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在山上猹插瓜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花承】失去恋心的治疗方法

ooc

两人都有弱化注意  

失去恋心梗

ok?


花京院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喜欢承太郎了。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他正在听同事的小姑娘甜兮兮的讲她跟男友刚刚结束的旅行。上一次跟承太郎一起旅行是什么时候呢?他模模糊糊的回忆,大概是三年前承太郎沿着鲸鱼洄游路线去南极科考的时候吧?在得知对方会离开长达半年,无法见面以后,花京院无视老总黑的要下雨的脸色和可能被开除的威胁毅然决然的请了假与恋人赶赴南极。因为即便是越来越便利的通信也无法抹杀空间的距离,他亦无法忍受与爱人如此长时间的分离。以至于波鲁那雷夫都笑他太粘人了。但是管他呢,粘人又怎么样,如果不是理智犹存,他的任性让他甚至想每一秒都呆在承太郎身边。

这样的状态什么时候结束的呢?他已经可以在下班以后规律的洗漱睡觉,而不是因为怀里少了人而辗转反侧;也可以发呆地听新来的小姑娘聊八卦,而不迫不及待地抓住一切空当与远在他方的爱人对话。

已经有多久没见过承太郎了?大概是两个月?两个半月?原来仿佛掰着手指头般清晰记得的时间,现在却上下浮动得模糊,自己没有那么在意他了么?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花京院自己都吓了一跳,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厌倦承太郎,有一天自己会不爱他。凭什么自己会不爱他呢?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不喜欢那个男人,他那么强大那么优秀又有那么温柔的心,只对自己敞开。发现自己开始承吹的花京院放了点心,自己对承太郎还是很热情的。

他打开聊天窗口,对面人的头像亮着,是一只手绘的卡通海豚,带着一顶存在感极强的帽子,那是几年前聊天软件刚刚上市时花京院给承太郎画的,对方压着帽檐说“真是够了”,然后隔天花京院的头像变成了一个极为写实的樱桃,而在写实的樱桃上又突兀的加上了一缕飞扬的刘海,这是承太郎的小恶趣味。两人多年都未曾换过头像,海豚和樱桃就这么和谐的分立在聊天框的两端。花京院的神情不自觉的柔和下来。

「在干嘛?」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对方去了消息。他知道承太郎现在不一定在,他只是习惯性挂着在线,那个卡通的海豚就鲜艳活泼的亮着,想在眼前跳动的小兔子。

「准备下潜。」对面回复得出乎意料的快。承太郎此行是进行浅海探测,除了潜水艇还准备了潜水钟和深海作业所需的潜水服,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承太郎接着就发来一张照片,那显然是别人拍的,年轻的海洋学者穿着紧身的潜水服倚在潜水钟边,正低头检查呼吸器,那边阳光正好,大海闪闪发亮。

真帅啊!这个人,太犯规了!无法克制的笑意漫上红发年轻人的眉眼唇角,但他自己毫无自觉,反而陷入了烦恼。好像,没有以前那么激动了。看着恋人的脸,花京院还是更相信自己对承太郎没有那么迷恋的结论,虽然等反应过来那张照片已经被设为了屏保。

「什么事?」没有收到回应,承太郎追问了一句,今天的花京院似乎有点不一样,虽然大学毕业后两人聚少离多,但是无言的默契让本就细心的承太郎发现了异样。

设备人员喊了一声,示意承太郎潜水钟已经检查好,趁着天气好可以下潜。承太郎应了一句,低头看了看手机,对面依旧冷冷清清没有动静。那边又催了一声,承太郎将手机放到一旁的私人物品盘,刚离手手机便震动了一下,花京院的回复跃入眼帘。

「不,没有什么事。只是想知道你在做什么。」

花京院一字一字的把输入框中的“我爱你”删掉,重新打上这句话,默读三遍,发送。像撒娇一样的语气,不过这样确实更能表现对他的在意吧?像以前一样,像以前一样,你可以找回那种感觉的,花京院。

「……」虽然不知道恋人发生了什么,但是由着他吧,对方如此热情的话。承太郎这么想着,带着手机走进了潜水钟。

「天气很好,海水透明度很高,所以视野不错,现在正在下潜。」观察窗外面是一片澄澈的蓝色,向远处看能看到波浪投下的丁达尔效果。

「会看到鱼么?」花京院配合的问。

「现在还没有。」发送失败。

海水这个巨大的导体此时隔绝了信号,承太郎看了一眼仪表,此时深度两百米,光线暗淡了许多。他理所当然地扯出潜水钟上的数据线连接到手机上,然后重新发送。信息顺着连接潜水钟的电缆升上海面,一跃而出,飞向远在另一方的花京院。

「刚才游过去一群带鱼,看尾部的分岔应该是大西洋叉尾带鱼。」机械的嗡声盖过了手机打字的声音,他孤身一人来到这里,水下五百米,自然光已经完全消失,安静得像异世界。承太郎打开了潜水钟的头灯,同时关上内部照明灯,于是狭小的空间里一片漆黑,只有仪表的荧光和手机屏幕幽幽的亮着,他依靠那根细细的数据线与远在彼方的爱人对话。

