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在山上猹插瓜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花承】赶在花花生日月最后一天发贺文【?】


短小
生存院
文笔辣鸡
冷圈自割腿肉

四周都是黑暗,他发疯一样向前狂奔,脚步声清晰的响彻黑暗的空间,仿佛水面上落下一个个涟漪。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全身都酸痛得快要散架,每一次落脚都好像要跪倒下去,但是他不能停,有什么在等着他,有什么在支撑着他,他必须向前,只有他跑的够快才能摆脱身后的东西,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重要的东西。
前方亮起了光,是快要到出口了么?那道光以飞快的速度冲向他,在黑暗中宛如流星坠落,撞进他怀里,他伸手去接,手上载满了温暖的光,一瞬间令他充满了力量,他握紧手中的光,感觉无比安心。于是他跑起来,如风一样,再没有东西能阻拦他,再没有东西能追上他。
他听到某种黑暗东西愤怒的咆哮。
花京院睁开了眼睛,眼皮重的像灌了铅,阳光落进他眼里,紫色的眸子闪闪发亮。好像捡回了一条命。他混混沌沌的想,身体还是麻木的,这样也好,好像在晕过去之前自己被dio打了对穿,濒死格外冷静超脱的感觉没来得及感受疼痛,如果现在有知觉一定会痛的昏过去吧?
但是,手上好暖。他微微偏头看过去,黑衣黑发的男子坐在床边正在小憩,压低的帽檐下露出飞扬的浓眉和微阖的眼,面容柔和,他的手与花京院的手交握在一起,十指相扣。
原来是承太郎啊,对啊,肯定是承太郎。花京院不由的牵动嘴角,能把自己从死亡中拉出来的必定是这个无所不能无敌宛如神明的男人啊!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黑发的男人睫毛颤了颤,清澈的薄荷蓝色的眸子露了出来,像是海上璀璨的日出。目光落下来,他睁大了眼睛,“花京院!”
花京院光速收起笑容,用嘶哑得不像自己的声音艰难开口,“你……是谁?”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本来只想冲淡一下久别的气氛开个玩笑,但是他清楚的看到承太郎的眼眶飞快的泛红,泪水隐忍。心脏无声的抽动了一下。
“别哭啊,我开玩笑的,承…”花京院连忙露出笑容,想要起身去安慰他,刚一动就被全身各处传来的疼痛击中,剩下的话断在喉咙里。
“你这家伙!”承太郎被他这通搅的血气上脸,若不是看他刚醒就已经揪着衣领揍人了,但是这么一下确实冲散了差点生死相隔的感慨激动。承太郎帮忙按了传呼铃,病房很快就被涌进来的医生填满,帮不上忙的闲杂人等承太郎被挤到外面,在一个个白影的罅隙里对上花京院带着安慰笑意的眸子。
承太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在花京院昏迷病危的这几个月里,只要他伸手就会被花京院紧紧握住,难以想象一个昏迷的人会有这么大的力气,甚至于在他手上留下微红的痕迹。那只手带着随时会冷却的微凉,不容置疑的握着自己,好像那是唯一能支撑他的东西。“真是够了。”他拉低了帽檐,转身走出病房。

只是想写生存院,他们俩那么好qwq

评论(2)
热度(19)
2017-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