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花承】咫尺光阴1

※生存院x人夫承 前期承承已婚【但与花花没有实质进展】

※有部分原著向二设,时间在四部之后跨度较长不赘述

※依旧是弱攻向,ooc 欢迎指正bug

※不要在意章节名,想出标题已经很不容易了

1.回归

寂静的夜。研究室的顶灯都熄了,黑暗中只有仪表的光莹莹的亮着,长长短短的电线和管道蛛网般在暗处张开。心电仪的滴声规律的一声又一声,撞击在安静的研究室里幽幽的荡开。

研究室的正中,巨大蛛网的中心,矗立着这里唯一的光源。

与天花板相连的柱顶连接着整个研究室,繁密触手般的线路探入灌满营养液的柱内,连接着里面悬浮的苍白人形。柱顶的光静静的亮着,照着里面粘稠的液体反射出莹绿的幽光,透过石英玻璃晕开,勾勒出仪器模糊的轮廓。

消瘦的手指动了一下,唇边溢出一串气泡,紫色的眸子缓缓张开。似是从长眠中醒来的还不甚清醒,细长的眼里满是困倦,他闭了闭眼,张嘴,又是一串气泡,没能发出半个音节。

怎么回事?太久没有运转的大脑一点点重启,花京院浮在营养液里模模糊糊的想,dio呢?乔斯达先生理解我传达的信息了么?我死了么?……JOJO,承太郎,他还好么?

营养液中很舒服,温暖的如同母亲的子宫。花京院试着动了动,身体绵软的不成样子,也无处借力,他心念一动:

法皇!

灰绿的替身出现在面前,很快又消散。

集中不起来精神。花京院努力想再次尝试,脑子里炸开尖锐的疼痛令他不得不放弃。整个身体是太久没使用过的机器,虽然没有损坏,却锈蚀迟钝。于是他放弃用自己的力量离开这里,靠着微弱的光观察目前所在的空间,心里默默推断着自己昏迷的时间——

这阔别已久的世界。


“什么?!”薄荷绿的眼睛骤然睁大,一贯喜怒不现于行的脸上露出一丝裂缝,“嗯,我知道了,好的。”

年轻的空条博士努力维持着声音的平静答复spw财团的人,挂断电话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他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望着窗外的蓝天大海,长长的出了口气。

十一年前的那一战他们经历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spw财团拼尽全力才保住了花京院的性命,却无法预言他何时能醒,或许明天或许永远都不会。这个少年就这么睡在spw财团的研究室,他们不断用最新的技术保证他的身体正常运转,却对让他复苏束手无策。

承太郎每次路过都会去看花京院。那个十七岁的少年承载着他青春最浓墨重彩的一笔静静的泡在营养液里,有时候承太郎会反思是否是自己太自私,这样固执地将他留下,希望这样能使那无法保护同伴而产生的愧疚感稍微减轻一点。

十一年,太久了,久到他以为自己永远等不到这一天。激动过后承太郎很快冷静下来,懊悔因为心神不宁没有多问几句花京院的情况,思虑再三还是没有改变行程,照常等科考回去就去看花京院。

“花京院先生正在38楼的天台花园。”医院接待的小护士热情的给承太郎指路,“我带您去吧。”

“好的,谢谢。”承太郎点头应了。

位于纽约市中心的spw财团大楼集科研医疗于一体,掌握着全球领先的科技和最前沿的医疗设施,38层的天台被改造成花园,供在此工作和为数不多的病人们散步休闲。

踏着青色石砖的小路,转过紫阳花丛,就看到一个小护士正百无聊赖的捉蝴蝶,见有人来,小护士吓了一跳,连忙收了姿势站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跟带着承太郎的护士打招呼,“早上好啊梅丽。”目光一转落到她身后的承太郎身上,脸上不由添了一分红晕,“这位先生是?”

“空条先生是来看望花京院先生的。”名叫梅丽的护士点点头介绍道,“你没跟着花京院先生么?”

