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花承】咫尺光阴3

前文戳这里 01 02

※生存院x人夫承 前期承承已婚【但与花花没有实质进展】

※有部分原著向二设,时间在四部之后跨度较长不赘述

※依旧是弱攻向,ooc 欢迎指正bug

※该来的总是要来

3.夏至

“铃铃铃铃铃——”

“下课!”

“老师再见!”

伴随着下课铃声,一天的学业宣告结束。花京院收拾好课本,就听到身边路过的女孩激动的讨论:

“今天那个帅哥也会在门口么?”

“肯定会吧!他可是雷打不动地每天都会在那里等人呢!”

“啊好期待!不知道他在等谁?会是女朋友么?”

“诶不会吧看起来比我们大了好多,不过如果能当他女朋友年纪完全不重要的!”

“哈哈哈理美你你想太多他肯定会更喜欢我~”

“才不会!你这个搓衣板!”

“哈?你个胖子!”

果然啊,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那个人都这么引人瞩目,明明没有那么锋芒毕露了,该说女性的观察力敏锐呢还是那种美无法被掩盖呢。花京院快步穿过争吵的女孩,不出所料远远就看到校门口聚集了一群女孩子,簇拥着一个白色的人影,惊呼声和莺燕软语此起彼伏。

也差不多该到了。三、二、一。

“吵死了!都闭嘴!”爆发的吼声瞬间压过所有话语,暴戾的气场随着声浪散开,隔着数十米都能感受到声音主人的不耐和烦躁。

果然还是承太郎啊。花京院忍不住扬起嘴角,准备趁着这短暂的安静穿过去,等承太郎离开了那些女生也就会慢慢散去。

不过今天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空、空条先生!我喜欢你!”也许是从承太郎的本子上知道了他的名字,少女清脆的声线因为紧张而颤抖,用力的鞠躬递上粉红色的信封,“请、请收下!”

人群骚动起来,这个意外的插曲格外引人注目,告白的女生在众目睽睽下直挺挺的举着情书,身体轻轻颤抖,只能看到长发间通红的耳尖。而被告白的一方仍是一张淡漠的脸,绿色的眸子清得像是透过叶尖的那一缕光。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他的回答。

“抱歉,我已经结婚了。”短暂的沉默后承太郎淡淡的开口,将带着戒指的手晃了晃。那个小小的东西在阳光下闪着过于闪耀的光,直晃着女孩们和花京院的眼睛。

那是他们相隔了十一年的光阴。

女孩的眼睛里盈出泪光,但是她没有让它掉出来,她再次用力鞠了一躬,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道,“非常抱歉!”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开。

花京院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又看着依然在人群簇拥中的承太郎,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真是羡慕他们啊,每一个都。

跟西山剑心一战虽然失血不少,但是因为护住了要害,伤口也没有很碍事,短暂的失明之后花京院甚至没有落下课业。但是这次攻击让承太郎如临大敌,花京院是确实参加埃及一行,并且揭开了dio替身秘密的人,不是他不接触就不会被牵连的,相反,刚苏醒而力量不足而且地位举足轻重的花京院会是dio残部更容易下手打击的目标。他无法允许有第三次自己无法保护重要的友人,所以年轻的空条博士马不停蹄的赶回了日本,开始风雨无阻的每天陪伴花京院上下学。

“真好啊,感觉像跟承太郎一起上高中一样。”花京院笑着发起话题。

“嗯。”自然而然将花京院护在行道内侧的承太郎发出一个单音算是回应。

“最近天真是太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下雨,好在快要放假了。说起来期考之前承太郎有空帮我补一下课么?”

“今天着急回家么?听说那边新开了一家拉面店味道不错,晚饭之前要不要来一碗?”

“真是太麻烦贺莉小姐一直给我做便当了,我想给她送一份礼物,承太郎帮我参考一下吧?”

大多数时候都是花京院在主导话题,而承太郎只需要回答“可以”“好”“真是够了”就足以解决所有问题。奇怪的是明明很讨厌吵闹,但是红发的年轻人温润柔和的嗓音喋喋不休在身边响起,不仅不会让他感觉一丝烦躁,反而还有些闲适的安心,像是夏天睡在微风的树荫下,冬天捧着热茶去看外面的雪。这大概就是他与花京院的默契。

花京院觉得这大概是他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了,他所期待的差点永远也不可能发生的事,能够与承太郎一起上下学,然后去承太郎家补习,看着对方或流畅的解题或皱着眉头思考,晚上贺莉会带着快乐的笑容说今晚的饭一不小心又做多了,能不能麻烦花京院君帮忙解决一下,于是他们共进晚餐,吃完以后两人帮忙洗碗,最后送花京院回家。明明是平淡到不能再平淡的生活,却让他如此沉醉。

即使改变了这么多,承太郎依旧是承太郎,我也依旧无法放下心里不该存在的感情。但是这样就好了,以最亲密的朋友的身份能够陪伴在你身边,已经是我能奢求到的最好的生活了。
盛夏,庭院里蝉声聒噪,典籍室里却带着沉静的凉意,一排排木制书架在微光中矗立。

“花京院,可以把那个递给我么?”即使是身高一米九五的承太郎在数米高的书架前也稍显无力。

“这个么?”修长的手指顺着对方的指示点在书脊上。

“旁边那本,蓝色的。”

“这个?喏。”爬在矮梯上的花京院取下承太郎所指的那本书低头递给他,退了两级好奇凑上去,“你家的典籍室大了不少,这是什么书?”

“海洋生物考,让老头帮忙从乔斯达家租宅运来的,查一点东西。”承太郎低头翻书。花京院帮他开了灯,也撑着手臂凑过去看。他站在矮梯上,比承太郎还要高一截,垂着眼低头刚好够者承太郎的鬓角,像是把他壁咚在书架上一样。两个人都未发现这个姿势有什么不对。

“这个是什么,看起来有点像精灵宝可梦。”相比大多数日本人花京院英语口语极好,这归功于他热衷的旅游,相对而言阅读能力就差强人意了,看着承太郎手里大量专业生僻词的英文书花京院怀疑自己是文盲。

“鹦鹉螺,软体动物门头足纲鹦鹉螺亚纲,时一种很古老的动物,最早生活中距今四亿多年轻。他们身体是褐红色的,白色螺壳上有同色的花纹,平时生活在深海,在暴风雨过后会成群的出现在海面漂浮,像是海浪上的浮花。”承太郎介绍,说起这些动物他的眼睛发亮,像是有群星在闪烁,“宝可梦是什么?”

“一个游戏,用精灵球抓生活在各个地方的神奇动物,很有趣哦。”花京院解释,一边哼了两句游戏的主题曲,“承太郎准备研究这种动物么?”

“嗯,科考队准备去西太平洋观察珊瑚礁。”承太郎的英文阅读毫无障碍,很快翻页,抬头望向花京院,“正好是暑假,一起么。”

“好啊,很荣幸。”花京院笑。两人离得极近,瞳孔里倒映着对方的脸,他笑的时候温热的呼吸吹在承太郎脸上,有些痒。

“我会在出发前让你入门。”年轻的空条博士发出宣言,侧过身子让花京院更方便看到书,“西太平洋属于热带海域……”

阳光朗朗,夏日还漫长。

-tbc-

评论(4)
热度(37)
2018-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