对讲机里传出声音,提醒他该进行样本采集。

「我出舱去,先不说了。」

「好的,注意安全,我也该工作了。」

「嗯。」

手指在发送键上停了停,又挪开,反反复复,最终还是再次把那句“我爱你”删掉。糟糕。花京院捂着脸,他们毫无话题了,即使强硬的聊下去,也丝毫没有从前那种如鱼得水的感觉,果然在什么时候他们的关系已经变了么。

没关系的花京院,没关系的,这可能只是感情的低潮期而已,承太郎是那么好,好到令人无法自拔的人,我怎么可能轻易的挣脱呢?花京院打开手机,仔细的,一张一张的翻看承太郎的照片,大多数是旁人的抓拍,两人的合影要追溯到三年前甚至更久,他慢慢的看着,心好像一点点平静下来,然后越沉越深,甚至有些发呆。

太糟了。

花京院倒在床上,闭着眼睛取下眼镜随意放在床头,碰掉了放在床头的游戏碟,长时间一个人住让他习惯把摆设保持在舒服的位置,虽然谈不上凌乱,也不如最开始整洁,随着愈加浓重的个人习惯,那个人生活的痕迹也在不经意间变淡了。花京院忽然烦躁起来,他从床上跳起来,挽着袖子开始收拾屋子,随手放的游戏碟,堆起来的颜料和并不规律放着的画作,以大刀阔斧的姿态统统规制起来,于是屋子回到他们最初经常收拾的样子。

但是那个跟自己住在一起的人不在。

可怕的是自己竟然没有丝毫的不习惯。

他摸出手机,给对方发了「晚安」。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不想失去,明明自己是那么爱着承太郎。但是感情像是手中的沙砾,越是握紧流逝的越快,不论如何补救,人终究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有一天花京院醒来,阳光透过窗台落在床上,他模糊而清晰的知道他已经完全不爱承太郎了,那颗曾经因为他而热烈跳动的心脏此刻空旷而轻盈,轻的好像身体里已经缺失了一块。他看着光柱中浮动的尘埃,他忽然有种天地浩大的感觉,尘埃只是这个房间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房间之外还有整个城市,城市又只是这个地域的一小部分,地域之外还有国家,地球,甚至整个宇宙,而这小小的尘埃在这之中又算什么呢?

他在床上坐了一会,然后慢慢的起身,洗漱,上班。

奇怪,明明这么大的世界,为什么会觉得拥挤到窒息。

上班,下班,购物,回家,做饭,洗漱,休息。匆忙的脚步踏着光阴在日月间穿行而过。

“啪”两袋燕麦片因为胶带残余的粘力而被黏在一起,随着一袋被扯出的动作掉在地上。花京院俯身去捡,余光里落进一颗星星¹。

星星。

是他们一起看过的星空,是他肩后的胎记,是那双青色眸子里星辰大海。

“啪嗒”一滴泪砸碎在地板上。

“诶…”花京院胡乱的抹了一把脸,才发现脸上已经完全湿了,大颗的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眶里涌出来,“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哭,为什么要哭?“怎么回事……”

他不想放弃他啊,他明明那么那么想爱他,承太郎、承太郎……桀骜的承太郎,温柔的承太郎,坦诚的说着情话的承太郎,被逗得害羞的承太郎,冷着脸认真工作的承太郎,露出性感表情的承太郎……每一幕每一个表情,明明都那么牵人心魄,但是那颗心脏为什么毫无反应。他明明曾经那么爱他,他还想继续爱下去,爱一辈子,将他的名字刻入骨髓,化作每一次呼吸,即使死去他的灵魂也会在他身边飘荡,不愿离去。

但是他不能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承太郎,承太郎、承太郎……”

因此而一蹶不振并非花京院的性格,但如果说重新追求这种事也不能算,因为此时对承太郎只剩下欣赏,除此之外连喜欢都淡薄得察觉不到。既然没有,那便重新培养!

“海水温度同比上升了32,558华氏度,浮游生物样品显示密度下降13%,生物种群数量上升1.7%……”技术人员汇报着数据,白衣的海洋学者熟练地画下折线图,远处忽然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

“这次的补给不是前天才送来么?”技术人员手搭天棚诧异道。

说话间直升机由远及近,已经停在科考船上空,接着从机上跳下一道人影,那人极速下坠,数秒便冲破了打开伞包的安全高度,甲板上的人一片惊呼,有的已经闭上了眼睛,不忍看见那人摔成肉酱的样子。

一秒,两秒,三秒…预想的撞击声迟迟没有响起。倒是有一个带着笑意的嗓音唤了一声,“承太郎!”

向来表情寡淡的海洋学者也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花京院?你怎么来了?”他迎上从天而降的恋人,胸中溢满的思念让他恨不得当着所有人的面来个法式湿吻,但理智和羞耻感成功阻止了他,最终将拥吻变成一个拥抱,“太乱来了你!”

