tbc-

评论(2)
热度(37)
2018-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