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花承】咫尺光阴2

前文这里 

01

※生存院x人夫承 前期承承已婚【但与花花没有实质进展】
※有部分原著向二设,时间在四部之后跨度较长不赘述
※依旧是弱攻向,ooc 欢迎指正bug
※剑三误入系列23333


2.玄晶!
“开、开玩笑的吧承太郎!?我刚才一定听错了吧?你是说了です吧?!”
“是,怎么了?”承太郎将病历还给小护士,礼节性的点了头,小护士便双颊绯红的鞠躬跑开了。
花京院还是没有缓过来,他开始怀疑自己醒来的方式不对,“这难道是……替身攻击?承太郎不是向来用だ来称呼别人吗?承太郎你竟然对别人用了敬体?”
“真是够了。”并不打算对此做出解释的承太郎直接转移了话题,“前阵子在处理老头子事情的时候在杜王町发现了一些事,我想你会有兴趣。”
到底是太久了么,十一年,足够一个人改变太多了,那么自己的心意是否还会像从前那样呢?花京院垂下眼睛掩去眼底转瞬即逝的不安,配合的笑问,“哦?那一定是很奇妙的经历,我很感兴趣。”
这一天承太郎说了很多很多,这个总是沉默地承担一切的男人难得地话痨,从杜王町讲到波鲁那雷夫的失踪再到当年与dio一战,时间似乎一点点倒流,穿越回那50天的时光。波鲁那雷夫失踪后被判定死亡,而乔瑟夫也经不住时光的消磨慢慢痴呆,他积累了太多经历,无法与人诉说,而在这个久别的挚友面前他终于能放下身上的重担。花京院是个很好的听众,会巧妙的接下他的话,给予他恰到好处的回应。他把手搭在承太郎肩上,刚苏醒的人体温有点低,却如此鲜明的昭示着自己的存在。手掌下的身体温暖结实,体温蒸腾的热气从掌心一路熨到心里,那颗心随着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清晰的跳动,淤积的情感在胸口堵塞。他想抱抱眼前的人,又害怕被对方察觉自己异样的感情,于是他的目光一遍又一遍的亲吻过他的额角眉梢,鼻尖脸庞,最后停留在那双翕动的唇上,久久不愿离去。
等承太郎停下来的时候天色渐暗,一次说了太多让他嗓子都有些哑,花京院笑着给他递了水,承太郎摸摸帽檐意识到花京院还是个病患,于是在医生的怒视和护士秋波中起身告辞。花京院在窗前看着那一袭白衣汇入下班的人流,如一尾入江的白鱼。抬头最后一丝夕照也沉入高楼之后,漫天红霞如血,而另一头的夜幕带着星辰悄然登场。
承太郎在纽约并没有停留太久,科研团队很快就有新的科考安排,他未来的及跟花京院告别便又登上了出海的轮船。
承太郎走后花京院并没有听从医生循序渐进慢慢恢复的建议,近乎挑战极限的进行复健锻炼,虽然过程痛苦不堪,但是也让他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了基本的行动力。
期间承太郎回来过一次,趁着转机的空隙披着夜色匆匆来看了一眼,彼时花京院已经睡下,他没有叫醒他,只是将带来的花插在花瓶里,又悄悄离开,像是某天夜空中匆匆而过的流星,无人发现。
当轻轻的关门声响起,花京院睁开了眼睛,看着床头渐渐漫起香气的花,唇角不由的扬起一点笑意。即使是一闪而过的流星,也有一双仰望天空的眸子在等待,为这惊鸿一瞥而点亮。
已经基本可以正常生活的花京院的第一个要求便是回到日本,尽管医生建议他再观察一阵,但是已经做好决定的花京院还是婉拒了他的好意,spw财团也没有勉强,给花京院安排好了行程便送他回了日本。花京院偷偷去看了自己的父母,他们早已接受了儿子的意外身亡,一如他离开的时候,互相搀扶的过着规律的生活,只是岁月在他们身上留下了太过深刻的痕迹。
因为沉睡而错过了高中的花京院不得不重新入学,好在对于他来说不过是隔了数个月而已,轻易可以赶上进度。本来以为可以就这样等到学业完成就可以进入spw财团继续帮助承太郎,可是在气温渐渐升高的夏天,变故还是发生了。
血顺着额头滑过眉心鼻梁,在唇珠上凝聚,最后摔落到地面,碎成一朵血花。花京院喘着气,剧烈的运动令他还未完全恢复的身体油然生出无力感,连伤口的痛楚都麻木了。而对面的人全身包裹在棱柱形的晶体里,正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他,白净微胖的脸上带着胜券在握的笑容。
如果不快点想办法的话就要死在这里了!
只是跟平时一样放学回家,半路却被这个男人堵住了去路,看对方笑眯眯的样子并没有立刻提起警惕,等到对方张开那个金光闪闪的棱柱体空间的时候花京院才意识到不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接着就发现脚被同样金色的棱柱晶体固定住了。
