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

攻党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 苏羽

Powered by LOFTER

青岩闲记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


青哉发现谷里进了一只黄鼠狼。

那日他去花圣那领了命去看照新移来的两株文山红柱兰,那两株兰花被种在晴昼海的深处,往前再走两步就是揽星泽。青哉确认了两株兰花长势良好,并未出现水土不服的症状,便拢了袖子顺道往揽星泽望了一眼,就看到一只褐黄色的小东西趴在泽边,只有一尺来长,一双乌豆眼睛专注的盯着水面,青哉挑了挑眉,就看那小东西往前一扑,飞快的从水里叼了条鱼,迈着小短腿跑上了岸,似乎察觉了他的目光,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又飞快的逃走了。

“呵。”青哉眯了眯眼睛。

大概因为揽星湖里星湖鳄过于凶猛,没过几天青哉就发现蛙声渐少,偶尔夜里传来一声凄惨的“呱——”,然后四下安静。久而久之塘里那些青蛙大概都怕了,一个个安静如鸡。

笔锋微沉,然后自然的收力提笔,一撇完成,残墨在纸上留出一点飞白。他啧一声搁了笔,笔头开始秃了。青哉长叹了一口气,望着窗外一片生机勃勃的青翠算着日子,什么时候才会入秋啊。

当天夜里吴晓波的雕舍那边传来一声鹰啼,灯火连缀,隐隐约约说是羽墨雕的雕舍遭了袭击。青哉翻了个身,继续睡。他的鸡舍早就不能幸免的被光顾了,不仅老母鸡们被吓得不轻,鸡蛋也接连丢,青哉捻着头发想,不急不急,时候未到。

鸡飞狗跳转眼秋意渐浓,青哉提出早就请天工师兄特制的捕兽夹,放到鸡舍外,第二天果不其然就看到被夹了腿的黄鼠狼。

“终于落到我手里了。”青哉提着黄鼠狼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容。

第二天,秃了尾巴的黄鼠狼灰溜溜的逃出了青哉的小屋,而他的桌上多了一排新做的毛笔,长锋润泽,笔毛丰满,根根都是纯狼毫。

效果不错。青哉满意的用新笔写字。


评论
热度(3)
2017-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