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在山上猹插瓜

专业北极圈,钝刀割腿肉

太饿了给自己一刀冷静一下

“花京院!”
熟悉的声音里承载了太多情绪,急切、愤怒、担心,还有隐忍的……恐惧。
“振作点!花京院!”他嘴唇颤抖,所有的感情尽数流溢在脸上。
真好看啊,那样闪耀温暖的。花京院望着这个人的面容,他想摸摸他的脸,但水流带走了他的体温,身体早已失去了力量,只剩下微冷的麻木。他听到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一声快过一声,不过这一次大概不是因为对方离得太近的缘故了。
“jo……”他从唇缝里挤出一个音节。
“我在!你撑住!”高大的少年少有的失了冷静,他不敢碰他,现在的花京院那么脆弱,腹部恐怖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整个人都苍白如纸,他贴近他的嘴唇努力去听他要说什么。
“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红发的年轻人呼出他最后一口热气,带着满足的笑容停止了呼吸。
沉重的悲伤坠得心脏几乎停止跳动。他屏息等了许久,希望听到哪怕一声心跳,周围静得连风都停了。
良久,他伸出颤抖的手,缓缓的将已经冰冷的人拥到怀里。

评论
热度(3)
2017-07-23