替身攻击!花京院想也没想,召出法皇毫不客气的就向着那人反击,没弄清对方的来历他不敢留手,法皇双掌相对,绿宝石水花!
破坏力极大的绿宝石水花冲着那人喷射而去,却在接触到那个闪闪发亮棱柱体的时候尽数破碎。绿宝石水花竟然不能破开这层防护!
“受死吧花京院典明,你将为你们杀害dio大人付出代价!能死在我西山剑心的'飞仙玄晶'下是你的荣幸。”男人笑着开口,他声音不大,甚至带着点温和的语气,这更加令花京院毛骨悚然。
男人打了个响指,他们头顶的树叶开始剧烈摇晃起来,数道金色的光线破空而来,花京院脚被固定住无法躲闪,只能操作法皇以攻代守。然而法皇委实没有白金之星那样的精密和速度,仅仅能护住关键部位,而随着男人一声声响指,花京院身上的伤痕道道增加,绿宝石水花却完全无法突破对方的防御。
好强!这样强力攻守的替身是怎么做到的?血和着汗水砸在地上,意志支撑着他不能倒下,却无法挺起他的脊柱,他低着头,呼吸紊乱。
相比当年按照塔罗牌命名的替身,承太郎在这些年见过的,疯狂钻石、轰炸空间、辛红辣椒……现在的替身似乎比自己当年见过的更加灵活和多变,在听承太郎讲述自身经历的时候花京院便敏感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那么首先要明白对方的替身能力!
从目前的情形是这种棱形晶体的运用,被固定住的右脚有知觉,晶体内部分可以动,说明晶体不是实心。对方应该也是用巨大的晶体包裹自己进行防御,攻击方式有些类似绿宝石水花,但是又有些奇怪的不同。
不同点在哪里!?
“别白费力气了花京院,没有人能在飞仙玄晶的埋伏圈活下来!乖乖受死吧!”西山剑心居高临下的看着后续乏力的花京院,依然保持着自信得体的笑容,言语间不由透出得意。
埋伏圈?
等等!
“受死?”红发的少年嗤笑一声,抬起头,樱桃状的坠相碰敲出清脆的声响,“不得不承认你是遇到的敌人中心思最缜密最能掩盖自己劣势的一个,毕竟你的弱点那么致命。”
“哼,花京院,我知道你很聪明,想用心理战术打败我未免太天真了?”西山剑心眯起眼睛,扬手,“死吧。”
“啪——”清脆的响指声。
结束了。西山剑心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危机感陡然升起。不对!为什么这么安静?他放弃抵抗了吗?!
“你的能力,我已经都知道了。”少年人充满自信的声音响起,带着松了一口气的慵懒疲惫,“在不知道的时候确实很麻烦,但是洞悉以后意外的脆弱呢。”
西山剑心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漫天树叶的碎片洋洋洒洒的落下来,像是突然下了一场绿色的雨。红发的少年站在雨中,绿色的替身在脚下一闪,困住他右脚的晶体应声而碎,他附身捡起一片破碎的树叶,残存的叶片上金色的痕迹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只要写有这种字的物体就可以凝结出晶体对吧?牢不可破的晶体,而他的弱点恰恰是产生他的物体本身,只要破坏了本体结晶也会随之破碎。”花京院抬脚,被他无意踩在脚下的纸片被风吹走。
他不紧不慢的走向西山剑心,“你会说,就算知道你的替身远离也无法破坏你的防护盾。”绿色法皇在他身后显现,“但是这样密不透风的防护里的空气能让你支持多久呢?还是说你会开一个通风口?那么我的法皇就不客气的进入你了。”
“你、你!”一直盘踞在西山剑心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有一秒的惊慌,很快重新冷静下来,“花京院,你很聪明,但是我剑心是不会这么容易死的!看招!宇宙超级无敌满负荷全都给我掉线金闪闪!”
巨大的晶体骤然发强烈的白光,像是平地上突然炸开了一轮太阳,花京院下意识的闭眼召回法皇防御。就听见西山剑心惊喜激动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来的真及时美恭子!回去给你加鸡腿!后会有期了花京院!”话音伴着机车声越来越远。
花京院睁了睁眼睛,视线里还是白茫茫的一片。好像是因为强光暂时性失明了,那个西山剑心跑了么,还好没有留下补刀。花京院这么想着,在法皇的牵引下慢慢往家走。

评论(14)
热度(28)
2018-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