旁人看不到,身为替身使者的承太郎却知道这种惊险的场景是如何完成的,法皇与缆绳组合在一起,达到射程之外的距离,在即将落地的时候缓冲了力量,才完成了如此吓人的着陆,即使是有替身也太危险了。

“好久不见,承太郎。”花京院毫无自觉的冲他露出一个笑容,原本抬起想去握手的动作被热情的拥抱打断,剧烈跳动的心脏撞击着胸膛,隔着薄薄的衣衫贴着的炽热肉体。花京院微不可查的僵了一下。

感情培养第一步:刺激运动造成近似恋爱的心跳加快,有助于找到感觉。

真的很快,承太郎的心跳。

“因为很想你,所以来了。”花京院扬起准备好的笑容,面对面说出这句话一点都不困难,看到那双青色眸子里的闪光心情便轻快起来。

是个好兆头,我很快就能重新爱上他。花京院无不放心的想。

他抬头对上承太郎的眼睛,准备多找一些话题,既不会让承太郎察觉自己无法爱他,又可以令自己对他更有感觉。花京院对自己的应变能力向来自信,但是如此情况下竟一时想不到合适的开头。

他不开口,承太郎也不主动发问,坦荡地与他对视回应着花京院的视线,眉眼间流露的柔情简直要把周围的人闪瞎。

“咳、我不是故意想打扰你们,不过这里要放潜水钟,你们可以换一个地方吗?”技术人员咳了一声表示自己的存在,并掀翻了狗粮。

花京院慌忙错开目光,这才意识到两人对视的时间已经这么长,本来还在纠结如何才能完成的第二步已经轻松达成。

感情培养第二步:与对方长时间对视,研究表明长时间对视会容易对对方产生好感。

有效果么?脸上有点热,但大约是因为这种亲密的场景太嚣张的缘故,毕竟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承太郎已经是一个陌生的朋友了。

但是不能放弃!

……

感情培养第二十七步:增加两人独处时间,习惯是感情的开始。

潜水器里两人挤在一起大眼瞪小眼,计划是进行得如此顺利,顺利到花京院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准备的计划到此已经耗尽,而自己那颗不争气的心却丝毫没有因此而有所触动。或许是时候跟承太郎坦白了,借着这个独处的时间,明明没有感情还自私的霸占着承太郎的爱对他来说太不公平了。

他轻轻吸了一口气,“承太郎,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年轻的海洋博士看过来,轻轻的“嗯?”了一声,毫无意外的神情,似乎对他接下来说的话已经有了某些准备。花京院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恋人可能早就察觉到什么,他是那么敏锐的人,只是一直什么都没说,或者在等待自己主动开口。

意识到这一点时,坦白的话已经冲口而出了。

承太郎的表情从原来早有预料得有些视死如归,到惊讶,到有些失笑,“我还以为是多么严重的事,只是这样吗。”

“不,怎么能说只是这样呢,这很严重啊承太郎!”本来准备好被欧拉的花京院不满。

“还以为会是你爱上别人,准备跟我摊牌,一直担心很久。”承太郎压了压帽子。

花京院一愣,正准备接话,唇上就覆上一个柔软的事物,他睁大眼睛,承太郎英俊的脸近在咫尺,浓密的眉有些不耐地蹙起,脸上似乎有可疑的红晕。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加深这个吻,承太郎配合地张口迎合,唇舌缠绵,随着漫长的时间刻在每一寸骨骼中的习惯驱使着身体,奇妙的感觉随着亲吻从对方那里渡过,如温暖的泉水从脚尖漫过发顶,融开封冻的坚冰,胸膛瞬间被填满,堵塞得无法呼吸。

还不够,想要更多一些,眼前这个人的一切,都想要。

“喂等等、花京院……”开始喘不上气的海洋博士推开吻得投入的恋人,神情古怪,“ 你?”

两人的目光一齐落到花京院的裆部。

“咳、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想这个奇怪的病应该是好了。”花京院露出一个貌似纯真的笑容,“这都是承太郎的功劳,我会好好感谢你的。”

看到对方眼睛里的一闪而过的某种情绪,承太郎感觉背后有些凉,但不管怎么说,既不是自己担心的最坏情况,问题也已经解决了,说起来两人也确实很久没有亲密了,“随你的便吧。”

第二天两人的头像齐齐换下,似乎是一个照片的两部分。接着承太郎难得地发了私人朋友圈,贴上照片的原图,在蔚蓝的海天之间,红发的年轻人笑的灿烂,白衣的博士也难得露出一点笑容,两人的手碰在一起,比出一个爱心的形状。

据说治疗失去恋心的方法,就是将我那份爱分给你一半。



¹:就是某种泡食片的包装而已,泡食片是星形的。


完全在放飞自我ooc的一篇,起因是在琢磨贺文,那段时间情绪莫名的很不对,于是想到用这个梗,结果动笔以后就是那种“啊花花怎么可能不喜欢承承,根本写不出来”的感觉。大概是私以为总是花花喜欢承承多一些,这次想稍微体现一下对花花很爱的承承【并没有体现出来】“如果你不爱我的话那么把我对你的爱分给你一半好了”这种想法。


评论(7)
热度(31)
2017-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