“花京院先生说想自己呆一会,呐,就在那边。”

三人从紫阳花丛探头看去,红发消瘦的男人就在不远的草地上,正慢慢从轮椅上站起来,他双手微微前伸,腿上似乎还有些使不上力,勉勉强强站住了。但他似乎不满足于此,吃力地迈开腿想要行走,这个简单的动作对于他来说格外艰难,但他固执的,用一种奇怪的姿势向前挪。

“看起来恢复的很好呢,仅仅一个星期就可以自己走路了。”

“真不可思议,听说他昏迷了十几年了……”

小护士们只觉得耳边刮过一阵风,那个白衣白帽的英俊男人已经越过她们快步走向了草地上的病人,正在这时一直颤巍巍行走的病人腿下一软,不由自主的跌倒,小护士的惊呼还未出口,就看到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病人身边,稳稳的扶住了他。

白金之星·世界!

小护士们看不见,花京院之所以能走路是借助了法皇的触手。饶是如此,承太郎依旧敏锐的察觉到友人细小的颤抖和过于用力而发白的指节,这个沉睡了太久的人还远不能自由的行走。因此在他倒下之前,承太郎任性的停止了时间,只是不想让这个骄傲的男人跌倒。

“谢谢。”花京院没有抬头,扶着突然出现的手臂稳住了身形,想重新站起来,无奈沉睡了太久的身体虚弱的厉害,他不想在他人面前示弱,召出法皇,想把自己抬回轮椅上。

“花京院。”熟悉的嗓音在头顶响起。花京院眨了眨眼睛,猛的望过去,是一双熟悉的绿眼睛,混血儿英俊的脸,依旧固执地带着那个存在感极强的帽子。

“JO……承太郎!!”

“欢迎回来,花京院。”男人一贯冷漠的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吹散了锋利眉眼给人带来的压迫,如同初春融冰处盛着嫩柳的水波。

“嗯,我回来了。”花京院也笑起来,眼里溢满了光。

两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承太郎你,变年轻了。”坦然接受承太郎把自己抱回轮椅花京院仔细打量变化过大的友人,“换了白衣服么,也是,已经不是学生了吧?”

“嗯,刚刚拿了博士学位。”承太郎把花京院推到一条长椅处,两人并排坐着,阳光明媚。

“那很了不起嘛。”花京院笑,“前两天乔斯达先生来看过我了,没想到我竟然睡了十一年,承太郎你已经29岁了吧?不过看着比17岁的时候还年轻啊,你是倒着长么。”

“真是够了,你关心的只有这个么?”承太郎摇了摇头。对于花京院来说他只是睡了一觉,他的心理还停留在17岁,看起来身体也是,十一年的沉睡虽然让他虚弱,却丝毫没有成长或者老去的样子。

“哈哈哈当然不是,我听乔斯达先生说了,承太郎你打败了dio,虽然迟了十一年,但是我还是应该跟你说,”花京院说,手下意识的搭在自己腹部,“谢谢你,承太郎。虽然没能亲手了结他,但是也算圆满了心愿。”

承太郎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没有戳穿,“是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才能打赢的。”

“啊,说起来,波鲁那雷夫呢?乔斯达先生说他跟你去调查了,他还好么?在医院这么清净还真想念他呢。”

“波鲁那雷夫他……”有风从远方吹来,拂动两个人的衣角,“失踪了。”

风停了。

没有人再说话,空气仿佛也不堪重负。最后还是花京院打破了沉默,“承太郎。”

承太郎应声望过去,额头就被巨力撞上,放松的他完全没反应过来被撞得眼前一片白光,帽子掉到地上,花京院用力抱着他的头,死死抵着他的额头,面孔因为激动而扭曲,眼睛却亮的逼人,“你不必要把所有责任都扛在自己身上,承太郎,这不是你的错,所以不要自责,我们,每一个人,都没有一丝一毫的责怪过你。”

他顿了一下,语调缓和下来,露出点笑意,“虽然承太郎有那样无敌的白金之星,不过我是你的同伴不是么,偶尔也可以依靠一下。”

承太郎没想到本该虚弱的花京院会突然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他被迫与他对视,那双紫水晶般的眸子清澈真诚,带着某种浓重的感情,让人几乎溺毙。他眨了眨眼,莫名想到他给花京院拔去肉芽的时候,两人也是这样直直的望着对方,像是两头角力的牛。良久,他叹了口气。

“真是够了。管好你自己吧花京院,我还在期待再次与你一起战斗呢。”

花京院笑了,松开手,“放心吧,那一天不会太远的。”

-tbc-

评论(2)
热度(43)
2018-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